别说佛性了,焦虑才是这些投资人2017年的关键词

2017-12-21 13:57 JAKE111 阅读 10262

作者:薛小丽

最近,佛性一词特别火。不管是佛性恋爱、佛性考试还是佛性追星,都讲求看淡一切。在创投圈,“佛性投资”指的是那些表面上看似淡定的投资客们,他们讲求的是:你投你的项目,追你的风口,我自岿然不动。

这种状态不禁让人想起了禅宗信徒乔布斯。这个几乎终生禅修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认为,禅的直觉对其工作影响很大,他用直觉判断很多事情。这种状态听起来很美好,但对大部分投资人来说,靠禅找项目是不可能的,波澜不惊更只是表面现象,底下汹涌的焦虑才是真实情况。毕竟,你自不争不抢,看群狼争夺,最后可能连残渣都捡不到。

就连一贯淡定的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面对经纬中国的张颖,也坦白道,“看到经纬中国做的这么好,我是焦虑的。”不过,他也强调,“做投资避免不了焦虑,焦虑是一种把事情做好的原动力”。

对投资人来说,2017年的焦虑依然存在,和往年有些雷同也有些差异。放下佛性的奢望,关于焦虑,我们听听他们怎么说。

焦虑一:钱很多,可是投资也越来越贵了

回看中国互联网投资的发展,2012年到2015年有过大红利期,2015和2016年经历了下行,到2017年则开始资本充裕。这些变化为投资行业带来了机遇,不过对很多早期投资机构来说,也同样带来了很多挑战。

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今年总体来说是很红火的一年,投资主体非常多。但投资项目比以前贵。贵到什么程度呢?有些自动驾驶类的项目,天使轮估值就接近一亿美金。不过,如果我们判断这是个加速的市场,贵的话我们还是要做。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现在主流VC早期化是非常明显的态势,首先在模式上,大家觉得能看懂早期的东西。另外,现在市场上缺的不是钱而是信心。既然缺的不是钱,如果在体量上达不到一定要求,或估值超高,不如往前走一点。

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现在如果你有一两个亿的天使基金,投两三百万人民币起步,其实很难投到头部的早期项目。稍微好一点的项目,不问你要个一两千万人民币都算客气的。如果你只有一个亿的盘子,怎么投这样的项目?还有,最近一两年,再有天使阶段的基金出来,我觉得成功率会小于过去四五年。在品牌树立、规模确定、人员招募上都会遇到更大挑战。当然,这个判断现在稍微有点早,过两年说可能会更明确。

焦虑二:各大巨头虎视眈眈、竞争对手越来越多

随着资本市场上钱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投资成功的门槛也越来越高。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入场,比如产业基金,阿里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国有大型人民币资金等,对国内的VC和PE来说,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越来越多的专项基金、产业基金、BAT等各个山头起来,早期投资人面临的是怎么把长板做出来,这是一个挑战,也是机会。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我感觉压力挺大的。要说以前,我们常说国家的钱,包括一些产业或上市公司的钱挺傻,没有早期投资人聪明、有竞争力。但其实这几年,我们碰见的产业投资人或国家资本,钱进来的时候还是蛮狠的,而且相当迅速、判断力非常高。即便是在偏早期的项目上下注,也是很专业的。

在这种压力下,我觉得要把纯财务型的投资人变成产业特征更明显的投资人。无论是跟产业合作,还是和自己已投过并形成产业高地的被投企业合作。这无论对挖掘项目机会、更快进行项目价值判断,还是投后为企业带来更多财务外的产业资源,都非常重要。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我觉得现在基金数量太多了,如何确立自己的战略很重要。我们VC整天投钱给别人让他去革一个行业的命,我们为什么不认为某天某个模式会把我们VC的命革掉。我时刻都处在惊醒的状态中,希望新基金能随时接受新概念,跟过去不一样。

焦虑三:风口目不暇接,追还是不追,这是个问题

你看到风口刮过来,好几头猪都飞上去了。从共享经济、无人零售、再到AI和大数据,创业浪潮来回变化。有人说,“看到朱啸虎站在哪里,哪里就是风口”。但朱啸虎却说,“我们也一直很焦虑,非常想知道下一个风口在哪里。说实话,今年新零售这么多钱砸进去,但新零售到底能不能成我们还是有很多困惑,到今天为止很多商业模式能不能被证明还有待商榷。”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我觉得风口不是用来追的,所有做投资或创业的人,如果考虑怎么追风口,我觉得第一步已经迈错了。风口应该是创造出来的,创造的不仅是风口,还是未来的价值。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大家提风口的时候,经常提的是所谓新的技术或概念,但我们日常工作还是按垂直的行业来做,内部比较少谈这些事情。大家都很忙,一般来说不太考虑现在所说的风口。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风口确实存在。从外部观察,一种技术模式突破,就会对细分行业产生影响,所以出现风口这个词。但今年不会有特别大的风口,短期也不会有。大的风口是十年甚至十年以上的。从线上来看,有人站在风口前端,有人站在后端,单纯追风投资不是我们认同的方法。

焦虑四:专注某些赛道还是全赛道覆盖?

对投资人来说,要专注某些赛道还是全赛道覆盖是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重要抉择。对部分专注文娱行业投资的机构,比如正心谷创新资本或山行资本来说,人工智能这么热,机构要不要也投投看?而此前不太看文娱的元璟资本和百度风投,有没有可能涉水文娱?关于这些问题,几个投资人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正心谷创新资本合伙人叶春燕:对投资人来说,有时候还是要大胆放弃,有自己的坚守。如果某些领域真正超出机构的判断,或者价格真的超出价值太多,我觉得有的时候还是要学会放弃。

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关于人工智能,我觉得这是所有基金都要面临的挑战。这涉及到底层技术支撑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很多产业比如消费新零售、文娱领域布局时,也会结合这个投项目。我们会在人工智能领域做一些符合我们DNA的布局,当然更集中、更系统的打法还是交给更专业的投资机构去做。

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我其实文娱投的少一些。每个机构可能都有自己的基因,对于我们来说文娱蛮难投的。就是有些文娱的业务这次成功后,你并不知道它下一次是什么样子。

百度风投CEO刘维:文娱项目我实在看不懂。每个投资人和投资机构都不一样。我不看电视电影、体育、不听音乐,我觉得我是很乏味的人。但我爱看论文、商业史和传记,我觉得从行业效率中去找技术改造空间让我很兴奋。回到文娱问题,我觉得是真是看不懂,因为它的驱动力,它的成长和做大的逻辑和AI很不同。我觉得作为一个机构,关于看什么、不看什么肯定有个坚决的判断。有所为,有所不为吧。

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作为一个早期机构,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要全赛道都有覆盖能力。我们在消费升级、社区、人工智能、大数据、2B服务、教育等赛道上都有一定布局。作为早期,我们不像后期的基金,在B、C各开一枪,我们只能在A轮之前、天使这个阶段投资,窗口期是相对短的。这样的话,快速学习赛道的核心逻辑和规律,并把它执行到项目当中去,是非常重要的。 

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关于行业聚焦的问题,各大打法都不一样。我们会聚焦几个方面:TMT互联网相关的、人工智能、医疗健康。我觉得,目前对行业的深刻理解非常重要。原因在于市场变热,创业者相对有更多挑选余地,竞争比较激烈。对投资人来说,判断准确需要对行业有理解,而聚焦才能够理解。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我们非常强调专注。我们今年年会的主题就是“少即是多,慢即是快”。我们想明白了,有些钱不该我们赚,有些菜不该我们吃,我们就不吃了。

焦虑五:如何追赶科技的发展速度?

科技几乎已经成为如今投资的标配。但如今的科技风潮和过去又大不相同。对于投资人来说,面对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应该如何自处?

百度风投CEO刘维:所谓的数字技术,越来越不只是狭义的互联网、算法、数字技术,很多涉及到传感器、硬件以及和传统制造技术、工业机器人等的结合。它渗透行业的速度非常快,从偏线上的,比如消费、教育、金融等相对轻的东西,延伸到交通、物流,这一两年AI还走到农业、节能环保等很重的工业领域。这些是原来根本就不在TMT基金里讨论的东西,带来了大量新的变化和挑战。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从创业和投资的角度来说,2017年的中国处在一个V字型的夹角上,分化比较严重,或者说风口很短。我们左边焦虑的是模式创新的机会和数量不够多。右边焦虑的是科技成长得那么快,科学家到底能不能做CEO还有待市场检测。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GGV的策略是关注技术驱动的项目,可能是以技术来驱动的科技、企业服务等领域。但大风口过去后,大家还得冷静一下,琢磨下到底什么样的技术能推动下一轮的机会。

焦虑六:怎么从单打独斗到组织化?怎么避免人才流失?

对投资人来说,投资此前更像是一件单打独斗的事情。但今天,对投资人来说,怎么把机构做成有战斗力的团队,越来越成为能否走远的重要因素。

正心谷创新资本合伙人叶春燕:我觉得对机构成长来讲,最重要的是新人培养机制以及内部研究流程的正规化。我们想把投资量化,内部会比较在乎经验的模块化,比如想慢慢把怎么研究行业、怎么看公司等东西沉淀下来,这样有助于年轻人成长。第二是内部的交流分享机制。年轻人需要实战探讨,才能快速成长。我们所有的实习生和分析员都会参加立项和投决会。每个新人进来,合伙人都会带他们去把行业里的主要公司都摸一遍,这个过程有些类似带徒弟。

百度风投CEO刘维:过去六个月,我大概招了超过30个人,北京、旧金山两个办公室加上欧洲两个半办公室。从狭义基金到公司的转化,我觉得核心不在于IT系统的升级、流程管控等。核心是怎么拥有和驾驭更大的投资团队。关于投资人员的选拔和培养,我既不希望他们太同质化,也不希望他们完全不相关。每个人擅长的不一样,这是一个矩阵。但我希望把所有人的世界观捏到一个层面上。这个世界观围绕着五年后、甚至十五年后,要建成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什么样的生态,大家围绕这个长期目标去跑,才能把人吸引来、留下来。

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早期机构还是靠人,所以人才的选择和培养非常关键,这里面包括投研体系、内部分享机制、一带多等培养方法。激励机制也是非常关键的,否则你拔尖的人容易被人挖。大家除了钱以外,可能还要考虑适应度的问题。比如,你的文化比较独特或比较有凝聚力,可能就比较能留住人。所以文化建设是我们一直非常关注的。

另外,管理能力、培养体系、品牌影响力和团队建设能力等是基金的底盘。底盘做好后,发展是自取性的。不用担心今天走一个人,明天走一个人。好的基金不是因为某个人,而是因为整个机制比较好,才能做到几十年如一日。

焦虑七:焦虑的话怎么办?

做投资和创业一样,心情永远跌宕起伏。当对未来的变化感到不确信或迷茫时,投资人要如何平衡和调节自己心态呢?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投资人要乐观,要学会调节自己的心,好的心态来源于心理解放。如果不学会自我调解,生活会变得一团遭。很多非常杰出的人、成功的人、有钱的人都不幸福,因为幸福感来源于内心深处的平静。

正心谷创新资本合伙人叶春燕:我觉得要跳出投资去做投资,因为很多东西它不完全是在投资本身。遇到迷茫和困惑时,我觉得找百度风投的聊聊人工智能,或者找个人谈谈恋爱,或练练瑜伽,可能会有不同的碰撞。另外,我觉得乔布斯那句话蛮对的,就是把自己放到空杯状态,去和行业里最前线的创业者交流,去感知行业真正的变化,以空杯的状态去做调整。另外,如果你尽了最后一份努力,你会很坦然地去面对很多事情,你也更愿意接受这个过程中,你不能控制的一些风险。

百度风投CEO刘维:六年前我在联想之星的时候,我挺容易焦虑的。我觉得收获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退出画面看画。当你退的远一点,把你的兴奋点、长期目标定在十年、二十年后,到时候会有一批企业和投资人成长起来,而你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你相信这一点,把目标锁的远一点就会幸福。远期目标能让你在过程中对抗焦虑。

来源: 投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