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做空人民币?小心央妈!

货币“保稳定、抗风险”的信号隐现。

我们在央行930政策后指出货币放松开始加码,1月16日在《等风来,央妈到底要什么》指出央行“先监管、后放松,新年到两会是放松敏感期”。然而,近期人行第二次降息后,两位技术型官员的发言,可能暗示货币政策正在进入新阶段。具体来说:
1)2月28日外管局管涛司长撰文,将当前情况与亚洲金融危机相类比;
2)3月4日,易纲行长表示“汇率可保持基本稳定,无调整人民币浮动区间迫切需要”;
从上述信号来说,货币当局对当前人民币市场的贬值压力,已经开始感到担忧。从这个角度来说,央行可能正在进入“防风险”为核心的”风险应对模式“。


防风险,首先要稳汇率。
易行长的表述,显然使得此前一些外资机构所持”汇率波动区间放开“预期落空。由于当前人民币即期汇率已经打在跌停板上,如果日内交易区间不放开,则显然即期汇率只能跟着中间价走。如果中间价不动,则人民币对美元的即期汇率,贬值空间为0,升值空间为+4%。基于易纲行长的表述,我们再次强调,当前继续做空人民币所承受的风险远大于潜在收益。在央妈拥有大量筹码的背景下,与其对着干、继续做空人民币,显然并非明智之举。

防风险、稳经济,需要松货币。有意思的是,在2次降息、一次全面降准、以及多次公开市场操作之后,潘功胜行长今日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了“在不断评估房地产金融政策”。正如我们在前天《关于地产—政策取向的大拐点》一文中所述,政府的房地产政策重心已转向“稳价格”。且在总量供给充裕的背景下,金融对地产需求的支持,是当前“稳地产价格”的必要条件之一。从“防硬着陆,防恐慌性资金外撤”的角度来说,货币政策(尤其是针对地产需求)的放松,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为什么“稳汇率+松货币”可以做到?

总有人用蒙代尔三元悖论来质疑,人民银行“松货币”同时如何能做到“稳汇率”。其实很简单:

首先,因为中国跨境资本并非100%自由流动,所以本身就不会违反三元悖论;

其次,境内外利差的确对汇率有影响不假,但问题是这个利率是长期还是短期利率?如果短期的货币放松,导致中长期增长前景改善,使得长期利率上行预期上升,是否也能对民币汇率产生支撑?

汇市已有反转迹象
近期,离岸市场人民币金融债收益率在大幅上升之后已有所回落,尽管其中有部分无风险利率下降带来的因素。但总的来说,我们更多的理解为人民币资产的风险溢价开始有回落的趋势。我们再次强调,从2015年来看,资金流入的概率和潜在规模,将大于流出。总结下来一句话,人民币贬值开始让央妈担心了,所以别跟央妈拧着干。(兴业宏观)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