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银行主动下调存款利率,仅仅因为任性?

光大银行主动下调存款利率,仅仅因为任性?
作者:董希淼

在绝大多数银行存款利率一浮到顶的情况下,光大银行主动下调存款利率,可能意味着商业银行差异化竞争的开始。以后,存款利率高频次、差异化的调整,将成为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新常态”。

当微信微博热火朝天地向全国网民派发各种红包的时候,有一家银行却悄悄地将红包从客户口袋中收走。

2月4日,光大银行在官网发布公告,从2月5日开始下调多个期限人民币定期存款利率:3个月的利率由之前2.82%下调至2.7%,半年期的利率由3.06%下调至2.93%,一年期的利率由3.3%调整至3.16%。对比后发现,上浮幅度均由此前的20%下调至14.9%。另外,该行还对1天与7天通知存款利率进行下调。

长期以来,存款被视为银行的命根子。对中资银行而言,最重要的业绩指标似乎一直是存款。从来,抓存款都是工作重中之重,一方面东奔西跑四处营销各类存款,一方面还得防着家里的存款被挖墙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存款是银行小伙伴们最大的心病。

尤其是去年以来,银行存款增长更是压力山大。从央行公布的数据看,2014年人民币存款增加9.48万亿元,同比少增3.08万亿元。2001年到2014年的14年时间里,仅2003年、2010年、2011年、2014年出现了年度存款环比少增的情况。

尽管目前国内储蓄存款仍然高达40万亿以上,但储蓄存款理财化倾向和银行外分流趋势不断加剧。这其中,理财产品的火爆、资本市场的复苏等等,都分流了不少的存款。传统的“存款保卫战”不但越来越激烈,而且也将越来越难以奏效。到了关键时点如季度末、年底,绝大多数银行更要硬着头皮拼着老命努力冲刺存款余额,存款营销和冲刺的手段五花八门,从利率一浮到顶到送油送米送卡,各种奇招层出不穷。

就在这种紧张氛围下,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光大银行却主动宣布下调存款利率,似乎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惊呆了全国银行业的小伙伴。这究竟是要闹哪样?是光大银行有钱就是任性,还是土豪的世界我们不懂?

其实,存款利率的下调,对光大银行而言并非一次草率的行为。早在去年11月,央行宣布降息后不到一周时间,光大银行官网的存款利率表就显示:3个月、6个月和1年定存利率顶格上浮,而2年和5年期定存利率则是顺势下调。

究其原因,我认为不外乎这么几个:

从业务层面看,下调利率可能源于信贷有效需求不足。去年以来,实体经济持续下行,许多行业出现产能过剩现象,不少企业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的意愿下降,导致了企业信贷需求不断萎缩。银行之所以拼命吸收存款,主要还是用于贷款。

如果贷款难以有效投放,那么吸收存款的动力当然会减弱。而面对各种风险,银行也在主动收缩风险偏好,信贷政策更谨慎。从光大银行情况看,2014年上半年存贷比为69.41%,比2013年底的72.59%明显下降,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信贷投放并未充足。

从资金层面看,下调利率是对流动性宽松预期的反应。去年11月,央行意外下调存款和贷款的基准利率;今年2月,央行时隔32个月首次全面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国家统计局公布1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幅仅为0.8%,为五年来新低;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4.3%。

这说明,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通货紧缩初现端倪。前一次的降息降准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下一步的降准降息指日可待。在货币政策宽松预计期下,光大银行无非是顺势而为,提前准备而已。

从管理层面看,下调利率显示负债成本管理趋于精细化。我国正在推进的利率市场化,将利率定价权逐步还给了商业银行。但缺少利率管制保护的中资银行,存款定价能力普遍较弱。多数商业银行为稳定和增加存款,一般都用足政策,将各期限存款利率上浮到顶。

这既是定价能力不足的集中表现,也反映出成本约束意识的明显不足。经验表明,“一浮到顶”的不仅是利率,还有利率和成本的风险。光大银行此次基于自身需要,主动调整利率,在负债成本管理方面迈出了积极的一步。

此外,光大银行此次下调利率,可能还与信贷资产证券化进程加快有关。1月中旬,银监会批复了包括光大银行在内的27家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的申请,这意味着这些银行不用再走冗长的审批程序,只需备案即可发行相关产品。由此可见,今年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工作将大提速,光大银行将可以把资产转化为现金,另辟一个获取资金的渠道,因此存款增长的压力将可能减缓。

从另一个角度看,在绝大多数银行存款利率一浮到顶的情况下,光大银行主动下调存款利率,还可能意味着商业银行差异化竞争的开始。在长期的利率管制下,国内中资银行普遍存严重的同质化竞争:业务结构上,以信贷业务为主;客户结构上,以大中企业客户为主;收入结构上,以利息收入为主。所以,存款毫无疑问地成为各家银行角逐最激烈的领域。

而随着利率管制和准入管制的放松,单一的盈利模式将慢慢解构,简单的同质化竞争将难以维系。特别是,外部形势的发展和游戏规则的改变,将推动客户投资理财行为的变化,进而不断推动市场资金的迁徙。

这都不以银行意志为转移。一味地固守存款将困难重重,不但存款留不住,客户也将进一步流失。在这种情况下,与其以高成本死守存款,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尝试另辟蹊径,走异质化发展之路。

比如,坚持以全量资金视角,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资产管理业务。事实上,当我们提到瑞银集团(UBS)的时候,我们不了解他们到底有多少存款,只知道他们管理数全球以万亿计的资产。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昌逆亡。2015年,面对新变化,商业银行只能顺势而为,切不可逆势而行。未来一段时间内,银行要在繁纷复杂的机遇与挑战中,确立自己独特的发展战略,形成符合自身资源禀赋和能力的商业模式。

以后,有的银行可能继续吸收高成本的各类存款,有的银行可能会对小额存款账户进行收费。存款利率高频次、差异化的调整,将成为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新常态”。

从这个意义上讲,光大银行主动下调存款利率只是一个开始。



来源:新浪财经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