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投资的下一个超级风口?

开篇格隆先给各位抛个选择题:有谁知道中国体育竞技项目单笔冠军奖金的纪录是谁创下的?

(1)、李娜?(网坛一姐,亚洲第一位两次获得网球大满贯单打冠军)
(2)、恒大足球队?(近几年如火如荼,不久前在亚足联领取了150 万美元)
(3)、姚明?(被称为中国最大单宗出口商品,退役前是纵横NBA名气最大的亚洲人)
(4)、古力?(古力+李世石十番棋赛世纪之战主角。两人同为近20年内世界围棋棋坛实力最为接近、最具对抗性的一对高手。十番棋胜者将获得税后500万人民币。7月27日的六安专场(第6局),格隆全场盯赛。古力九段中盘发挥失常,执黑178后中盘败阵。总比分变成2比4。十番棋的第7场比赛将按计划将于8月31日在高原拉萨进行)


在两周前在这些备选项里选答案可能是正确的,但是就在上周三北京时间的凌晨,这个记录被一个叫Newbee(牛逼?)的战队刷新了。第四届DOTA2(不要告诉格隆你不知道DOTA)国际邀请赛在美国西雅图进行了最后的巅峰对决,来自中国的Newbee战队一举拿到了总决赛冠军,并收获502万美元的冠军奖金。五位百万美元富翁的诞生让电子竞技 " 高大上指数 " 大幅抬升,舆论开始呼吁把电竞列入奥运会项目。福布斯之前公布的《全球体育赛事奖金排名》里,欧冠以 7700 万美元高居榜首,而 DOTA2的 500 万奖金也可以跻身 TOP10 榜单,仅次于世界扑克大赛的 870 万美元,超过了板球世界杯的400万美元。奖励金额要比任何网球大满贯赛事都要高,newbee一下子成为李娜之外,中国体育吸金能力最强的运动员。


一直以来玩游戏被中国的主流社会认为是不务正业(格隆估计下围棋、踢足球这些高大上的运动在早期多半也都是被视作不务正业的),而这个不务正业的行业却获得了远超大部分体育比赛的奖金,中国队这次的夺冠军是否向社会证明了电子竞技是有利可图的发展方向?电竞行业有否可能成为下一个风口,乃至成为与世界杯等现场体育竞技并驾齐驱的一个庞大蛋糕?会否吸引大量资金涌入?下面格隆慢慢道来。


先简单介绍一下背景,什么是电竞?电子竞技(Electronic Sports)就是电子游戏比赛达到“竞技”层面的活动。电子竞技运动就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和棋艺等非电子游戏比赛类似。在03年11月,中国体育总局承认电子竞技为我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运动项目。


一般电竞产业链可以参照下图:
电竞赛事和大部分体育比赛类似,一般是以联赛的方式举办,一年举办一次,或一年分多个赛季。由俱乐部来参加比赛,赞助商主要提供经费、实物或相关服务等支持,而俱乐部或赛事组织者为赞助商进行商业宣传,形成互利关系。而如今随着网络游戏的兴起,电竞赛事也演变为由游戏赞助商、运营商自办的赛事,电竞产品也逐步多元化。DOTA2就是由研发DOTA2的美国公司Valve自己主办的。首届比赛2011年冠军奖金就达到了100万美元,之后每届比赛奖金仍在逐步提高,而今年受益于比赛互动游戏指南的更好销售,比赛总奖金达到了1093万美元。


关于电竞行业是不是风口,格隆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
(1)、首先是有没有风,风大不大?
(2)、其次是风何时来?

电竞大国首选韩国,格隆回顾一下韩国电竞发展史,也可以说是电竞的起源。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GDP增长倒退5.8%。金融危机过后,韩国政府开始努力改变产业结构。电子竞技产业作为一支国民经济的生力军获得巨大的发展契机!1998年,暴雪的《星际争霸》发行。经济危机导致大量失业人员,许多人利用这款游戏打发时间(格隆也就此想特别提醒创业的一个大方向:很多人是相当无聊的,他们空余时间很多且没有价值。你如果能有产品把他们无聊的空余时间打发或者消耗掉,你的创业就基本成功了)。于是有韩国的电视制作人灵机一动,开始制作《星际争霸》的相关节目。一方面是当时资金紧张、制作星际节目的成本低廉,另一方面则是有人发现这款不起眼的电脑游戏拥有巨大的发展契机。这种偶然的历史机遇成就了令人惊叹的韩国电竞。截止04年,电竞产业在韩国的年产值约为40亿美元,其相关产业链的价值甚至超过了韩国的汽车行业。至少从韩国这里得出这个行业是可能有风的结论,应该不算太过分。至于风大不大,我想看看dota2的奖金应该可见一斑了。另外dota2风光的一面不仅仅只有奖金:据美国官方统计,2013 年的dota2决赛,一共有 400 万人观看了直播,远远超过了 NBA 总决赛最后一场的 100 万,和美国橄榄球超级碗决赛的 93 万。美国ESPN全程直播了今年的比赛,获得ESPN的直播意味着比赛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能与传统体育媲美。因为即便是买了NBA转播权,ESPN也不会直播某些NBA弱旅的比赛,但今年ESPN不仅全程直播DOTA2国际邀请赛,还为决赛配备了专门的解说分析比赛。


中国作为一个游戏产业的消费大国,仅DOTA就拥有上千万玩家,同时在线人数保持在 100 万人左右。而这仅仅只是中国4.9亿游戏玩家(来自《2013中国游戏产业分析报告》的数据)中的一小部分,不得不说中国拥有成为最大电竞国的群众基础,可谓占尽人和。另外格隆刚刚从YY直播那里截了两幅图(见下图一、图二),可以让大家感受一下游戏的火爆程度。


图一是YY目前主要的营收来源——娱乐表演板块,而图二就是YY近来开始运营的——游戏直播板块,格隆是在同一时间截的图,来自各板块人气榜的前5名。结果很明显:秀房的美女完败给游戏!目前顶级的游戏解说收入都是千万级别的。这么看来,至少yy可能是为数不多,在二级市场里面可以买到的电竞标的,要知道yy可是真正从游戏起家的。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今年5月22日,yy大涨了11%,而大涨的原因就是因为google花了10亿美元收购twitch.tv这家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其商业模式非常简单,玩家利用软件把自己游戏直播画面上传到 Twitch,用户可以在 PC、Xbox 以及 PS4 上面观看自己喜欢的游戏直播,Twitch 根据游戏类别和观众数量对直播频道进行排序,主播再根据观众的订阅和广告获得收入。凭借着每月的 5000 多万的庞大活跃用户以及数百万上传视频的玩家会员,再加上对 PC、家用机渠道的占领,以及庞大的互联网流量(Sandvine 5月数据为占整个北美黄金时段固定宽带互联网流量的1.35%)打造出的互联网第一流媒体直播服务品牌,Twitch 10 亿美元的收购天价就此诞生。下图三就是格隆对Twitch人气榜前3名的截图,和YY截的是同一款游戏,就观看的人数来说,YY完胜!

图三
稍微有点扯远,回到正题,刚说了这么多,结论无非就是风很大。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风何时来?格隆观点:等待的时间不会太长。这次dota2夺冠可能正是起风的导火索,而起风最根本的原因格隆认为是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乃至00后拥有了自己的话语权和财产支配权。


正如格隆之前所说,中国近5亿的游戏玩家当中,主要的人群就是80后、90后和00后。以前玩游戏总是被主流媒体攻击,被父母认为是不务正业,更有甚者部分爱玩游戏的被强行送往“戒毒所”。客观而言,电子游戏明显被妖魔化并受到不公平的待见:本质上来说电竞和棋牌、足球等并无太大的区别,参与者都不生产价值对社会的生产力都是没有直接贡献的,沉迷其中都是有害的,而作为兴趣则无伤大雅。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人多了,则自然形成了大型的比赛,部分参与的佼佼者则成为了职业选手,可以靠这个兴趣混饭吃。而电竞这个生态体系是否有足够庞大的生命力与完整的行业盈利模式,主要取决的就是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人数,以及这个群体的消费能力了。电竞发展了15年,前12年都半死不活,近3年的辉煌是受益于80、90后的崛起,近几年参与电竞比赛的人多了,能为电竞消费的人多了,为电竞事业挺身而出的人也多了。2011年,万达老总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高调宣布成了 IG 俱乐部,这一支科学化管理的战队在第二年成功获得了dota2 的冠军,领走了百万美金。虽然王思聪顶着富二代的帽子,但是他对于很多事情的见解远比大多数人深刻,他也比很多 70 后 60 后更能够接受新的思维。


其次格隆认为起风的原因是因为电竞模式的转变正在发生。最早的电竞是以联赛为主,靠的全是赞助广告。当时电竞本身还不算普及,登不了大雅之堂,赞助很不稳定。曾经电竞盛宴WCG就在13年的时候宣布停办了。但DOTA2国际邀请赛的奖金模式完全不同:DOTA国际邀请赛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游戏厂商的投入,和向游戏玩家出售虚拟门票所得,这也是电子竞技赛事的发展方向,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是健康且可持续的模式。今年的dota2大赛他们就提供了200万美元的奖金。在赛事期间,全球玩家都有购买产品、观看直播、参与竞猜等付费项目,其中 75% 收入归商家所有,剩下的 25% 归入奖金池,最后共计 1100 万美元的奖金池。大部分80、90后都是dota的过来人,很多玩家为了回馈和支持 DOTA2 游戏,甚至豪掷万金在所不惜,这大概就是dota2冠军的奖金在短短4年里面从100万增长到500万的原因吧。


另外,一场盛大的电竞比赛就是最好的游戏推广手段,同时也是增加游戏粘性的方式。如果没有电竞,我想不管暴雪的《星际争霸》有多么优秀,一款98年发行的游戏都不可能红红火火活到现在。所以有条件的游戏公司都有动力去推进dota2的模式。


最后,格隆认为起风的原因是因为近几年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不仅是因为之前电竞没有办法进入传统的媒体渠道,从而缺少传播手段,还因为电竞本身天然的属性就是和互联网最合拍的体育运动项目。现在任何一个视频网站,必定有一个电竞区,更有yy这种专业从事游戏直播,电竞转播的网站。


最后格隆想讨论一下这个行业的最大风险。电竞是个受益于互联网崛起、80、90、00后消费群体崛起的全新运动项目,和传统体育的最大区别是规则的不确定性,说白了就是游戏有生命周期,换一个游戏可能就玩不转了。但是从dota1到dota2的过度,星际争霸I到星际争霸II的过度,格隆相信,只要是游戏的核心规则没变,电竞类游戏不外乎是选择张三还是李四的问题,而且其生命周期也必然会得以大幅度的延长。


格隆完全相信,在将来不远的某一天,我们熬夜蹲在电视前,不再只是追看古力与李世石的十番围棋赛,或者温网法网,NBA、欧洲杯与世界杯,而是盯着顶尖高手在那些伴随我们一路成长的游戏上激烈PK搏杀。电竞这个领域还非常新鲜,但受众与载体都在以几何级数快速增长,产业链的任何一个环节都值得我们去提前的挖掘与布局。遗憾的是,布局这个链条的上市公司标的似乎不多,沾边的好像只有美国上市的YY与香港上市的中国数码文化(8175)。前者真不便宜(在格隆看来,所有的中概股都不便宜),后者几乎就从没做成过什么事。格隆期待未来能在这个领域挖出一些东西,也期待大家能提出相关标的供格隆来研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