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快的闪婚:与爱情毫无关系 必须阻止他们

I、情人节?还是愚人节?
先让大家做一个会挤死10%以上脑细胞的选择题:
2015214情人节,以下哪件“在一起”是最不可能发生的?
1、 南北朝鲜合并;
2、 白宫向卡斯特罗献花并致以节日问候;
3、 滴滴(腾讯系)与快的(阿里系)合并;

如果不是媒体白纸黑字,绝大多数有正常思维的人,都宁可选1,选2 ,也绝不选3。昨天双方还在为红包打得头破血流呢,转个身就能约会、接吻,然后闪婚领证

所以,格隆到现在还在怀疑,昨天到底是情人节,还是愚人节?

但两家的合并貌似真的:214日消息,快的打车与滴滴打车今天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两家实现战略合并。两强联合后的新公司将实施Co-CEO制度,滴滴打车CEO程维及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将同时担任联合CEO。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业务继续平行发展,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

这次联姻,据说只约会了22天。两个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人因为某些特殊原因牵手,这令很多手上捧着鲜花的女孩非常失望:这都可以在一起?!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很戏剧性,也再次应验了NIKE那句著名的广告词:Nothing is impossible

所以,谁再敢说电信与联通的合并根本不可能,罚你蹲墙角面壁一个小时。

但这事可不是猜猜马云、马化腾谁是“攻”,谁是“受”(不懂什么叫攻,什么叫受?好吧,格隆也不懂),然后能一笑而过的事情。

这个事情如果成真,直接后果是:

1、 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并购案。据说两家合并后会是60亿美元估值;
2、 最快速度创造了一家中国前十的互联网公司,而且这个排名可能迅速上移:有乐观者认为这家公司会到500-1000亿美元市值;;
3、 垄断中国“移动出行”行业99.8%市场份额的巨无霸恐龙诞生,而且未来可能会成长为又一家过千亿美元的公司;
4、 中国“移动出行”行业的冰河期到来,很多、很多、很多人的奶酪会被动。很多在这个行业,准备进入这个行业,依附这个行业的公司将会呼吸困难,甚至绝望退出。

所以,这场婚姻,无论他们求婚时有没有用“无人机”,都绝不仅仅是他们两之间的事。

II为何闪婚?——维护核心利益

很多人在猜测很分析两个昨天还在撕破脸互殴的人闪婚的原因。

格隆先说一个故事

某富翁要娶老婆。婚介公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海选了三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女孩。富翁给了三个女孩各一千元,请她们把一个房间装满。第一个女孩买了很多棉花,堪堪装满了房间的1/2。第二个女孩买了很多气球,好不容易塞满了房间的3/4。第三个女孩非常聪明,她买的是蜡烛,让温暖的烛光瞬间充溢了整个房间。

最终,富翁选了胸部最大的那个。

故事告诉我们:用户的核心诉求才是他做决定的根本

格隆相信,滴滴快滴合并,绝不是程维(滴滴CEO)、吕传伟(快的CEO)的主意。他们两的核心诉求是垄断市场,一家独大。所以他们一心想的是比赛烧钱,死磕对方,到烧死对方为止。

问题,他们背后还有马化腾,还有马云,还有淡马锡、DST、经纬创投、软银这些金珠妈咪——他们的核心诉求非常简单:利益。程维、吕传伟可以烧纸一样烧钱不心疼,但马化腾、马云会,淡马锡、DST、经纬创投、软银这些投资方会心疼:媳妇是自己的。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滴滴快的闪婚,是最好地践行了19世纪英国政治家本杰明·迪斯雷利的哲学: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所以客观地说,商人远比意识形态主义者更适合做政治家)

如果你还没懂其中的意思,格隆带你看看这两个“败家子”的融资记录与烧钱记录,你就一目了然了。

先看融资记录:

滴滴打车的融资纪录是:
2012年获金沙江创投A300万美元融资;
20135月获得腾讯15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41月获得C轮融资,中信产业基金领投6000万美元,腾讯跟投3000万美元;
201412月获得新一轮超过 7 亿美元融资,由淡马锡、DST、腾讯主导投资。

快的打车的融资记录是:

2012年底获得阿米巴资本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20134月获得阿里巴巴、经纬创投1千万美金的A轮融资;
2014年上半年完成总额超过一亿美元的B轮融资,共有四家投资方,阿里巴巴领投,一嗨租车参于;
2014年年底获得老虎环球基金领投的1亿美元以上C轮融资;
2015115日完成新一轮总额6亿美元的融资,由软银集团领投,阿里巴巴集团以及老虎环球基金跟投

你是不是想由衷说一句:有钱真TMD的好?!

再看看烧钱记录:

滴滴打车快的打车两家公司的生意模式、盈利模式完全相同。自成立之日开始,两者在市场中布局的步调就极为相似,竞争也格外激烈。腾讯和阿里两家巨头分别入股后,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也成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获取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先锋,二者在移动支付方面围绕市场份额争夺的“烧钱大战”也愈演愈烈。

在长达一年多的补贴中,两家到底烧了多少钱并无确切数据。最新数据是滴滴打车CEO程维在去年10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滴滴两年时间烧掉了15亿元,“可以说我们是最烧钱的互联网初创公司。”“有一天,我们甚至烧掉了1000万美元。”滴滴COO柳青曾表示。按滴滴打车每日补贴司机和乘客的钱1000万至2000万人民币计算,滴滴所有融资也就勉强够烧7个月到14个月。

快的打车至今并未公布关于补贴的相关数据。但有媒体报道,马云已经对快的大把烧钱却并未达到预期感到不满。

在早期用户支付习惯已经培育起来的前提下,再这么烧纸一样地烧钱,那个有钱土豪风投心跳呼吸不加速,那是假的,哪怕你是中国首富。

很多人夸赞马化腾、马云的这次握手体现了大局观和气度,具有企业家的博大胸怀——在格隆看来,他们有怀(算计)是不假,胸真的是没有的握手不是为了言和,只是为了止痛——谁也架不住自己的钱这么烧下去,尤其是对面那个家伙短期丝毫没有被烧死的迹象的时候

痛了,也就放下了。

格隆完全相信,他们一边在拥抱领证的时候,一边一定还在心里臭骂对方孙子。


III、谁在发抖——“移动出行”行业的冰河期到来

根据易观国际的数据,截至201412月,中国打车软件的用户总户数为1.72亿,其中快的打车的市场份额为56.5%、滴滴打车为43.3%,其他打车软件仅为0.2%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这是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节奏——试问:中国还有谁有能力烧几十亿元去培养一个新竞争对手出来?

百度和UBER?也许吧。百度和Uber在去年年底也已经走到了一起,而Uber在去年8月份就已经面向第三方App开放了API。在百度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李彦宏表示百度地图和Uber的集成即将完成。但这种跨境洋婚,格隆从不看好:一个喜欢吃牛肉,一个喜欢吃猪肉,在中国能服水土,不拉肚子就不错了。

格隆相信,很多人会无心感受这个情人节和春节的温馨。滴滴快的领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大冬天里突然南下的西伯利亚寒流——可怕的是,这股寒流,才刚刚开始,它可能构筑一个漫长的“移动出行”行业的冰河期,绝大多数生物在这个时期是很难生存的

这个寒流很戏剧性,很突然,但更多的是严峻。

首先洗洗睡的是直接竞争者。按统计数据,打车软件还有0.2%的竞争者。格隆真的不知道这陪太子读书的0.2%是谁,你们还好吗?要不要认真考虑考虑,是否还坚持读下去?要不要去买个文凭算了?

你问0.2%怎么翻译?
用英文翻译叫nothing
用中文翻译叫白板(格隆不解释。不懂的人抓紧趁春节去打两局麻将,要带东西南北风和红中癞子杠、白板的那种)。

撇开直接竞争者,第一轮被无情抛弃的无疑是乘客

合并后,乘客基本没有任何要价能力,而支付习惯也被绑架。其实很早两家公司就采用只补贴司机,不补贴乘客的方式了。这次滴滴快的合并说明中承诺未来会继续补贴:呵呵,你这是欺负格隆没读几天书啊!

第二轮被始乱终弃的,当然是出租车。

过往出租车与乘客直接交易,滴滴快的以大公无私“送钱”的面貌出现,成功楔入出租车与乘客两者之间,成为两者交易的媒介。在培养好用户习惯并掌握终端用户后,出租车司机一夜之间发现自己必须听命于这两个打车软件了——因为你见不到终端客户了。

这不算完,滴滴快的干脆撇开出租车,弄起自己的专车车队——也已经不是要钱的问题了,是要命了。这样情况下,一些城市出租车司机罢工抗议也就不足为奇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终于想明白当初滴滴快的为何要“送钱”。

第三轮被始乱终弃的,不出意外,应该是租车公司。

滴滴快的撇开出租车公司做专车模式,存在着无牌照违法运营的灰色插边球,他们采用了与租车公司合作的方式——这方式很取巧,司机、车都不是自己的,违法也就无从谈起。租车公司发行业务上门,也就乐见其成,积极配合,投欢送抱。

但,这也就是与出租车合作模式的翻版炮制而已

这里面最尴尬的无疑是易到。这个曾经一度和滴滴、快的都闹出绯闻的美女,现在一定相当落寞。滴滴快的哥两比赛烧钱,首先烧死的肯定是易到。哥两不烧钱了,易到只会死得更快。去年8月份,易到用车就牵手百度推出商务租车服务——“百度专车”。另外,易到用车与海尔产业金融成立了合资的汽车租赁公司“海易出行”,3年后计划达到80亿资产规模——格隆建议是,别折腾这些没用的,抓紧和Uber合并是急策,上策。

另一个相对尴尬的是神州租车。神州租车在今年1月底推出自己的专车服务“UCAR神州专车” ,并声称将拿出25亿争夺市场——真难为了神州租车。没用支付工具做后盾的公司,想用租车这种低频服务绑住用户,几乎比登天还难。硬件基因决定了神州未来极大可能沦为滴滴、快的的管道工,就类似目前三大运营商与BAT三巨头的关系一样。

好在,神州租车有联想投资背景,而据说促成滴滴快的合并的中间人就是联想柳传志——滴滴总裁柳青的父亲。柳传志的面子,江湖上都还是要卖的

但,Business isbusiness。与其最后必然沦为管道工而被兼并,是否不如现在就贴上去,卖个好价钱?

至于AA租车、一号专车、PP租车等,也许感受到的凉飕飕的风要更大一点(我看到有相关公司高层接受采访,说自身业务不受此事件的影响与竞争,格隆只能说:呵呵)。

“移动出行”领域硝烟最小的,可能是代驾、拼车、公交、地铁等更广泛的移动出行领域。但硝烟小,是因为滴滴与快的在忙着打架。现在人家不打了,闪婚了,请问:谁是河蚌,谁是渔翁?

这哥俩一断背,还有人敢自称渔翁?不是疯了,就是痴了。


IV、必须拆散他们——何以反制  唯有反垄断


格隆看到市场有浪漫主义者如此评价两者合并:用相爱代替相杀。滴滴打车总裁柳青用的评语更文艺范:“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

是的,你已经知道格隆要说什么了。

他们领的是假结婚证,障眼法而已,双方其实内心一丁点也不喜欢对方。这与房地产限购时无数人假离婚去买第二套房子没有任何本质区别。与爱情无关,与浪漫无关。与征伐有关,与利益有关,与杀戮有关。

一纸婚约的遮挡,只是为了腾出手来更方便去征伐弱者而已。

对这个事件鼓掌喝彩,一定是阿Q式的思维:他们合并,只是为了腾出牙齿来而已。

学过最基础福利经济学的人都懂:垄断必然会引致消费者剩余(利益)的损失。绝对垄断者走过的路都是寸草不生的!

竞争可以产生合并,但不能允许竞争产生绝对垄断以及吞噬社会福利。

快的打车的市场份额为56.5%、滴滴打车为43.3%,其他打车软件仅为0.2%——这已经不叫绝对垄断,这叫独此一家,别无分店。

这当然是垄断。而且,按照两巨头过往行为惯例,这种垄断会确定,也会毫不怜悯地动该领域所有能动的蛋糕——这就是格隆前面说的,这个行业里的很多、很多、很多人未来会因此体味到深及骨髓的冷。

所以,格隆的建议是:不要喝彩!想办法,阻止他们,拆散他们。宣布他们的婚姻无效。

你问用什么方法?当然是反垄断。行业中的两大巨头合并,涉及到绝对垄断问题,这是商务部会管的事。

我国《反垄断法》规定,较大企业通过并购导致市场上竞争者减少的行为,应进行事前强制申报。

格隆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了?不过我真的很紧张:前面差点戳破手机屏幕,好不容易抢到的几张打车券代用,还能不能用啊?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