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强烈要求希腊资本管制 希腊回应“我们又不是封闭的小岛”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参与欧盟峰会的官员称,德国财长Wolfgang Schäuble和爱尔兰财长Michael Noonan在闭门会上激烈要求限制对希腊提供紧急流动性援助(ELA),除非希腊实施资本管制。

知情官员表示,欧元区各国财长在闭门会议上,激烈的辩论希腊政府是否应该实施资本管制,以应对该国大量的资金外逃。

Schauble和Noonan表示,欧洲央行向希腊提供的ELA金额必须存在上限。但目前就是否应该实施资本管制尚无定论。欧洲央行官员表示,财长们不应该对货币政策发表意见。

这显然引发了希腊财长Yanis Varoufakis的不满。他表示,和塞浦路斯不同,在希腊实施资本管制并不容易。“我们不是一个与周边国家没有土地接壤的、只有一个机场的小岛。”塞浦路斯是欧元区唯一实施过资本管制的国家。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各方在峰会上没有就资本管制做出决定。

周一,欧洲央行6天内三度上调了希腊银行业ELA上限额度。

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称,欧洲央行上调了希腊国内银行可以从希腊央行动用的紧急流动性上限,这是六天内第三次上调。该人士拒绝透露上调的幅度。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周一召开电话会议,讨论扩大紧急流动性援助,并准备在任何必要时召开会议进行商讨。

“欧洲央行管委会提高了紧急流动性援助(ELA)上限,并且将在任何必要时间再次召开电话会议,”该匿名消息人士称。

华尔街见闻网站上周提到,三名银行界消息人士表示,过去三天,希腊银行外逃的存款高达20亿欧元。在上周与债权人谈判破裂后,每日存款外逃的速度翻了3倍。

上周周一至周三,储户共计从希腊银行取出20亿欧元,这占到希腊家庭和公司总存款的1.5%。截至今年4月底,希腊家庭和公司存款约为1336亿欧元。

此前一周的周末,希腊与IMF等债权人之间的谈判宣告破裂。这让希腊处在了违约的边缘。市场对希腊实施资本管制的担忧与日俱增。

早在谈判破裂前,银行家已经表示存款正在外流,规模介于每日2亿-3亿欧元之间。

希腊改革方面,荷兰报社Volkskrant在Twitter上提供的一页纸质资料显示,希腊削减养老金和上调销售税的幅度都有所压缩,而未来18个月的增值税则大规模上调。

希腊还接受了必须改革养老金的要求,并计划上调养老金供款及增加对退休人员的医疗供款。不过,希腊政府似乎并不会实际下调养老金比率,从而令雅典可以向人民展示,其“红线”仍岿然不动。

希腊政府向债权人提出的方案还包括将企业税率从26%上调至29%,并且,针对收入超过50万欧元的企业,将在正常税率之外,额外征收12%的一次性所得附加税。(朱轶天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