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债务危机:大限将至,务必谨慎对待

很多人由于对希腊债务危机没有深入了解,尽管知道希腊有麻烦,也只是简单地认为最终其肯定会获救,留在欧元区。然而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而希腊一旦违约,将可能带来全球范围的巨大危机。作为投资者必须谨慎对待,认真分析其中的风险。

 

希腊债务危机:缘起

 

(关于希腊债务问题的原因市场讨论得很多了,已经了解的话可以跳过这部分。)

 

用一个非常通俗的方式来说,希腊问题就是希腊政府借了很多债,但由于国内经济一直很差,希腊政府连年产生巨额赤字,现在没钱还债了。对于一般的国家,最后一条路是通过直接增发本币(印钞)的形式偿还债务(比如美国经常做的那样),但希腊属于欧元区,其“本币”为欧元,债务自然也是欧元债,而欧元的发行权在欧洲央行,希腊无权单独决定发行欧元,因此偿债出现很大困难。希腊只能依靠国际债权人(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IMF等)继续为其提供援助贷款或免除债务的方式来偿债。

 

但这些国际债权人也不是慈善家。希腊债务危机早在2012年就闹过一次,当时以国际债权人向其联合提供援助贷款的方式暂时解决。现在几年过去,希腊的债务问题仍没有改善迹象,必然引起债权人的极大不满——俗话说,救急不救穷,一时的资金紧张可以救,但政府长期产生巨额赤字的话,没有哪个外部组织愿意填这个无底洞。

 

争论焦点

 

所以本次希腊与国际债权人的援助谈判已经陆续进行了半年,仍未能达成协议。国际债权人要求希腊做出财政紧缩的承诺和具体措施,比如大幅削减养老金支出(希腊是欧洲发放养老金最慷慨的国家之一)。但希腊国内失业率已达27%,青年失业率更是达到60%,很多家庭目前的唯一经济来源就是养老金,削减养老金将使希腊政府面临巨大的国内政治压力,且本届希腊政府今年刚刚当选,当选时的态度就是高调反对推行紧缩政策,所以希腊政府在这一点上始终不肯让步。谈判也因此一次次不欢而散,14日的布鲁塞尔会谈仅45分钟就告谈崩,18日的欧洲财长会议也未达成任何协议。

 

本月30日,希腊有4IMF的债务共16亿欧元需要偿还。IMF总裁拉加德19日已表态:本次希腊将不再有宽限期和延迟还债的机会,如果30日债务不能全数偿还即视为希腊违约。而希腊一旦违约,严重情况下将导致其退出欧元区,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大幅震荡。

 

违约:并非没有可能,且后果严重

 

近期已经有多重迹象在提示希腊违约的可能性。

 

从谈判双方的态度来看,都非常强硬,随着大限将至,有“越谈越崩”的迹象。IMF已下达上述“最后通牒”,而希腊总理也公开表示,“准备承担希腊债务违约责任”、“如果让步太多,会被老婆抛弃”。就像一个西方传统游戏“Game of Chicken”:两个人开车相向而行,谁先躲避谁就输了,不躲避的话两个人就同归于尽。市场普遍认为,由于欧元区对希腊留下的需求很强烈,最终希腊留在欧元区为大概率事件。然而欧洲对于希腊的屡教不改也已经逼近忍耐极限,不会轻易妥协。

 

从数据上看,希腊已经开始出现挤兑迹象,流动性危机迫在眉睫。去年10月到今年4月,希腊银行业流失存款达300亿左右,4月底希腊银行业的家庭和企业存款仅1336亿,目前估算更是仅剩约1200亿:


 

希腊的银行门口都排起了长长的取款队伍,最近的谈判屡次破裂之后存款加速流出,三天内取现就达到20亿欧元,日均占存款总额0.56%,这是非常恐怖的数字。希腊银行自身的准备金早已耗尽,目前主要依靠欧元区紧急流动性援助(ELA)支撑。欧洲央行在近期不断提高ELA上限,以避免希腊的流动性枯竭,18日刚刚提供了11亿的新额度(有消息说22日额度再次提高)。但由于存款流失过快,希腊的流动性仍不断萎缩,且目前希腊银行能提供的的抵押品也接近ELA接受的上限,ELA额度进一步提升将是有限的。

 

如果援助协议不能在近几天达成,一旦流动性枯竭,希腊将不得不进行资本管制,限制每日取款额和资金流出希腊的额度。这样一来,希腊国内流通的欧元和外部流通的欧元将形成事实上的两种货币,若问题不能得到及时解决,希腊将不可避免地退出欧元区。眼下已有坊间传言,希腊央行开始越权发行欧元了,这是非常危险的趋势。

 

欧元区成立之后还从未有成员国退出。如果希腊退出,将会对欧元区内其它类似国家造成连锁反应。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都存在相似问题,如果市场担忧情绪上升造成其资本剧烈流出,则这些国家同样不得不实行资本管制,造成事实上的多种货币共存,则欧元区宣告瓦解,全球市场将面临对多种资产重新定价的局面,造成市场的大幅震荡。且相关国家将面临长时间的经济调整期,对于全球经济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市场反应:过于乐观

 

然而市场目前并未合理反映希腊债务违约的风险,对于最终化险为夷持过于乐观的态度。以欧元美元汇率为例,其反弹已延续三个多月,五月末以来更是保持上涨趋势:


 

在谈判多次破裂、违约后果严重的情况之下,市场仍保持如此乐观的情绪是有危险的。我们应当对希腊问题保持合理的谨慎态度,将其风险纳入投资决策之中。

 

 

接下来的一周将是希腊问题见分晓的关键期。今日(22日)的欧元区紧急峰会将再次讨论希腊债务方案。希腊方面已提交一份新方案,目前尚不知晓其具体内容,但也许是某种“服软”的迹象。毕竟欧洲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准备做出的让步不大,而希腊国内的局面已经摇摇欲坠,手中的谈判筹码有限。谈判有进展的猜测,加之今日消息称欧洲央行再次提高希腊的ELA额度,刺激欧洲主要股指早盘大涨:


 

 

古希腊传说中,迪奥尼修斯国王请他的大臣达摩克利斯赴宴,命其坐在用一根马鬃悬挂的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下。由此,人们用“达摩克利斯之剑”比喻一种命悬一线的危机状态。

 

眼下,希腊的债务问题正是悬在全球投资者头顶的一柄利剑。如利剑落下,则结局惨烈;如多方合力移走宝剑,则皆大欢喜。让我们凝神屏息,等待这场大戏的最终结局。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