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佩克前世、今生与未来:做石油产业必备背景知识

总部设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9月14曰举行了简朴的仪式,庆祝该组织成立50周年。曾经的“世界上最富有和最有权力”的欧佩克也是西方最担心的国际组织——一个成员国代表在吃蛋糕时的随意言论就足以让世界手忙脚乱。现如今,尽管“欧佩克就像时尚绅士俱乐部里一个上了年纪的常客,富有但基本上已经落伍了”——无论是油价疯狂地涨至近150美元一桶,还是迅速跌到40多美元一桶,欧佩克的增产或减产措施都很少能对这种“过山车”一样的油价产生效果。石油价格已经完全由华尔街操纵。但是,欧佩克秘书长巴德利14曰在庆祝会上依然宣称,石油至少在未来50年还会在世界能源市场唱主角。由于非成员国的石油产量持续下滑,加上消费者需求旺盛,使得这个历史悠久的组织仍在国际原油市场呼风唤雨,影响力丝毫未减——在可预见的将来,石油仍将是真正的“黑色黄金”。只是50年斗转星移,欧佩克现在要迎接的,恐怕不仅是生日礼物

1.“为民请命”,忧患中诞生欧佩克?

在1960年之前,全球原油市场被西方财团所垄断,所谓“原油七姐妹”(埃克森公司、壳牌石油公司、莫比尔公司、德士古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加利福尼亚美孚石油公司、海湾石油公司)不仅控制着大量原油产能,而且垄断市场交易,左右全球油价。多数石油生产国虽然拥有巨大的产能,却只能获得很少的收益。1960年9月14日,伊朗、伊拉克、沙特、科威特和委内瑞拉5国达成一致,决定建立一个协调小组,达成产量和价格的同盟,借以打破西方财团的垄断。

最初欧佩克的确也就是这样一个“小组”,被称为“国际组织之都”的瑞士甚至拒绝了欧佩克总部的落户要求。美国作家耶金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世界畅销书《石油大博弈:追逐石油、金钱与权力的斗争》中写道:那时,石油公司根本就没将这样一个组织当回事。美国标准石油公司的佩奇就曾说:“欧佩克当时被我们忽视,因为我们觉得它根本就不可能运作起来。”50年前参加欧佩克成立大会的伊朗代表、欧佩克首任秘书长卢哈尼回忆说,当时他发现大公司假装“欧佩克根本不存在”。

上世纪70年代,欧佩克阿拉伯成员国曾实施了持续5个月的石油禁运,以遏制西方国家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支持以色列。1973年10月16日,欧佩克突然宣布将每桶3.01美元提高到5.11美元,大涨70%。第二天,欧佩克组织中的阿拉伯成员国宣布停止向美国和荷兰等欧洲国家出口石油。自1973年10月至1974年3月,油价在短短5个月里翻了4番,导致欧美经济受到严重冲击,被认为是战后最大规模经济危机的导火索。在一些石油完全靠进口的国家,柴油和汽油价格甚至上涨了十几倍,一些国家甚至迫不得已实行驾驶禁令。而“石油酋长月服”却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成为1974年最流行的嘉年华服装。

此后,石油市场的话语权转移到欧佩克手中,而这个最初的“价格小组”,也逐渐进化成对世界经济、乃至政治局势具有重大影响力的跨国组织。“它的每一次会议、每一个动作都为全世界关注,甚至它任何一名代表在维也纳吃蛋糕时的随意言论,都足以让石油交易员手忙脚乱”。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说:“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石油,不但是人类文明的润滑剂,经济发展的推动力,更成为诸多国家赖以控制世界的利剑一石油美元、石油政治、石油战争。曾几何时,围绕着“石油”这两个字的,更多的是地缘政治的博弈、局部战争的发生,或是意识形态的侵蚀……二战以后,尤其是进入上世纪60年代,正是为了共同应对西方石油公司对石油资源的廉价掠夺,催生了这个由当时的主要石油输出国协商成立的组织。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它的成员国对跨国公司的油田和基础设施资产实现了国有化、引入了配额制度、在定价谈判上占了上风,也一度成为最成功的垄断联盟。

目前,欧佩克成员国已经发展到12个,除上述5国外,又增加了阿联酋、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厄瓜多尔、安哥拉、利比亚、卡塔尔7国。1962至2008年间,印度尼西亚也曾是欧佩克成员国,但后因油井建设速度跟不上而退出;中非国家加蓬也有着相同命运,1975年加入欧佩克后,于1996年退出。目前欧佩克成员国的石油生产量占世界总量的40%,而原油储量更是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60%。

2.“知天命”,欧佩克的挑战来自何方?

欧佩克的生日庆祝是在奥地利维也纳市中心一座刚建成的大楼里举行的。从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的几十年里,欧佩克总部一直位于维也纳环路的“欧佩克大楼”,该楼此前因租给了一家美国跨国公司而被称为“得克萨斯公司大楼”。当时有西方媒体称这幢大楼的更名象征着全球大变动的开始,石油输出国取代了以往石油跨国巨头所占有的地位。巴德利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和仍在成长期的种种替代能源相比,石油仍然是人类社会的主导能源,欧佩克成员国及世界其他国家的石油储量能够满足未来50年的世界能源需求。

巴德利的讲话,就像生日聚会上必唱的《祝你生日快乐》歌,希望让各成员国安心,因为眼下的欧佩克正面临着诞生以来前所未见的历史挑战。在经历了辉煌的岁月之后,欧佩克的风头正渐趋衰弱。1979年伊朗爆发革命,次年两伊战争爆发,这是欧佩克成员国间第一次发生战争。战争导致全球再次陷入石油危机,油价从15美元迅速爬升到40美元。此次危机虽然令欧佩克成员国收益增加,却让原本团结的欧佩克首次产生致命裂痕,此后欧佩克的凝聚力一度跌到谷底,限产令也常常变成一纸空文。正如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署名文章所说的,“如今,坐拥3/4传统储备的欧佩克,就像时尚绅士俱乐部上了年纪的常客一富有但基本上赶不上潮流”。

也有媒体在报道中挖苦说,“欧佩克50岁生日过得真是不容易,不仅寿星自己已经病体奄奄,在大家庭内部也充满了猜疑和传言”。更可怕的问题在于,今天的欧佩克组织内部的“人心不齐”。由于存在以沙特为首的亲西方派与以伊朗为首的反西方派的分歧,这让欧佩克的整体掌控力打了折扣;与此同时,不同的政见不仅导致欧佩克在行政上管理困难,更触发成员国擅自破坏定价原则,在逐利的驱使下增产,波及市场和损害欧佩克的信誉度,让该组织主要依靠石油生产配额制度来调节石油市场的能力受到削弱;更需要指出的是,金融市场的投机炒作,已使油价波动脱离基本供求关系,制约了欧佩克的影响力。

从外部来看,欧佩克的外部发展环境同样不容乐观。一方面,欧佩克并未建立起与各大石油消费国和非欧佩克产油国之间的战略合作与对话机制,在石油供应更趋多元化的今天,这对其自身是不利的,与此同时,对之指责颇多的西方国家,也采取联合建立国际能源机构等方式来与之抗衡。另一方面,欧佩克的未来,也面临着新能源的挑战。科技浪潮引领下的技术更新使新能源的开发和普及列入了大多数国家的日程,可全面替代石油的新能源的出现,或许需要漫长的岁月洗练,但也可能随时发生在不经意的某一天。一定程度上,发达国家将新能源革命推上风口浪尖,也是为了防止欧佩克在接下来的五十年里继续控制经济生活,摆脱对成本越来越高的石油的依赖。如果技术革命成功,发达国家也将获得制胜的新高点。而如果在新能源领域无法占得先机,那么欧佩克在未来面对的挑战将远远大于今天。连欧佩克秘书长巴德利自己也承认,未来几年中欧佩克将会面临很多挑战。目前传统能源和替代能源始终在市场上势同水火,而在世界各国都在尽力发展再生能源的情况下,欧佩克终有一天会失去手中的石油力量。

3.谁真正控制了国际油价?

欧佩克的成立初衷是为了通过以配额制手段实现原油定价的主动权,从而避免西方石油消费国对石油资源的掠夺式获取,同时最大限度地保障产油国收益。纵览过去半个世纪,欧佩克基本实现了所追求的目标,并且成为了国际经济事务类联盟中的成功典范。

进入新世纪以来,石油价格高低主要受投资力量的驱动,欧佩克的影响力大不如前。2008年秋天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后,石油价格涨至近150美元,又跌到了40多美元。对油价“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以稳定石油价格为己任的欧佩克却愈来愈力不从心。有评论称,“欧佩克的力量正在像石油一样慢慢减少”。

实际上,理解石油价格有一个前提:石油的生产、交易和销售的整个流程是控制在少数金融寡头和石油巨头组成的联盟手里。这个联盟的最大目标是将利润最大化。德国经济学家、《石油战争》的作者恩道尔曾经表示,“石油价格完全是被华尔街和得克萨斯操纵的。

为重新夺回石油定价权,1983年,美国纽约商交所推出原油期货交易。此后伦敦也推出石油期货。而欧佩克也于1983年开始尝试强推石油生产配额制,但始终进展有限。1986年,全球原油价格突然暴跌,从每桶40美元左右,一路重挫到仅8.75美元。2007年,西方一些金融机构利用石油稀缺和不可替代的地位,蓄意推高了国际油价,从中牟取暴利。2008年7月11曰,国际油价达到最高147美元。2009年,伦敦石油交易所一名交易员在醉酒后的交易曾引发油价在1小时内飙升3美元,为金融危机后当年的最高水平。一些西方媒体感叹,西方石油交易员的威力已经超过了欧佩克代表减产的威胁。

欧佩克曾发表报告称,从2003年到2007年,美、日、英、德等西方7国从石油中得到的税收是2.585万亿美元,而欧佩克成员国同期的石油收益是2.539万亿美元。2.585万亿美元税收对7个最大的工业国家来说只是纯利润,而2.539万亿美元却是整个欧佩克石油业营业总额。

4.西方其实很在乎欧佩克转向

美国舆论则呼吁美国“应防止欧佩克在接下来的50年里继续控制美国的经济生活”。指责欧佩克几十年来一直是“令人失望的石油供应方”,称它“用强大的地缘政治工具”控制其他国家的经济命运。现代经济不允许任何一个垄断联盟控制某种商品,更不用说控制像石油这种最重要的战略商品了。美国应该出台各种替代能源或电动汽车方案,这将是“美国送给欧佩克的最佳生日礼物”。

目前国际原油价格毫无疑问是掌握在华尔街投行的手中,而非欧佩克。“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美国人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尽管欧佩克曾经成功组织了两次石油禁运,但在西方的打击下,很快就溃不成军。最重要的是,原油期货交易制度是由华尔街建立起来的,美元同时也被确立为石油交易货币。实际上,许多欧佩克国家并不真正自己生产石油,而是由西方石油公司主导,即使自己生产石油,核心的石油钻探、炼油技术也掌握在西方手里,石油交易的一整套规则都是华尔街金融寡头们制定的,这让欧佩克事实上处处必须依赖华尔街。

近年来,中国能源需求的扩大在客观上加强了同欧佩克的联系。目前,中国进口原油一半以上来自中东,主要是欧佩克国家,且呈不断上升趋势,欧佩克曾预计称未来欧佩克在中国原油进口需求的比例在50%以上。而许多西方媒体则担心这可能导致欧佩克重心东移。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纳伊米在维也纳期间,早间晨跑时和追踪他的记者们谈得最多的内容,始终离不开中国经济。促成转变发生的因素之一,就是在中国与欧佩克之间,不存在惨痛的历史一特别是没有经历过1973年的石油禁运。中国所感受到的欧佩克的影响,远没有美国的司机那么强烈。

欧佩克与中国的合作在加强,这也是欧佩克组织,特别是中东国家试图摆脱欧美市场依赖的一个举措。中国通过加强国际间的合作既与合作国互利双赢,客观上也加强了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的利益权重。但也应该看到,中国在市场机制建设方面还相对滞后,中国在石油定价的话语权方面仍非常被动。

5.未来的欧佩克将向哪里去?

在经过了50年风风雨雨之后,欧佩克是否还如以前一样稳固?是否还对市场有着绝对的控制?这也是一个没有定论的话题。但不可否认的是,欧佩克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依然是巨大的。换言之,虽然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但欧佩克的存在感渐强。事实是,在维持了近半个世纪的持续石油出口型经济后,欧佩克成员国目前仍是高度信赖石油出口;诞生50年后,今天欧佩克每次措词严谨的声明依然会被全世界一字一句地认真研读。用词感情色彩的细微差别,发言人语调的些许起伏都会被无限放大,因为这里面或许蕴藏着欧佩克成员国石油产量变动的玄机。所以当巴德里14日在欧佩克的寿诞上宣布“价格游走在每桶70至80美元,对于此时此刻的国际市场来说是可接受的”时,全世界都接收到了信息。这表明只要石油价格游走在每桶70至80美元的区间,欧佩克就不会采取减产的措施。

然而,成立之初的欧佩克存在感却又远不如现在。欧佩克面临的考验越来越严峻。气候变化、能源短缺等让世界各国不断增加投资,研发可替代能源,减少对石油的依赖。这让欧佩克面临的压力渐长。

首先,全球最大经济体和第一大石油消费国美国的经济和货币政策对世界能源市场有着重要影响,其对石油价格的“主导”作用越来越强。其次,近年来,世界石油市场正走向多元化,俄罗斯等非欧佩克国家的原油产量份额一再提高,间接削弱了欧佩克的影响力。再次,石油开采技术的进步对油价的冲击日渐增强。国际石油专家认为,如果石油公司相信油价将维持在每桶65美元以上,油砂与生物燃料等非传统资源将能发挥安全阀的作用。如果价格涨得再高一点,气变油或煤变油等技术将变得可行。最后,欧佩克内部分化严重,特别是当政治利益上升为主要矛盾之时,欧佩克成员国在经济上的联盟就显得脆弱。

同样,目前的时代背景又有了很大变化,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对世界经济产生革命性作用,国际社会对低碳经济的呼唤也日趋高涨,新能源相继登场,欧佩克呼风唤雨的时代似乎要终结。但石油还是新世纪的主要燃料,是传统工业的血液。鉴于欧佩克的原油产量仍占世界总产量的40%左右,其原油生产政策依然对国际油价有相当的影响,代表石油输出国集体意志的欧佩克仍大有可为。但是,已届“知天命”的欧佩克必须更新观念,树立石油输出国与消费国双赢的意识,要在确保国际石油市场稳定,为石油消费国提供足够、经济、长期的石油供应的同时,保证各成员国获得稳定的石油收入。

这样的现状也让巴德里不得不敦促各成员国努力寻找可替代能源:“石油终有一天会枯竭。我想欧佩克成员国再过50年就不得不找到另一种赚钱的资源。当然我并不是要求各国放弃石油,但他们应该要通过石油寻找另外的生财途径,可以是从工业、旅游业、可替代能源等等。”对石油的依赖在阿拉伯国家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沙特石油出口占该国GDP的43%,利比亚更是占到47%。虽然如此,近日国际能源署总干事田中伸男表示,在未来5到10年内,世界对欧佩克的依赖会不降反升,因为非欧佩克成员国的石油产量将不断下降。而且目前讨论欧佩克的消亡也为时过早。在今年4月举行的世界能源论坛上,世界上的主要石油生产国和消费国都认为,未来几十年内,石油仍将是世界能源需求的核心。一旦欧佩克认为石油价格太低,就会降低产量,以提升价格。但个别成员国,特别是战后的伊拉克为重建经济,一心提高石油产量,就会不顾欧佩克限产保价的限制,破坏该政策实施的效果。展望未来,欧佩克的石油产量会进一步提升。伊拉克计划在6年内让石油产量从战后的每天250万桶增加至1200万桶,成为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

过去的50年,国际市场、国际政治风云变幻,欧佩克也已走过了一个既有辉煌也有低点的50年;再过50年欧佩克会是怎样的光景?我们拭目以待。(来自南方论刊)

欧佩克前世、今生与未来:做石油产业必备背景知识
作者:王小吟

导读: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成立50周年了。曾经的“世界上最富有和最有权力”的欧佩克,现如今,无论是油价疯狂地涨至近150美元一桶,还是迅速跌到40多美元一桶,欧佩克的增产或减产措施都很少能对这种“过山车”一样的油价产生效果。石油价格已经完全由华尔街操纵。但是,石油至少在未来50年还会在世界能源市场唱主角。由于非成员国的石油产量持续下滑,加上消费者需求旺盛,使得这个历史悠久的组织仍在国际原油市场呼风唤雨,影响力丝毫未减,在可预见的将来,石油仍将是真正的“黑色黄金”。只是50年斗转星移,欧佩克现在要迎接的,除了生日礼物,还有来自各个方面的巨大挑战。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