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盘的何苦为难操盘的:股市最大的威胁在哪

作者:许哲

之前发表的专栏文章图穷匕见意外在微信朋友圈里火了,异常多的微信公众号都在转载这篇文章,虽然只有缪缪几家问我要了授权,关于完全无视我的存在,直接转载的事情,我已经放弃治疗了。


有意思的是,传播的火爆并不在文章发表的月初,而是在上周股市大跌之后才异常火爆的。虽然我在文里多次说明了,我并不是在唱空,只是提示可能的风险,大家还是把我理解为药丸代盐人,我也很无奈。


最惊心动魄的周五,在股价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交易量反而呈现下降,上千只股票跌停封版。为什么会成交量变小呢?因为在图穷匕见那篇文章里提到的,融资盘互相践踏的事情果真发生了。


这一轮牛市和上一轮不同的是,本轮是一场国家意志作为主导的资金推动型牛市,是逆着经济大环境异常恶劣来的。为了推动这场牛市,是放任杠杆的,这是之前没有的事情。这次的杠杆效应在中国股市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


当风控强行平仓融资账户的时候,是不计代价的平仓,这导致触发了其他融资盘的杠杆的强平,因为量大和止损的坚决,很快就会触及到中国的跌停板制度。


这只股票跌停不让卖了,但强平是按照整个仓位的净值来计算的,因为这风控在某个持仓股票跌停的情况下,需要更加不顾一切得赶快抛售其他股票,这就又触发了其他股票的跌停,如是循环往复,就形成了跌停的股票数量一路飙升,以至于到达千股跌停的壮观场景。


周五第一次演绎了我一直很好奇的“融资盘风控集中强平遭遇中国特色跌停板会如何反应”的问题。第一次登台表演就如此抢眼,果然没有看错它。当然,只是它第一次登台而已,大戏还没开始。


从券商的朋友那里获取到的信息,1:5的配资盘基本快死光光了,1:3的也有许多选股帝跪了,遥想民间融资场外配资甚至到达1:10的作死小能手们,简直不能直视。


其实该说的已经在图穷匕见 (在本公众号里回复数字13)里说得够多了。这是一次纯纯的资金推动型的,无论是民间融资,外资力量,政府意志或者其他任何影响股市的因素,我们都可以用资金层面来考量。


如果你要面面俱到的分析所有参与者,监管层态度啊,放贷者数量啊,宏观经济啊,国际经济形势啊,公募私募的业绩啊,那你会得到一个复杂到你完全hold不住的一个复杂系统。完全没必要。


一图胜千言:


具体到数值的话:


资金推动型市场的繁荣与否,和股民的心态没太大关系,和大股东是不是减持没太大关系,和国外资本的信心关系也不大。


资金推动型市场唯一关心的,所有因素最后体现的,就是资金的宽裕程度。把握住资金的宽裕程度,就把握住了资金驱动型市场的脉络。


资金推动型的市场,无异于旁氏骗局。(一招看穿一切旁氏骗局——泡沫的形成、发展与破灭,以及复利的魔力。 本公众号内回复数字:3)旁氏骗局是要用资金养的,一旦断粮,是要翻脸的。而带杠杆的旁氏骗局,那翻脸比翻书还快,就是上周五那个熊样了。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9639


很好,我们已经明白了资金的角度能够囊括所有层面的信息,懂得许多道理,仍然操不好盘,怎么破?


何止是你操不好盘,现在盘面最尴尬的不是你,恰恰是左右为难的居庙堂之高者,人家要比你难做多了。


天朝的改革,都是魄力满满后遭遇残忍的现实碰壁,因为制度的原因而层层绑架,弄到最后谁的日子都不好过。本届亦然,面临的情况是非常尴尬的,大量的将问题延后而非解决的前任做的孽是要通盘接纳的。


想象一下,我们国家的宪法规定央行不能直接给政府融资(美联储购买美国国债的QE行为其实就是央行给政府直接融资),法律还规定了地方政府是不能举债的。这个和我朝一贯的求稳思路是契合的。


就和一切我之前抨击过的,违背市场规律和人性的资本管制终究不过只需要一个技术性绕过的手法一样,地方政府不得举债这种事情,和资本管制一样,是不可能真正禁止掉的。当我们决定走市场经济路线的时候,就要有这个觉悟,行政管制手段,在市场规律面前,需要的只是一个技术手法而已。


关于中国的地方债务问题,众说纷纭,恐怕没有人能有一个准确的统计数据,官方的各个部门给出的数据都有非常大的出入,考虑到天朝特色,官方数据也就看看吧。以GDP为最重要考核指标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变相举债,使用时间来换取眼前的增量,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去指摘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无疑是一种偷懒的做法,问题的根源从来没变——以为行政管制能够逆天得改变规律。


在惨烈的大暴跌之后,融资余额非但没有下降,民间的场外配资反而更加火爆,股民们一边关灯吃面,一边互相鼓励着要大抄底,背后蕴含的逻辑无非是国家要股市起来,就没什么好危险的。


国家要股市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整个推论中的另外一个前提命题,隐含的是政府能够管控一切,在天朝能够无所不能这一点,是被忽略的。


笔者在与许多人士交流的过程中,每当推演逻辑的时候,这一条犹如公理一般存在,似乎人人觉得不言自明。如果一个集权政府果真能操纵一切经济活动的话,苏联今安在?这是当下许多国人的迷信,政府万能论。迷信,是闯祸的元凶,没有例外。


事实上,国家是一个复杂的体系,政府也是由一大群人组成的复杂大型组织。当高层的决定损害执行层面的人的利益时,就推动不了,这个道理在其他地方大家都接受,唯独同样的道理应用在政府这个机构上的时候,大家都想象成铁板一块。


你的盘难操,大人物的盘更难操,现在摆在面前的,是割哪块肉的问题。


所以,还是那句话,功夫在诗外,别盯着什么机构持仓,分析师们是怎么看的,甚至是什么MACD,KDJ。唯一关键的问题不在股市上,而在资金层面上,而资金层面的问题又受制于大局,到底为国企埋单,解决地方债和国企负债的问题要走什么路线。


股市的核心,从最早开始就是为国家解决问题的,如今亦然。听说有人融资去买中车跳楼了,新闻没核实过,明显他没搞清楚股市的逻辑。


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负债是比较多的,因为国家的高铁建设需要大量的钱,制度型的财富磨损国人也都是熟悉的。


合并套利是资本市场的一个非常正常的事情,通过拉高估值,来吸引接盘侠们为国接盘。一旦合并完成了,那接下来的事情是非常容易预见的。当然前提是你得要明白股市是国家解决经费问题的一个手段。在已经完成合并之后的神车,还追高进去的,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


这和当初的中石油是一回事情,朱总理曾经非常直白得向大家交过底,股市是为了解决国有企业的融资问题。就是这样的汉子。


如今的问题,真的一点都不比当初轻松,而且有意思的是,问题高发的地点和省份也非常类似。我不想开地图炮,就事论事。


大家明白了股市是国家解决财政问题的手法后,就明白了要从通盘的财政问题的角度去看局势,而不要眼界窄到只知股市。


最近国务院副总理出面表态要打破刚兑,使得扭曲的市场恢复正常的风险意识。打破刚兑我支持啊,任何迷信和不正常的行为最终都是要闯祸的。其实这种话也已经说过不少遍了,有点审美疲劳了。但如今这个节骨眼上说这话,并不寻常。


最近进行了几次规模以万亿计的债务置换,地方债也已经试点发行,不是以前融资工具那种地方债,而是在以正常方式发的债。


这说明自救的道路并不止一条,股市以前稍微有点小问题,赶紧党媒出来喊别怕,央妈出来防水,各种比股民还着急。因为股市是找接盘侠的啊,场子人气千万不能散。


而如今股市出那么大动静,人民日报开始捧债市了。(http://finance.people.com.cn/stock/n/2015/0615/c67815-27154763.html)


央妈呢?静悄悄的,以前孩子一哭就有奶喝,这次孩子都从床上狠狠摔下来了,都不看一眼。


因为给各位玩坏了。


股市接盘效果肯定是最理想的,股市和债市不一样,没有本金承付的压力,每每社会出现系统问题,都是股权人忍痛承担,而债权人捡回一条命。因为既然你做股权人了,你就要承担全部风险。故而股权投资是个理想的办法。


但股市真是给玩坏了,场内场外配资的疯狂使得操盘异常困难,屡屡要禁止恒生HOMS系统,但融资的热情一点都没散。过高的杠杆使得当局要的慢牛压根就不会出现,疯牛的维护成本是昂贵到无法承担的。要的是慢慢出货,中核中粮各种中字头,一个个国企上市,慢慢把流通量搞上去,然后再搞债转股,好成功让接盘侠入手。


如今给玩成这个样子,疯疯癫癫得怎么弄?


选择在股市高位让接盘侠请君入瓮,还是干脆直接债市违约,现在是个问题。


股市真正的最大的威胁在这里!我们都做好了侠之大者,为国接盘的觉悟,大家在击鼓传花的游戏(本公众号内回复数字:14)中愉快得扑腾着。都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一个倒霉蛋,我一定能在大顶前成功的出来。而如今,你连接盘的资格可能都要被剥夺,你想被利用,人家还嫌弃利用你成本高呢……


事情还不明朗,股权市场明显要比债市更加适合找倒霉蛋,好不容易攒了那么久的人气,恐怕也不舍得。


大家都是操盘的,你有你的小盘子,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大盘子,大家都不容易。说好的互相利用,大家何苦为难同行呢,都不容易。


我不做投资建议的,但其实大家也都能看出我的意思,击鼓传花的游戏,你如果离开留声机很远,看不到停止音乐的手已经举起,而处于人群中,没有半点信息优势的话,不参与击鼓传花并不愚蠢。


牛市来了不参与就是蠢,这种观点是很害人的。


你没有能力胜人一筹,没有信息优势的话,不参与就是最明智的。


老规矩,还是声明一下,虽然没什么用。我不是在预测股市明天就要完蛋,或者暗示任何要完蛋的时间,我只是提示风险而已,各位自己好自为之。


祝愿大家身心安乐,少病少闹,吉祥安康,万事如意。(天上不会掉馅饼)


格隆汇声明: 本文为格隆汇转载文章,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16亿中国人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公司股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