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文】三国版红包大战:张小龙计赚马云

【神文】三国版红包大战:张小龙计赚马云
作者:三表


编者按:农历新年将到,红包大战正酣,昨日来自三表的神文《张小龙计赚马云》火遍IT圈,特转发来供大家品评。内容纯属虚构,谁信谁傻。

癸巳年,甲子月,壬申日,马化腾问计张小龙。

马曰:「移动互联网,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余者虽众亦不足惧,所虑者唯马芸一人,此人老成持重,深知兵法鸡汤韬略,去年红包之战,打得他措手不及,今必全力反扑,艾伦,你说咋整呢?」

小龙说:孔子曰「慌鸡巴毛」,天朝社交平台共一石,微信QQ独占九斗,天下人共分一斗。来往已死,微博半废,吾有肥肉,挟4亿用户自重,其必图之,若敢来犯必当头一棒,施屏蔽大法,量他难兴风作浪。
马又曰:「你年轻气盛,开放大计已定,汝如此不体面,恐遭天下人耻笑。」

小龙低头不语,自顾自刷起朋友圈。

马化腾料他想静静,员工私生活不便干预,倒也无话。

少顷,小龙猛击大腿曰:「某昨观阿哩御用写手文章,言及羊年红包反击战,信心爆棚,极是严整有法,非等闲可攻。思得一计,不知可否。马总幸为我一决之?」

马化腾也是好斗志人,曰:「艾伦贤弟且休言。各自写于手内,看同也不同」

龙大喜,唤张军,教取笔砚来,先自暗写了,却送与泼尼;泼尼亦暗写了。两个移近坐榻,泼尼便问道:「你掌心的字?」小龙一愣,道:「我……我总记得在哪里……」泼尼嗔怪道:「讨厌,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笑」。

二人打闹一番,各出掌中之字,互相观看,皆大笑。原来小龙掌中字,乃一「奸」字;泼尼掌中,亦一「奸」字。

泼尼曰:「既我两人所见略同,更无疑矣。千万别截屏传出去了,让青龙老贼这样的自媒体偷了去。」小龙曰:「没事,谁敢发封谁账号」。
二人饮罢瑞奥鸡尾酒分散,诸将皆不知其事。

菊开两朵,各爆一朵。

却说马芸,反攻雄心不让介石,但临近除夕帐下却无人可用,心中气闷。首席人才官彭雷进计曰:「前日有一企鹅悍将来降,此人名唤则成,微信红包总设计师,因不满年终分红太寡,欲来投,臣妾认为可助主公霸业达成」

马芸捻须沉吟「纵有吕布之才,若有反骨,亦不可用」

彭雷笑曰:「主公不妨会他一会,他现帐下候着呢」

马芸遂宣其觐见,曰:「吾只有一问,你对冯大辉这个人怎么看?」
则成嘴角45度上扬怒斥:「阿哩千古逆贼,野心家、阴谋家冯某人人得而诛之」

马芸大喜过望,交待彭雷,「此人重用之,授P13衔」

至此,则成挂印「阿哩羊年反攻微信办公室前线总指挥」

则成不是别人,正是前文交待的小龙与泼尼「奸」计划核心人物,代号「菜雕」,平日为安全起见使「漂流瓶」向深圳传递情报。

则成技术精湛,彭雷一日奏表马芸:「成,老于戎事,忠爱性成,深孚众望,其朴诚忠勇,定鼎之才,早在圣明洞鉴之中」

则成三日搭建好「支付包」红包系统,并献计马芸「此番大战只可智取,不可强攻,与企鹅硬拼财力绝非上策。微信红包吾之练手之作,猛则猛矣,一发一抢,众扑街,吃相难看,毫无内涵。毛主席有云: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诚哉如斯言,我们要发挥人民的主观能动性,调动人民的智慧,再埋伏若干扑刀手,以弱者之态散布腾讯封闭论,定能让微信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不能自拔」

则成之威,马芸皆听彭雷言之,今日亲自一探,方觉,泱泱大国,对毛理论甘之如饴者众,但不得要领,若有学以致用者,非我与则成尔。
则成见马芸渐露喜色,不等搭话,便兀自讲下去。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吾司红包要击鼓传花,让星星之火燎原,可师承安利、完美;吾司红包要让人民的智商优越感油然而生,可设口令、竞猜等关卡,寓教于乐;吾司红包应是有大局观的红包,要兼容并包去啊、蟋蟀金服、陶宝等业务,百花齐放、百团大战;吾司红包,应虚虚实实,可混入代金券,拉动消费。」

马芸听罢点头如捣蒜,竟无语凝噎,半晌憋出一句:「先生才高卧龙,我若早遇之,健林、化腾皆炮灰也!」

则成回到寝宫,发一漂流瓶至深圳南山前敌指挥部,小龙打开一看,只一字:灭!

不日,支付包一众按计徐徐施之,扑刀手先行文宣天下,腾讯封闭论,不明真相者竟追随谤之。天下第一镖局诸豪杰则制定详细攻略广为散布,亿级红包,天下震动,枕戈待旦。

甲午年戊寅月戊午日,阿哩红包毒丸计划首秀,一日两弹,万众翘首,诸高管,摆酒西溪,只待黄龙痛饮。则成却起身告退,众人不解,其曰:「前线战事吃紧,吾当亲自督导」。众将暗自折服,马芸教酾热二锅头一杯,与则成饮了上车。则成曰:「酒且斟下,某去便来。」

一炷香后,探马来报:「不好!一弹发出,分文未中者有之,撕毁代金券者有之」,未及说完,又一探马来报:「报!报!大事不好!支付包官微被数十万上访群众围堵,他们自发拉起了骗子等字样横幅,局面几度失控」阿哩诸将还未定神,又一探马来报:「报!报!舆情分析显示,有些意见领袖已经反水,在社交平台大肆称吾军耍猴,据腾讯方面线人消息,他们可能会根据民意采取封杀行动」

马芸虽见惯大风大浪,但此时也挂不住脸,拔剑四顾,「则成安在?」
帐下哨兵一番搜索来报:「则成P13大将军已不见踪影,账中留下书信一封」

马芸不等其递上,一个箭步向前,打开一看:「梦想还是要有的,只要你假装睡着」

太史公曰:嗟乎!微信遣则成入马营,献支付包红包技,使敌自累,而后图之。盖一计累敌,一计攻敌,两计扣用,以摧强势也。待民怨沸腾,小龙仔施屏蔽,则万民归顺,天下归附,再无人言「不开放」。兵者诡道也!

PS:以上皆为虚构,谁信谁傻。

(来源公众号:三表龙门阵)


==========================================
【附】

左龙说:

红包的本质是一种社交活动,互联网红包最早是社交平台新浪微博在2013年发起的#让红包飞#活动,当时是非常有创意的一次活动,效果也不错,彼时微信支付还没有成气候,当然也就没有跟进。

但去年的春节,微信也推出了抢红包活动(不得不佩企鹅的微创新能力,狠暴力狠强大),由于其极强的社交属性,刚上线就引起轰动,连马云都感到威胁,说这是有如珍珠港偷袭事件,有媒体说微信一周干了支付宝8年的活,微信支付绑定超过1亿,在此背景下,腾讯股价也在三天内上涨超过10%,站上了万亿市值大关。

事后,微信官方公布,参与微信红包用户800万,共完成超过2000万个红包,数量虽然比大家谣传的少,但这800万高富帅玩家,正是互联网最值钱的一个用户群体,让腾讯彻底摆脱了“小孩子才玩的聊天工具”形象。

红包这种应节产品,效果再好终归还是属于活动范畴,不能改变根本的竞争格局,没见过哪家卖月饼的成为伟大企业吧?所以,今年马云也很大度:看到微信做的好,我们就给人家鼓掌。



(左龙,资深投资人,欢迎关注公众号:左龙右鲤)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