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绪福斯的惩罚:希腊人的狡黠,政改的变数,以及港股的危与机

西绪福斯的惩罚

希腊债务谈判破裂,希腊面临本月底无法偿还IMF16亿欧元债务的信息,这两天再次成为全球政经头条,并不出意外地把全球股市都很优雅地砸了个坑。

 

希腊神话中有一位著名的悲剧英雄西绪福斯(Sisyphus),他是科林斯城的国王。西绪福斯拥有卓尔不凡的才智、对生命的激情以及对天神的轻蔑。他用智慧和计谋反抗命运,藐视天神,并一度绑架了死神,让世间没有了死亡,但也因此遭致天神的惩罚。诸神处罚西绪福斯不停地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可是,每当他把沉重的巨石快推上山顶的时候,石头由于自身的重量又滚下山去。

 

诸神认为再也没有比进行这种无效无望的劳动更为严厉的惩罚了:不断重复、永无止境,用尽心力却一无所成。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希腊这个南欧弹丸小国几乎就成了那块令欧洲乃至全球资本市场恐惧甚至绝望的石头:如同一个不甘寂寞的过气明星,希腊人将会债务违约、将会破产、将会退出欧盟的信息隔三差五就会蹦上全球政经头条。关键,你还不能无视它,因为每次这个信息蹦出来,都会对全球政经,尤其资本市场产生立竿见影的冲击,无论是欧洲自己,还是远隔万里之外的香港,甚至是经济已经明确走出危机泥沼,看起来身体倍儿棒的大个子美国人(关起门来自个玩的中国A股市场几乎是唯一一个对希腊人免疫的市场)——如果不信,你去看看昨天希腊债务问题谈判破裂后全球股市的表现就知道了。

 

IMF、欧洲央行、欧盟、以及欧洲各国政府、央行殚精竭虑各出奇招希望能帮助希腊人走出危机泥沼,解决债务问题,每当努力看似已柳暗花明,但都是转瞬波澜再起。希腊问题就如同一列进入隧道的火车,每次前面出现光明,都会引起大家的欢呼,但最后发现不过是对面交错而来的另一列火车而已。

 

希腊:打开潘多拉盒子

希腊拥有悠久灿烂的文明,也创造了无数栩栩如生的古希腊神话人物,潘多拉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对普罗米修斯盗火到人间的惩罚,宙斯用粘土做了第一个女人潘多拉(Pandora)送给人类,同时送给人类的还有一个魔盒。当潘多拉打开魔盒时,人世间的所有邪恶——贪婪、虚无、诽谤、嫉妒、痛苦等等均被释放出来,唯有希望,被她关在了盒子里面。

 

与神话故事不同的是,这次不是潘多拉,而是希腊自己一直在尝试打开那个魔盒。希腊表面看像个不听大人话的任性的孩子,但实际是想得非常清楚明白的。为了政治的需要,齐普拉斯这个出生于1974年的帅哥将希腊的民不聊生归咎于此前与欧盟、欧央行、IMF三方巨头签订的拯救协议。希腊的目的很简单,既要把身上的帐赖掉,同时还能留在欧元区。某种程度上说,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敲诈与耍赖,因为希腊知道自己的无序退出造成的连锁反应足以胁迫欧盟让步。欧盟对此当然会怒不可遏,但,也无可奈何。

 

没有想明白的是欧盟。希腊退出欧元区到目前还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即使希腊这个月底真的还不上钱。因为,希腊退出欧元区对双方是“双输”的情景。希腊退出并使用自身货币,势必引发货币贬值和国内严重的通货膨胀,加上政府刺激政策难以短期奏效,希腊国民的短期福利损失将是巨大的,长期也未必看到希望;而退出对于欧盟国及银行业、IMF预计将承担几千亿美元的损失,同时还会引发一系列不可控的连锁反应。无论多么委屈,为希腊埋单并将其留下几乎是欧盟唯一的选项。表面的吵闹实际上只是谈判双方互相博弈以争取利益最大化的做法,只是全球金融市场成了这场政治博弈的牺牲品与陪绑者,包括患了软骨病的香港股市。

 

但,格隆想提醒大家的是,我们始终不要忘记了,潘多拉的盒子里还有希望。

 

 

欧洲问题核心:还是貌合神离的政治问题

与其说希腊欠债的当爷,胡搅蛮缠并绑架欧洲和全球是个近乎无解的问题,毋宁说欧洲自身才是个无解的问题。大一统的货币与分灶吃饭的财政从一开始就是个无法弥合的问题,尤其是当各国没有一个统一的政府的背景下。欧洲问题其实根本可以不用发展到今天几乎无法解决的严重程度。从大的逻辑上说,如果把希腊看做中国的一个偏远穷省,该省经济出问题,通过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等扶持手段可以轻松解决,早点动手就好了。但现实情况是各家自扫门前雪,经济危局不发展到火烧自家眉毛,政治家就宁可视而不见,小病最终也会拖成不治之症。欧洲这次想找到一艘诺亚方舟全身而退的几率基本已微乎其微,上周欧央行行长德拉吉明确表示不会为了希腊而出台任何宽松政策,按他的说法 "货币政策无法解决本应该由欧洲政治家来解决的问题"

 

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一种托辞,他只是需要把杀手锏留在希腊人真的兔子跳墙的时候。

 

欧洲人永远不会忘记当年把一战后的德国逼到角落里的后果。所以,这次那些西装革履的三巨头谈判代表们不会任由事情恶化,他们需要的只是敲打敲打希腊人,甚至不排除双簧苦肉计,给债主们(尤其德国人,在希腊2400亿欧元解困金里,德国人是最大出资方,远超法国、意大利等国)一个交代:你看吧,打也打了,逼也逼了,弄死了人家,谁也没好处。

 

 

港股:受惊后的机会

全球几乎所有风吹草动都会殃及港股,这次万里之外的希腊人准备不还债也没有例外,立即无比默契地跟跌(当然,不完全怪希腊人,还有韩国人引进的Mers、政改等敏感因素),以致有格隆汇朋友抱怨“香港股市真是个变态的市场”。

 

老实说,香港股市确实是全球资本市场的一个另类:主流资金来自欧美,上市公司主要来自大陆,制定游戏规则的监管者则来自香港本土。这种参与各方的互相割裂导致一种“鸡同鸭讲”的局面,各方对同一种信息与市场情势的理解与判断可能会天壤之别。也正因为参与各方来自全球完全不同的区域,因此对香港市场而言几乎有推不完的石头。除了隔三差五就蹦出来折腾一番的希腊是其中一块外,近在咫尺的大陆,乃至远隔重洋的欧美都是随时会滚落的石头。至于所谓郑少秋剧本面世的丁蟹效应,或者 Sell In May、五穷六绝七翻身的魔咒,都不过是这些石头的滚落效应而已。

 

政经危局是一回事,投资其实完全是另一回事。我们也许无法确知政改危机何时能真正过去(其实格隆的观点很明确,政改投票过与不过,于投资而言已经远没那么重要了),也无法判断那个曾自豪地对美国人说“我们的祖先在研究哲学的时候,你们的祖先还在树上荡秋千”的希腊到底会否离开欧元区并引致连锁反应(老实说,格隆希望它明天就离开,鞋子落地时我们才会知道,不过如此),但我们至少能知道目前香港股市是全球所有股市里(除了奇葩的俄罗斯)估值最低的市场,恒指动态市盈率才11倍出头,在政改、希腊人违约等恐慌石头滚落与市场做空力量的诱导与裹挟下,市场不排除再下台阶的可能,但这种时候正是长期资金的入市良机,尤其是我们考虑到中国转型与资本输出的大背景下,君不见71日基金互认就开始实施?

 

用投资学术语阐述,就是在这个位置买入,3-6个月后赚钱是大概率事件。

 

如果把我们的投资视作一个类似西绪福斯惩罚的爬坡过程,则石头的滚落会随时发生且无止境。此时我们该做的是张开耳朵,仔细聆听大陆那边正规军集结号的声音,同时睁大眼睛,细致观察石头滚落砸坑的位置与深度。

 

技术派人士此时才会绝望地闭上眼睛。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