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独立对加拿大油气出口战略的影响

一、美国能源独立对加拿大油气资源出口的影响

作者: 曹斌 张震等

美国页岩油产量自2010年底开始迅速增加,2013年产量的增长量达到峰值120万桶/日。美国页岩气革命则开始于更早的21世纪初,2010年美国页岩气产量与2000年相比增加了12倍。2012年,美国已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根据国际能源署(IEA)2013年《世界能源展望》预计,到2017年美国将超越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最大产油国,而到2035年美国将基本实现能源自给自足——这一预测属于美国页岩油革命的乐观派。相比而言,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对美国原油产量的预测更为务实和低调,本文将重点以EIA的预测为依据进行分析。

1.美国能源独立对加拿大原油出口的影响

由于水力压裂技术进步,美国页岩油(轻质低硫原油)产量大幅攀升。基于既有技术水平,EIA预计2021年美国成熟油田产量将有所下降,但技术的进步仍将为美国页岩油增产创造巨大空间。页岩油产量的提升将主要替代美国从西非和中东进口的轻质原油。

据EIA最新预测,美国国内原油总消费量基本保持在1500万桶/日左右。其国内原油产量从2020年后开始回落,原油净进口量将由2013年的736万桶/日下降至2019年的576万桶/日,随后将逐步回升至2040年的774万桶/日。

美国炼厂加工原油的API度平均为30~31,为调和国内产量大幅攀升的轻质低硫的致密油,美国炼油工业结构要求未来原油进口以重油为主。美国进口原油API度将由2013年的28下降至2030年的25,以油砂为首的重油进口比例将进一步提升。

尽管美国原油进口量从2006年开始不断下降,但从加拿大进口原油的规模逆势快速上涨,同时美国从同为其重油进口来源的委内瑞拉、墨西哥和巴西等美洲国家进口原油的规模均呈现了下降趋势(见图1)。根据美国分区域进口重油的情况,中西部地区和落基山脉地区完全是以进口加拿大资源为主,东西海岸的重油进口基本以加拿大资源为主,这四个地区未来进一步提高加拿大资源进口量的空间不大。墨西哥湾地区作为最大的重油消费区,目前加拿大油砂份额较少,未来加拿大油砂将主要替代委内瑞拉重油、墨西哥油和巴西重油,规模约为100万桶/日。


从美国原油进口战略角度分析,提高进口加拿大油砂的规模,以替代墨西哥湾的重油品种对美国具有战略意义。首先,大量进口加拿大油砂,对巩固美加联盟关系具有直接作用;其次,未来墨西哥原油产量下降明显,美国需要合适的替代原油;第三,加拿大油砂替代委内瑞拉重油,符合美国一贯打击委内瑞拉的政治外交策略。

由于加拿大缺乏其他的原油出口通道,加拿大油砂油价格相比其他重油呈现折扣销售。从2011年起,与墨西哥Maya原油和委内瑞拉Merey重油相比,美国进口加拿大重油的到岸价格要低18.6美元/桶左右,与2011年之前加拿大重油、墨西哥Maya原油和委内瑞拉Merey重油三种重油基本同价的形势相比,除去同期Brent与WTI之间的平均13美元/桶的价差因素外,加拿大重油还低约5.6美元/桶。

综上,受美国国内对重质油需求增加以及美国能源政策的影响,美国在2010-2014年从加拿大进口的重油增加了50万桶/日,预计未来美国具备较大的再消化油砂资源的市场。由于加拿大缺乏其他出口通道,即使存在一定的折价销售,美国市场依然是加拿大短期内油砂出口的主要方向。

2.美国能源独立对加拿大天然气出口的影响

美国是加拿大天然气出口的唯一方向,2008年前加拿大每年向美国出口约1000亿立方米,是美国天然气进口的主要来源地。随着美国页岩气的大规模开发,美国天然气产量从2005年开始大幅增加,天然气净进口量从2007年开始不断下降。2014年,美国天然气净进口量仅为2000年的34%,来自墨西哥的管道气和LNG进口量变得非常少,加拿大的气源占美国进口天然气的98%(见图2)。


2007年之前,加拿大向美国出口的管道气与美国的进口LNG价格基本在同一水平。但2007年后,LNG价格与加拿大管道气价逐渐拉开差距。2014年,加拿大出口至美国的天然气到岸价比美国进口的LNG价格低3.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根据EIA的预测,美国将从2018年开始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从2021年开始实现管道气净出口,主要向加拿大和墨西哥出口。届时美国从加拿大进口天然气的规模将进一步下降。

综上所述,随着美国国内天然气产量的持续提高,美国逐渐减少了从加拿大的天然气进口,进口量从2002年的峰值1071亿立方米减少至2014年的746亿立方米。预计未来美国从加拿大进口的天然气量仍将继续减少,但基于两国已有的管道设施建设基础以及两国关系,美加将保持一定的天然气互供规模。预计互供规模将保持在400亿立方米/年左右。随着美国天然气进口量的减少,加拿大天然气需要寻找新的出口方向。

二、加拿大油气资源发展战略分析

1.加拿大原油资源发展战略分析

加拿大国内炼油能力和成品油市场难以进一步增加,2030年前,油砂留在加拿大加工和销售不具备发展前景,其出路关键在于将资源运出加拿大。从目前形势看,美国具备再消化100万吨/日油砂资源的市场,亚洲地区由于面临不断增产的中东、非洲、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和地区的激烈竞争,进口重油资源的空间和竞争力短期内还有所欠缺。预计未来加拿大油砂市场战略将经历以下三个阶段(见图3)。

1)美国市场(现阶段-2018年):2018年加拿大油砂产量比2013年增长约100万桶/日,重点推动Keystone复线管道建设,加上增加的铁路运输能力,该阶段主要将油砂销往美国墨西哥湾,替代委内瑞拉、墨西哥等国的重油。

2)亚洲市场(2019-2024年):2024年加拿大油砂产量将比2018年增长约100万桶/日,重点推动向西的出口通道建设,开拓亚洲地区重油市场。

3)本国市场(2025-2030年):2030年加拿大油砂产量比2024年增长约100万桶/日,重点推动向东原油管道建设,满足加拿大东部市场需求,弥补常规原油减产和替代进口。

目前,加拿大油砂外输通道的审批和推进也是按照这个步伐在前进。


2.加拿大天然气资源发展战略分析

美国页岩气革命改变了世界天然气供需格局和加拿大天然气发展战略。受美国天然气进口需求大幅降低、加拿大页岩气探明储量快速递增等因素影响,加拿大西部如果希望大规模开发非常规天然气,向北美以外地区出口LNG成为其发展出路(见图4)。


亚太地区天然气资源需求潜力大,市场价格远高于美国,且进口加拿大西部LNG具有地理位置优势,是加拿大西部天然气出口的首选目标。欧洲为降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逐步扩大天然气进口的多元化,也为加拿大LNG提供了机遇,但加拿大天然气向东出口与非洲LNG资源相比竞争力不强。

3.近期油价大幅下跌对加拿大油气生产和出口战略的影响

随着北美大量新增产能的释放,以及欧佩克核心产油国沙特阿拉伯拒绝减产,2014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原油市场呈现供大于求的态势,2015年3月油价相对于2014年7月份的高点已经下跌50%。

油价下跌给加拿大石油生产商带来了严峻的挑战,CAPP预计2015年加拿大油气领域的投资相比2014年将减少1/3(减少了500亿加元),钻井数比2014年将减少30%(减少了3150口井)。但CAPP总体上对加拿大原油产量持相对乐观的态度,对2015年原油产量的预期仅仅比2014年7月的预期调低了6.6万桶/日,而对油砂产量的预期甚至有小幅度的增加。

这是由于加拿大油砂项目大部分属于回收周期较长的长期项目,且固定成本占总生产成本的75%,为应对油价下滑而停止生产不仅没有任何益处,还会对油藏造成严重损害。因此,油砂生产商一旦做出投资决策,即使在低油价的环境下,最好的选择依然是保持稳定的生产。目前,多数油砂企业都在谨慎审视未来的项目,而不是考虑使现有项目减产。加拿大本地油砂生产商Syncrude和加拿大自然资源公司甚至计划提高产量,期待通过规模经济来削减每桶石油的生产成本。加拿大石油生产商Cenovus近期宣布了第二轮资本支出削减计划,但削减主要集中在常规石油钻井和新建油砂项目,其相对低成本的Christina Lake项目和Foster Creek蒸汽辅助重力驱油项目的扩能计划仍将如期进行。油砂生产商们期望主要通过裁减人员以及资产重组等方式削减成本,度过低油价的难关。

对美国来说,油价大幅度下跌在短期内对美国原油市场影响有限。2014年7月以来,美国原油产量虽然增长放缓,但并未出现大规模的回落。在低油价的刺激下,美国的原油进口量停止了下滑的趋势,保持在700万桶/日的水平,同时美国原油储备有小幅度的增加。美国市场对原油需求的增加使得美国从加拿大进口的原油量保持着稳定增加的趋势,此外加拿大出口原油与WTI价差的减小,对于加拿大石油生产商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北美天然气价格长期低于亚太和欧洲市场,且不直接与原油价格挂钩,本轮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对北美本地市场的天然气生产和供应未产生较大影响。但加拿大针对亚太市场的众多规划建设的LNG液化厂,将受到油价暴跌的致命冲击。这些项目一直饱受建设成本高、不确定财政制度和市场营销问题的困扰,需要依靠亚洲地区较高的LNG售价来保证回报率。但低油价抑制了全球市场特别是亚太市场对于北美天然气的需求,大幅下跌的油价已经影响到亚洲现货LNG价格,2014年亚洲的LNG价格下滑了50%。加拿大大量尚未作最终投资决定的LNG项目都受到了压力。BG公司推迟了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鲁伯特王子港的LNG项目,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推迟了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太平洋西北LNG项目,预计还有不少公司会紧随其后推迟加拿大西海岸的LNG项目。

三、小 结

根据对美国能源独立政策的长期跟踪分析,我们认为美国的能源独立不是基于美国自身的独立,而是建立在北美丰富油气资源基础上的能源战略。加拿大油气资源及其出口战略是影响美国能源独立战略的重要因素。

综合平衡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因素后,尽管加拿大表现出希望向美国以外方向出口油气的意愿,这只是因为美国未来难以消化加拿大过大规模的油气产量,加拿大提前做的战略准备而已,目前加拿大所做的实质工作还是在推动向美国出口的通道建设。因此,即使在美国页岩油气产量爆炸性增长的情况下,加拿大的油气资源也将优先满足北美区域内的需求。

未来美国进口重油的比例将持续增加,美国墨西哥湾地区具备再消化100万吨/日油砂资源的能力,剩余的加拿大西部油砂资源将流向亚太市场以及加拿大东部市场。目前,加拿大有4条原油外输管线规划建设,管道建设步伐也正按照首先美国、其次亚太、最后加拿大东部的顺序进行推进。由于缺少多元化的出口通道,加拿大的重油资源不可避免地将折价销售。

随着美国天然气逐渐实现自给自足,加拿大对美国天然气的净出口将逐渐减少。未来,在两国天然气互供的同时,加拿大将出口的重心转移到以LNG的形式出口亚太市场。目前多个LNG项目在规划审批建设,这些LNG项目在价格上具备一定的竞争力,但控制成本仍将是LNG项目的关键所在。

2014年下半年国际原油价格开始大幅下跌,短期内不会对加拿大的原油生产和出口战略产生太大的影响,但会影响加拿大西部LNG出口设施的建设步伐。

本文节选自《国际石油经济》2015年第5期《美国能源独立对加拿大油气出口战略的影响》。阅读全文,请查阅期刊或登陆石油经济网http://www.petroecon.com.cn/。(本文转自:国际石油经济)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