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探路回归地缘政治:谁将成为伊朗的能源好伙伴?

能源探路回归地缘政治:谁将成为伊朗的能源好伙伴?

作者:余家豪

导读:美国油气进口逐渐减少,预计将于2030年左右成为净出口国,届时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利益将不可避免地减少。伊朗的合作伙伴不管最后是谁,都将继承海湾安全卫士的角色。

当前,中国与伊朗关系处于承前启后的重要阶段。伊朗在核武器议程上的让步,令其长期的孤立状态似乎要结束了。如果要回归到地缘政治格局中,伊朗需努力寻求一个合作伙伴。这一需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规划正相契合。习近平主席早前会见伊朗总统鲁哈尼后也强调伊朗在“一带一路”里重要的角色,其中双方在能源领域长期稳定的合作尤其重要。

“一带一路”中的伊朗

伊朗经济受到了制裁的严重影响,在2012年甚至出现了6.6%的衰退,而其外汇储备所在的几个账户大都由于制裁而遭到锁定。伊朗的私人和公共部门投资者都不愿意大量投资国内油气行业,所以,伊朗急需与国外的油气投资者进行谈判、合作。

近年来,中国一直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市场。长期预测显示,未来30年伊朗流向中国的资金将大幅增加,中方也将成为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从战略角度来看,伊朗是中国保护跨印度洋石油运输线路的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也一直在努力将伊朗纳入其参与的多边机构中,今年4月,伊朗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创始成员国。

俄罗斯的天然气地缘政治牌

同时,伊朗也一直在拉拢俄罗斯,双方的合作关系也有历史。德黑兰和莫斯科一直在建设核电、里海天然气管道控制权,以及叙利亚问题上有很多联系,双方都跟美国和北约等势力不和,其邻国政策也被西方视为不符合国际法框架的设计,此外,俄罗斯的少数民族分布于伊朗周边地区。最近,俄罗斯和伊朗开始了他们的资金传输系统建设,莫斯科亦呼吁早日解除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同时,俄罗斯计划在伊朗建立8座核电厂,这将增加25%的伊朗电力装机容量。俄罗斯还明确表态,当也门内战发生时将在联合国支持伊朗。

现今,俄罗斯是欧洲主要的天然气供应者,每年有170亿立方米天然气出口到西方。这除了带来了大量的资金流,毫无疑问也使得俄罗斯在与西方谈判时获得优势。伊朗有潜力从双方面改变这种均衡,假如伊朗向西方增加160亿立方米/年的天然气出口,所产生的竞争将导致天然气价格大幅下降至略高于成本,远低于现在的价格结构。这将减少俄罗斯的收入及影响力。因此,俄方强烈需要与伊朗建立一种杠杆关系。

在中国的天然气市场上,俄罗斯面对着同样的挑战、同样的价格。中方明白现在剩余的俄罗斯天然气或多或少必须转向东方,且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俄罗斯最为关切的都是防止伊朗天然气占据欧洲市场,或者反过来与其合作。毫无疑问,伊朗也跟俄罗斯一样了解当前情况,而且会抓住与俄罗斯合作的契机,以合作的形式用战略储备换取俄罗斯先进的一级武器系统,例如反舰导弹及潜艇。

假如俄罗斯和伊朗合作,双方可以或多或少地实现对里海的完全控制以作为向欧洲出口的过境运输线,这将阻止未来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竞争,也会为新的俄罗斯—伊朗天然气卡特尔服务,同时使土库曼斯坦更容易受到俄罗斯和伊朗的经济压力。伊朗和俄罗斯双方都将从天然气销售合作中获益,并创造出一个较小的天然气出口国两级组织,这也是俄罗斯梦想了将近10年的组织。

另外,俄罗斯目前在海湾地区没有足以影响地区局势的立足点,其主要盟友叙利亚在海湾没有海岸线、军事基地或大型海湾管道路线。俄罗斯如果与伊朗结盟,将使俄罗斯进入海湾中心,它可以影响流向欧洲的能源资源。

伊俄因切身利益而走近

很多分析指出,美国由于油气进口逐渐减少,将于2030年左右成为净出口国,届时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利益将不可避免地减少,伊朗的合作伙伴不管最后是谁,都将继承“海湾安全卫士”的角色。对此,中国的态度比较犹豫。中国的利益在于保证海湾地区源源不断的油气供应,并确保海上运输安全,两个目的都与海湾油田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并无切身关系。反观俄罗斯,其诉求就多得多。中伊关系并不像伊俄之间那样受到切身利益的推动。而且,相较于中国较含蓄、细腻以及还未完全成型的策略,伊朗和俄罗斯对美国立场更直接、明确,甚至超越了现实政治,在这一点上,俄罗斯和伊朗更为合拍。

当然,俄罗斯与伊朗的合作关系不会阻碍后者与其他消费国的贸易,包括对亚洲国家各种途径的油气销售。中国对在伊油气产业确实进行了大量投资,但在中东能源地缘政治里,新型俄罗斯—伊朗合作关系正处于建设中,其主轴角色在未来五年会变得更为明显。(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