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隆“谈股论金,侃天侃地”之:那些乱世的枭雄们

一般乱世有两个特征:

1、人命如草芥;

2、  乱世出英雄

两者相辅相成,也即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

格隆今天想和大伙聊的,就是近期那些乱世里或长袖善舞,众横捭阖,或慷慨悲歌,横刀河朔的枭雄。

格隆之所以用“枭雄”这两个不带任何政治色彩偏向的字,是因为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奇那句被人引用烂了的名句: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简而言之,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是服务于统治阶层的文化工具。受制于当权者的需要与导向,甚至地域、宗教、种族、文化等的差异,多数时候那些“枭雄”能否称为英雄,需要过很长时间:比如,至少过了当代?

后藤健二

最先要讲的是一个貌似与我们没有一丁点关系的日本人。他叫后藤健二,他于本月一日在中东被那个奇伊斯兰国(IS)斩首。后藤是一名备受尊重的战地记者。在过去超过20年的时间里,他一直作为自由电视摄像师在全球各地区冲突区域报道新闻和苦难。按照他自己的解释:“采访现场不需要眼泪。我的使命是实事求是、一丝不苟地记录,传达人类的愚昧、丑陋、无理、悲哀和生命的危机”。

这似乎与我们还是没有什么关系。一个中国人一向不待见的日本人而已,而且似乎只是一种理想主义热情:深入战争险地,报道战争的丑陋,报道弱者的苦难,尤其是难民当中的儿童。世界总是需要这种“高大上”理想情操者的,不关我事,我就一在中国小城市打酱油的普通布衣。

但如果你知道他这次去叙利亚的原因,你就会觉得多少和我们有关了:他这次去叙利亚,不是为了报道战争,只是为了救自己的一个自己在中东偶然结识,之后成为好朋友的另一个日本人汤川遥菜。后藤得知汤川被伊斯兰国(IS)绑架后,在明知IS这种极端组织的凶残与无理的情况下,后藤还是选择了抛开孕妻,只身赴IS,试图去用说道理的方式挽救自己的朋友:“我必须去。他是我的朋友”。

结果你大概知道了:上个月24日,汤川遥菜被斩首。本月1日,只身赴中东救赎的后藤健二也被斩首。

是的,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国家大是与民族大义,只是为了救自己的朋友。明知不可,明知有去无回,仍慷慨赴死——这真的与我们有关:我们都是普通平凡之辈。在我们庸庸碌碌,狗苟蝇营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何尝不希望身边有一个类似后藤的朋友?我们又有多大把握,自己在关键时刻会为了一个朋友挺身而出,慷慨赴死?

汪精卫

其实中国自古就不乏这样的视死忽如归的枭雄。其中一位在慷慨赴死前口占一绝——也是格隆最喜欢的一首诀别诗,慷慨激昂,每次读来都令人心胸澎湃、热血沸腾:

被逮口占

慷慨歌燕市

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

不负少年头

荆轲刺秦,行前友人高渐离送别,击缶作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慷慨歌燕市,用的便是此典,极为贴切。楚囚一词,专指不肯投降的俘虏。楚地自古刚烈,长江汉水边的楚人,有码头文化的义气,有屈原投江的决绝,有亡秦必楚的霸气,有刎颈乌江的刚烈。春秋战国时楚国无论败军之将还是亡国之君,都是宁死不降。前两句只十个字,就将作者慷慨赴义,宁死不屈的心迹表露无遗。

如果格隆不说,您是否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写这首诗的作者是国人均不耻的汪精卫?

所以,历史不是非黑即白的。历史有很多被刻意遮掩的,你看不到的中间灰色地带。

写这首诗时的汪精卫还是一个二十来岁,意气风发,一心驱除鞑虏的热血青年。面对同盟会反清多次起义的失败,他决意刺杀当时满清的摄政王来振奋人心士气。后不幸事败被捕。在狱中他知必死,但全无畏惧,写下了这首酣畅淋漓的“被逮口占”。只是造化弄人,不久辛亥革命爆发,清廷倒台。“引刀成一快”没有实现,汪精卫获释。之后国民革命,日寇入侵,精卫投敌,这都是大众熟知的历史了。

历史有时真的很嘲弄。汪精卫还是负了少年头。假使当时身死,汪精卫现在在历史上的评价不会在“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谭嗣同之下,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在格隆看来,不惜殒命刺杀满清摄政王时候的汪精卫是堪称英雄的。格隆一贯的观点是:只有在抗击异族侵掠上建功立业,救民族与水火的,才是真的英雄。霍去病、岳飞、文天祥、史可法、谭嗣同等都是配得上英雄这个名称的。至于历史课本上多正面评价的历朝历代的那些内战(多自农民起义发端),砍杀的是本民族人的头颅,破坏的是本民族的生产力,改朝换代后做派丝毫不优于前朝,这样的内斗,说有谁是英雄,实在难以苟同

廖建宗

后藤健二被斩首三天后,又一出悲剧发生:台湾复兴航空小型飞机在台北基隆河坠毁。事故造成40人遇难,3人失联。在如今飞机失事已频繁到如街头车祸一样的时候,很多人可能已麻木到“哦”一声就过去了:能怎么样呢?日子还得一天一天地过!

格隆自己也谈不上有多么悲天悯人的情怀。但这次事故中还是有一个人令格隆侧目:机长廖建宗。事后的飞机轨迹显示,在飞机港飞离台北机场就引擎出问题后,机长令飞机几乎90度大拐,避开台北昆阳站、东湖、南岗软体园区等三大人口稠密区的住宅区和高楼,最后坠毁在基隆河中。飞机残骸打捞上来后,发现机长廖建宗是因为脸部遭硬物重击而死,其双锁仍呈现紧握操纵杆的姿势。专业人员解读是:机长直到坠机最后一刻,都是身体前倾,用尽全身力气想控制飞机,但俯冲进入水底后,头脸直接遭到重击,瞬间死亡。

脑海中想到一句很柔软的歌词:好人好梦。

Emerson

估计有人开始抱怨了:这些与投资无关啊。其实,有没有关,完全在于你的理解。如果你只是把投资简单理解成margin、ROE、PE之类的,你的投资视野可能略显狭窄了些。

这个Emerson Analytics就与投资直接挂钩了——如果你持有有港股桑德国际(0967.HK),或者A股桑德环境(0826.SZ)的话。Emerson质疑桑德国际账目换乱,虚设大量收入与利润,最后给予公司每股2.4元的估值——这比紧急停牌时的7.58元直接打掉了70%。遗憾的是,国内的桑德环境没有停牌,三天跌掉12.5%。桑德停牌而不回应,也顺带拖累其他一批“遵纪守法”的环保股遭受了池鱼之殃。

做港股的投资者应该都熟悉这哥们:美国专职做空机构,与浑水、香橼在香港基本有同样的知名度,狙击对象也都集中在民企很明显,他们深谙中国国情,柿子捡软的捏)。Emerson去年9月指控神冠控股(00829)隐藏原料成本,质疑公司自上市开始就做假账。去年4月则质疑旭光(00067)夸大生产量(有意思的是,旭光配股圈了不少国内央企投资机构的钱,为避免得罪人,有兴趣的请自行google)。后来的情况你看到了:旭光被银行申请清盘。

在中国这种基本只能单边做多盈利的市场,做空从来都不会被视为英雄,这就像王海打假,打着打着把自己给打消失了一样。但,在成熟资本市场上,做空机制是市场自洁机制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做空机构如同食腐的秃鹫,日日在天空盘旋,盯着地上那些老弱病残或者已经死亡的个体,并在最短时间内清理掉腐尸,避免细菌的蔓延与环境的污染

某种程度上,做空难度远大过做多:毕竟这是揭人疮疤,损人利己的事。做空者面对的不单是上市公司,还有做多的持股者,甚至官方(中国大陆敢明目张胆做空,不被跨省基本是不可想象的。即使是香港,几乎从不会对做空行为加以干涉的香港证监会,近期对香橼开刀,令格隆百思不得其解)。因此没有足够把握,做空者基本都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洗了睡的

至于你问为何港股那么多作假账的公司?格隆想说的是,A股只多不少(如果A股可以做空,格隆拍拍脑袋,相信超过1/3的公司可以无理由做空:这么说,会不会被查水表,或者请喝咖啡?),只是A股没有秃鹫而已——因为秃鹫在A股皇帝新衣、掩耳盗铃的生态环境里,是没有活路的,所以才会有扇贝集体出走的闹剧

秃鹫存在的意义是:没错,你可以做假。但记住——始终有人在盯着你。一旦被人揭出:

1、你会付出很大代价,法律上的,以及财务上的。

2、对于香港这么一个“记仇”的资本市场而言,你从此就在江湖再无立足之地。你会进入千古(千股)行列,永垂不朽,彻底沦为再也没人和你玩的边缘股。

有了秃鹫,你还想一堆扇贝集体出走,然后没事人一样继续在资本市场觥筹交错,门都没有

**光伏(***401)

这个枭雄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不知是因为觉得自己太聪明呢,还是觉得世道太乱了,可以浑水摸鱼了,总之公司上演了一幕让人目瞪口呆的剧目。A股有时候真的很好玩,一些剧情设计无比狗血,比演艺界最牛叉的编剧还有水平。

先看看下面的股价图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不用解释,很容易看懂吧?一般市场的惯例理解都是好业绩才高送吧?高送后,二股东马上大额减持。如果你认为这很没节操很奇葩,你错了。高潮在后面。五天后公司宣布巨亏,准备ST。

你的想象力是不是不够用了?

事后看,这怎么看怎么象就是一个局。关键这个局一点不精巧,一点没技术含量,甚至很粗糙很原始很赤裸裸,甚至是对市场智商的侮辱,就是脸够厚心够黑而已。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玩游戏。这很类似一句网络流传语:我知道我在说谎,你也知道我在说谎,我也知道你知道我在说谎,你也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在说谎。那又怎么着?

现在我们看看这种奇葩故事是怎么有伺无恐,肆无忌惮地光天化日下上演的,问题在哪:

1,公司10送20,错了吗?没有,完全符合相关规则。

2,二股东在高送后减持错了吗?这个在香港貌似有问题,在在大陆似乎符合相关规则

3,明知自己业绩很差,要ST,还高送,有问题吗?似乎也没有,没有哪条规则不允许

都没错,都没问题,那错在哪里?

错在事后追责体系:商业社会,利润的刺激会促使所有个体去钻任何漏洞。防患未然和堵是办法,但没有大用。根本的办法是事后的追责:违法为例的行为,直接法例惩治。打插边球,由市场力量将其边缘化来惩治:在港股这个“好人举手,辩方举证”的市场,这么骗市场一次,基本上你将彻底边缘化——你甚至面临着多年的停牌乃至清盘——没有投资人不害怕这个。

怕了,痛了,就放下了——否则,这类肆无忌惮的乱世枭雄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同样的游戏。

顺带说一家另外的,也可堪称枭雄的公司。看看下面的图表: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4.jpg

这一家公司是一家A股市场做三网合一的传媒公司(格隆不点名)。这公司与上面设“毒饵”的公司不同,格隆关注它,是因为公司据传牵涉中央反腐对令计划的查处,老板一度滞留国外。按常理,但凡民企牵涉类似事件,不死也会扒层皮。但令格隆很吃惊的是,公司老板回国了。不仅回国了,而且公司股价自老板回国后短期内强势翻倍。

不明觉厉。是真英雄!

齐普拉斯

齐普拉斯是个聪明人。这个1974年才出生的帅哥当上希腊新总理后后任命的财长是一个从无政治经验的经济学教授瓦鲁法克斯——其上一份工作是在美国得州大学任教,并以强烈抨击和反对希腊紧缩而闻名。

但瓦鲁法克斯上任后做的第一份公开发言就是承诺希腊并不准备和欧洲三家马车减记债务。

这事说明了三点:

1、政治真的是不需要经验的;

2、齐普拉斯非常聪明:他知道竞选前该说什么,当选后该做什么;

3、  有选票制约的政治更能给市场带来明确预期和底线判断:齐普拉斯是极左派,但是靠选票上台的极左派,与柬埔寨的红色高棉那样靠武力上台的极左派的区别是:奇普拉斯会考虑选票会不会在下一次让他下台。红色高棉不同,其结果是:在红色高棉统治的三年时间里,700万人口不到的柬埔寨,有超过100万的人口非正常死亡

无论如何,齐普拉斯算得上是乱世枭雄:他让一个在欧洲无足轻重的弹丸小国获得了在欧洲几乎与德国一样的发言权与影响力,虽然这个发言权的获得多少有耍赖甚至讹诈的嫌疑,但,感谢佛祖,我们都知道,他是有底线的.

就像格隆前期说的一样:希腊像个任性而调皮的孩子。他知道撒娇的前提是在欧盟大树的庇荫下,而不是地中海的海水与太阳

吴小晖、李河君、马云

相信资本市场已经没有人对吴小晖这个名字陌生:虽然和平安保险这样早就如雷贯耳的公司相比,他和他的安邦象从地下突然一下冒出来的一样。

由于牵涉一些敏感信息,吴小晖和他的安邦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展开讨论的话题(格隆已经看到了南方报系对系列报道的致歉)。但,他和他的安邦在资本市场搅动的声响确实太大了,想装作没听见都难。

很多人在问:他会成为中国首富吗?

这确实是个问题。因为马云可能不会轻易答应。很多人一会说王健林会替代马云,一会说李河君(香港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的董事长)会替代马云——看来当首富不是个什么好位置,很多人盯着你不说,还不忿。

如果你知道马云后面还有一个可怕的蚂蚁金服,你就知道马云的未曝光财富还有多少。以马云的聪明和能量(从淘宝敢直接叫板工商局,然后淘宝与工商局之争迅速平息,工商局白皮书被当晚从官方网站撤下就可见一斑——如果是企鹅碰到这种事,肯定乖乖认罚了事),很长、很长时间内,都不要想谁会超越马云成为中国首富——除非马云自己把蚂蚁金服股权全部无偿捐让出来。

称马云为乱世枭雄肯定有些不对——他已经奋斗了15年,淘宝和支付宝已经深入大多数人的生活。

但两个挑战者——吴小晖、李河君——是。

对于这两个枭雄,格隆不做评述。我们且行且观察吧。

一行三会

其实还有一个乱世枭雄群体:一行三会

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做投资完全没有头绪和思路?

没有就对了,因为某种程度上,你在和政策博弈。

不像美联储,它会明确告诉你它下一步行动的大方向以引导市场预期(当然,它不会告诉你它分几步走),中国央行最近的行为,基本是在和市场博弈:它也会告诉你它下一步的大方向,但迈开步子的时候,它很可能是在往反方向走

这样你就会比较无奈了:你永远无法与裁判博弈。

问题在于:这种博弈,还远没完。后面还有更多。你必须适应。

所以你必须考虑格隆前期的建议:你的投资,是继续按照正统的长期投资,守正出奇;还是利用事件,做事件冲击型投资?

看完格隆对这些乱世枭雄的乱侃,有没有一点冲动?

还是以格隆最喜欢的明朝才子杨慎的那首临江仙做结: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