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全中国能谈谈理想的,也就这么几座城市

2017-07-30 09:33 牛半刻 阅读 14420

作者:肖锋 -《中国新闻周刊》总主笔

你不能否认,“逃离北上广”的还得给我逃回来。毕竟,全中国能谈谈理想的,也就这么几座城市。

只要有创新氛围,只要能胡思乱想,哪里能谈理想,哪里就是年轻人的菜。

由此可看出,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悄然转变:租房时代将走上前台,楼市由买房向租售并举过渡。

北京没有人情味,你看北京太大,交通成本太高,同处一城的朋友一年都聚不到几次……《北京,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还吐槽北京的“大城市病”、拥堵雾霾高房价,认为这让北京离生活便利的和谐、宜居之都越来越远。它尽管没有直接呼吁大家逃离北京,但是它对“追梦成功”与“追梦无望”群体的描述,以及“2000万人在假装生活”的耸人听闻的说法,惹出争议。

于是被转、被批、被删。其实这样的槽,隔三差五就被吐一回。还记得一家叫“新世相”的传播机构做的那个“逃离北上广”的行为艺术吗?已经成功做了两届,人们还是乐此不疲。

你不能否认,“逃离北上广”的还得给我逃回来。毕竟,全中国能谈谈理想的,也就这么几座城市。

北京何以被黑得厉害?

科技部最近发布的《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数量达到131家,其中65家在北京。

什么叫“独角兽企业”?投资界将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创办时间相对较短的公司称为“独角兽企业”。比如,成立两年多的摩拜单车近日完成新一轮6亿多美元的融资。又比如,小米科技成立七年估值450亿美元。两家都是业内备受瞩目的“独角兽”。像摩拜、小米这样高速成长起来的独角兽企业共有65家。这是北京良好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印证。

北京为什么有这么多“独角兽企业”?第一,人才、技术资源的高度聚集,使资本也在北京迅速聚集。如今,北京已形成人才、技术、资本“新三驾马车”,为独角兽企业的诞生提供肥沃土壤。第二,北京创新创业气氛活跃,除了科技资源聚集,企业家、人才聚集外,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才是关键——允许失败,鼓励失败。

在黑北京前,外省人先自问一下,你所在的城市有这样的创新环境吗?只要有创新氛围,只要能胡思乱想,哪里能谈理想,哪里就是年轻人的菜。

最近,曝出北京某群租房三处公寓外墙挂125台空调,原房屋隔成数十个面积为6-15平方米的小隔间,每间租金从1200-2200元不等。有人感叹,假如也实行“租购同权”政策,北京人口不得破亿?

“租购同权”是真改革还是假改革?

广州宣布租购同权,租房者享有教育、就业、就医的同等权益,其实就是回归一条基本公民权利:只要对这座城市有所贡献,人人都应享有对等的权益,包括追求幸福的权利。

其实,最应该实行租购同权的还真是北京。为什么?第一,因为北京集中了全国的资源,无论教育医疗还是创业、成功成名的信源;第二,因为在北京,外省来谈理想的人群最多,这群人中卧虎藏龙。《北京,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这种歪说刷屏,正是因为说了多年,说了也没用。现在,先是广州提出“租购同权”,随后上海开启“只租不售”模式,沪广两地作法如能做实“房子是用来住的”这一理念,就等于将了北京一军。(上海采取“只租不售”模式,政府宁愿少收一点出让金来解决老百姓的居住问题,其实是少收了八成出让金! )

由此可看出,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悄然转变:租房时代将走上前台,楼市由买房向租售并举过渡。

这种转变是否会虎头蛇尾,还有待观察。以改善城市居住环境、吸引外来人才和教育平权为出发点,中国城市管理应就以下三方面做出不懈努力。

第一,在高房价的压力下,首先要解决那些“刚需”群体的居住权问题,不一定“居者有其屋”,但要“居者有其住”,保障绝大多数人有房住。从国际经验和我国实情来看,只有大力发展租赁市场、保障租房者权益,才能真正有效平抑高企的房价。

第二,要参照国际上通行的“租购同权”惯例,真正能让租房者享受到应有的权益。这需要落实执行细则。租房者获得就近入学申请资格后,会不会空欢喜一场?怕只怕读名校难以兑现,涨租金却立竿见影。

第三,以“租购同权”为突破口,依序解决户籍背后有悖于公民迁徙权的既得利益问题。众所周知,以北上广深、苏杭武天为首的一线城市或中心城市,房价贵的重要原因是附着在其的优质资源,比如优质的学校、医疗等资源。就像今年北京高考状元熊轩昂说的:“农村的孩子现在很难考上好学校,像我这种出生在北京,在教育上享受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每一步基础都打得牢固,所以最后水到渠成。”

“租购同权”新政从理论上讲,会让更多的低阶层孩子享受相对公平的教育资源,让“寒门贵子”不再那么难。但必须看到,教育资源集中带动周边房价高企的困境并未根本改善,与户籍制挂钩的城市居民刚性福利并未根本改善,人们无论在求职、教育、医疗以及企业发展等方面,仍逃不脱向少数几个大城市拥挤的命运。户籍捆绑刚性福利这一既得利益困境不改善,区域均衡发展、居民自由迁徙、社会公平公正、激活全员生产力都将难以有效推进,并势必成为下一步改革攻坚的“拦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