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V或露点——风格艰难转折的时刻

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经济学家钟伟 

今年券商的研究报告非常活泼,要么如漫画,要么如章回小说,要么生造大量作者自己才能懂得的新鲜词汇,迫使我们也不得不放下严肃陈述,改用相对轻松的方式叙事。目前A股市场的振荡,可能隐含着市场风格艰难转变的味道。 

欧美债市:一生一次的做空机会 现在看来,欧美的债市所承受的压力是长期的,根源在于:一是量宽终究是要逐渐退出的,美联储和其他央行都只可能走向加息,再降息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二是量宽的显著加码是不太可能的,终究要走向退潮,三是长期通缩的机会不大。因此大致上可以判断,除非欧美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极端情况,否则债市的走熊迟早难免。 

考虑到市场已经隐含了这一判断,因此美债利率已持续温和上升。估计到今年第四季度,美联储加息与否不再进退两难,而是进退自如。现在是市场引导美联储,而不再是联储走在曲线前头了。

似曾相识:07和15语系的比较 

2015年,有许多流行的说法,例如: 中国经济正在艰难转型,转型不成,牛市不止;这次牛市要塑造世界级的中国创新企业;中国股市肩负重大历史使命,例如支持创新; 中国处于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G2呼之欲出;中国居民财富正在经历从地产向权益的重大配置转折…… 

这些似乎都曾在2007年听说过。如果做一一对应,大概是这样的: 中国经济已走过了艰难的转型,国企和金融转型的成功奠定了牛市的坚实基础; 这次牛市要塑造进入世界前500强的世界级中国企业;中国股市肩负国有股减持充实社保的重大使命;中国处于超越德国,即将超越日本的伟大时刻;中国居民财富正在经历从银行储蓄向权益的重大配置转折。 

这些都似曾相识。投资者说,万点不是梦;基金经理说,认购太踊跃,1天募满300亿了;月化收益率超过10%的伟大基金不断涌现。这些奇怪的话语并非由业余投资者在茶余饭后提出,而是职业投资者的雄心万丈。 

其实,牛市都仅仅是流动性在边际上突然泛滥的意料之果。央行总是最重要的决定性推手。神话和神人倍出的时候,我们需要小心了,历史没有太多的例外和特殊论。将月化10%的收益率成功维持了20个月,说明你命好;将月化收益率1%持续维持20年,说明你可以叫板巴菲特了。

 深V还是露点:风格在艰难转变吗? 

近期A股每周至少深V一次,却拒绝露点,是继续丰满的深V下去,还是暴风雨之下,不想露点最终被迫裸身?也许风格在艰难转折。转折取决于被赋予创新含义的成长股,和被赋予深改含义的大盘股之间,如何和平共处。 

创业板之所以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逐渐得到投资者的认可,一是在于其创新性,二是在于其民营性,三是在于其所需流动性较少。发展到今天,创业板仍作为市场的主流,其基本含义有了很大的变化,一是在于中国经济百哀齐至,创业板被寄托了太多期望;二是在于围绕创业板已形成了利益发起和分享的生态链,这种生态链不可能和国企、和政府勾兑出来。三是机构投资者已沿用它进行了江湖坐次的重新排定,现在要通过资本市场颠覆它,十分困难。至少擅长小票点彩者还会有两个短期期待:一是中报能给创业板注入新活力,二是深改仍然晦涩曲折,虚与委蛇。

 大盘蓝筹之所以难以成为主战场,不是政府不引导,而是市场太无情。牛市以来,国有股也的确从中获得了10万亿级别的巨大增值,并仍在延续中。但值得期许的,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纲领的深改仍十分罕见。有些大票可以不以业绩为重,例如军工、环保和安防;有些大票在神创的衬托下已很便宜或烂无可烂,例如银行、有色等。 

从来没有任何既得利益阶层愿意与市场分享和做大蛋糕,而只有在命悬一线时不得不向市场投降。当年从清理三角债到国企脱困攻坚战,本意也许不是为股改,而是为国企起死回生的赌博;甚至到后来将央企缩减至100家,无奈之举。但市场略有好转,2005年至今,国企就重新变本加厉,以至今日之棋局。 

你可以听见做大做强国有经济,做大做强集体经济,做大做强农村经济云云,但问题的本质是,谁应做小做弱做婢女?

 创业板利益生态链太诱惑,大盘深改剧情太沉疴不起,靠小票确立地位的机构投资者不愿退潮;后面大群期待变盘的新生力量和大妈们,如果在浅浅的、敷衍的深改中寻找不到合适标的,也可能被迫重回小票高位续做。 

常常深V不是好事。它折射出,在A股投资风格的转变,主要地受制于深改语焉不详的罕见而肤浅,其次受制于小票利益链和利益共同体。 

迷信和谣言:寻求释放压力的贪婪恐惧 

目前的市场,既谣言遍地,又极其关注流动性。一些有说服力的研究表明,如果估值和基本面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谣言和流动性的时候,市场的前景就扑朔迷离了。

 你可以看到运动员有许多迷信行为,例如对衣服号码、颜色和一些古怪行为的坚持和重复,你可以看到政客对某一怪力乱神或寺院的偏好,这些都是在过度压力环境下,寻找压力宣泄,强化已脆弱的自信心的手段。而这与现在的股市并无二致:各种真假消息,或陈旧或新鲜的谣言,境内大咖境外真神的圣喻,滚滚而来。 

你可以看到市场对流动性的季度关注。一些券商报告,为了将下半年流动性的预期,对央行和监管层所采取的任何措施解释为极端宽松,都几乎到了胡说八道的单相思程度。 

需要看到,流动性对牛市很重要,但市场参与者的行为是否具有起码的投机理性更重要。1995年下半年,美联储开始持续加息,1996年格林斯潘提出非理性繁荣,市场未予理睬地上涨到1999; 2005年中国央行开始逐渐加息,市场此后两年也未予理睬。

 从周小川的性格和央行的政策趋向看,厌恶资产价格泡沫几乎是其本能。从小川在证监会的举措,以及201410月之前的货币政策看,看不出央行对牛市的偏好。央行的举措更多地是从宏观调控和结构转型的思维入手,恐怕央行既不愿承认新近牛市是其政策所致,也不愿承担未来牛市褪色是其政策退潮所致。

 接下来,官方二季度的GDP同比增速很难低于7%,否则春节之后这么多宽松政策岂非儿戏?考虑到CPI的小幅回升和外汇占款的温和改善,央行货币宽松的力度也会适当收敛而不是急剧加码;考虑到遍地的IPO、减持和定增,不管真假,经济要见底,流动性要略收,融资要猛增,深改要庄严如神车露面,是必然的。

 迷信谣言,关注流动性到几乎神经质的地步,其本质上是市场浮盈泛滥。大致认可的猜测是,在过去6个月,A1元的资金净流入,大约推动了大约25元的市值增长。因此你很难在过去6个月遇见在股市赔钱的人,如果有,请珍惜这样罕见而可靠的反向指标。洗清浮盈是未定情绪、释放压力的唯一途径。 要让无论已入市还是未入市者信心不失,也要让已入市场者部分兑现筹码,还要让未入市者看到盈利希望,都需要小票分化中一批公司的“露点”,大票升温中少量公司的“丰满”。现在是否已经到了舍弃债券,在股票上,大小票两头下注的时刻呢? 

一位基金经理不堪无码深V,去求签了,签曰: 断舍离。诸君,其意云何?(来源:搜狐财经)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