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法、投资、武王伐纣和巴菲特

作者:陈嘉禾


在《孙子兵法·军形》里,有一段话:“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意思就是说,善战的人,要挑容易打赢的仗去打,就像举起秋毫、看见日月、听见雷霆那样举重若轻。

兵法指挥的是军队,投资指挥的是金钱。

两千多年以后,在投资的世界中,那些善于投资的人做出的总结,居然和两千多年前的孙武,完完全全一样。

沃伦·巴菲特曾经不止一次的表示,他投资的奥秘之一,就是找那些容易做的事情:“我并不试图超过七英尺高的栏杆,我到处寻找的,是我能跨过的一英尺高的栏杆。”

为什么兵圣孙武和股神巴菲特,他们做出的结论,居然如此一致呢?这是因为,在真实的世界中,变量是如此众多,各种变量之间的相互关联与影响,更是数不胜数。在这样多变的世界里,如果需要取得确定性的胜利,就需要极端确定性的把握。

听见蚊蝇振翅的声音是不容易的,听见雷霆却是很容易的。同样,判断一群PB(市净率)为14倍、RoE为30%的股票是否有投资价值是不容易的,判断一群PB(市净率)为0.8倍、RoE为20%的股票是否有投资价值却是容易的。

有经验的投资者恐怕已经可以猜到,前者,是2013年在香港上市的澳门博彩类企业。后者,则是2014年年中A股的银行类公司。后来,前者的股价下跌了一半,后者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但是,等一下,这种寻找显而易见的机会的投资方法,难道不是看起来太过简单吗?这么简单的方法,岂不是谁都能学会吗?谁都能学会的东西,难道还能赚到钱吗?

对于这样的疑问,老子早在《道德经》里做出了解释:“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正是因为这样的投资方法看起来过于简单,才被许多将军、许多投资者所不屑一顾,才被2,500年前的兵圣和今天的股神奉为必胜之道。

不过,这样一直等待敌人和市场出现大的纰漏才行动、从而轻松获得巨大回报的作战、投资方法,也不是像它看上去那么简单。其中最难的关键点,就在一个“等”字。

为了获取绝对的作战优势,有经验的将领必须以极强的意志力等待时机的出现。《吕氏春秋》曾载武王伐纣之前,武王曾三次派遣间谍刺探商朝国都的情况,使者分别报告说商场“谗慝胜良”、“贤者出走”、“百姓不敢诽怨”,而太公一直等到第三次间谍回报,才告诉武王商朝已然大乱,可以讨伐了。

同样,为了得到最佳的投资机会,有经验的投资者也必须耐心隐忍,等待最合适的时机出现。

在2000年美国股市泡沫达到顶峰之前,巴菲特连续4、5年回报率输给市场平均水平。

而当他在2002年左右买入香港H股中石油的股票时,H股的估值水平已经极低,甚至比2014年年中、上证综合指数在2,000点附近的A股蓝筹股,还要低上40%左右。

回到现在的A股市场,蓝筹股的估值和小公司股票指数的估值差距,已经达到有史以来的最大水平。

目前,中证100指数的PE(市盈率)为14.3倍,沪深300指数为17.6倍,而中小板综指则为88.9倍,创业板综指更是高达154.0倍。与此同时,蓝筹股指数的RoE却相对更高。

这样巨大的估值差之下,哪种资产能够取得更高的长期回报,难道不是一目了然的吗?可是,又有多少投资者能够分辨清楚这样浅显的问题呢?那孙武笔下轻柔的秋毫、炫目的日月、震耳的雷霆,却又有多少人能够举得起、看得到、听得见呢? 

附:吕氏春秋贵因

武王使人候殷,反报岐周曰:殷其乱矣!

武王曰:其乱焉至?对曰:谗慝胜良。武王曰:尚未也。

又复往,反报曰:其乱加矣!武王曰:焉至?对曰:贤者出走矣!武王曰:尚未也。

又往,反报曰:其乱甚益!武王曰:焉至?对曰:百姓不敢诽怨矣!武王曰:嘻!遽告太公。

太公对曰:谗慝胜良,命曰戮;贤者出走,命曰崩;百姓不敢诽怨,命曰刑胜。其乱至矣,不可以驾矣。

故炫车三百,虎贲三千,朝要甲子之期,而纣为禽。则武王固知其无与为敌也。 

附:吴子料敌

武侯问曰:两军相望,不知其将,我欲相之,其术如何?

起对曰:令贱而勇者,将轻锐以尝之,务于北,无务于得,观敌之来,一坐一起。

其政以理,其追北佯为不及,其见利佯为不知,如此将者,名为智将,勿与战矣。

若其众喧华,旌旗烦乱,其卒自行自止,其兵或纵或横,其追北恐不及,见利恐不得,此为愚将,虽众可获。

(来自信达宏观策略研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