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重温】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如何抉择交易时

【经典重温】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如何抉择交易时
作者:杰西·利弗莫尔


股票,就像人,也有自己的品格和个性。有的股票弦绷得紧紧的,个性紧张,动作呈跳跃状;还有的股票则性格豪爽,动作直来直去,合乎逻辑;总有一天你会了解并尊重各种证券的个性。在各自不同的条件下,它们的动作都是可以预测的。

市场从不停止变化。有时候,它们非常呆滞,但并不是在哪个价位上睡大觉,而是总要稍稍上升或下降。当一只股票进入明确的趋势状态后,将自动运行,前后一致地沿着贯穿整个趋势过程的特定线路演变下去。

行情开始的时候,开头几天你会注意到,伴随着价格的逐渐上涨,形成了非常巨大的成交量。随后,将发生我所称的“正常的回撤”。在向下回落过程中,成交量远远小于前几天上升时期。这种小规模回撤行情完全正常。永远不要害怕这种正常动作;然而,一定要十分害怕不正常的动作。

一到两天之后,行动将重新开始,成交量随之增加。如果这是一个真动作,那么在短时间内市场就会收复在那个自然的、正常的回撤过程中丢失的地盘,并将进入新高区域。在这个过程中,应当在几天之内一直维持着强劲的势头,其中仅仅含有小规模的日内回调。或迟或早,它将达到某一点,又该形成另一轮正常的向下回撤了。当这个正常回撤发生时,它应当和第一次正常回撤落在同一组直线(译者注:这组直线很可能指趋势线,原文没有明确说明。)上,当任何股票处于明确趋势状态时,都会按照此类自然的方式演变。在这轮运动的第一部分,从前期高点到下一个高点之间的差距并不很大。但是你将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将向上拓展大得多的空间高度。

请让我举例说明,假定某只股票在50美元的价位启动。在其运动的第一段旅程中,也许它将渐渐地上涨到54美元。此后,一两天的正常回撤也许把它带回521/2上下。三天之后,它再度展开旅程。这一回,在其再次进入正常回撤过程之前,它或许会上涨到59或60美元。但是,它并没有马上发生回撤,中途可能仅仅下降了1个点或者1.5个点,而如果在这样的价格水平上发生自然的回撤过程中,股价很容易就会下降3个点。当它在几天之后再度恢复上涨进程时,你将注意到此时的成交量并不像这场运动开头时那样庞大。这只股票变得紧俏起来,较难买到了。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场运动的下一阶段动作将比之前快速得多。该股票可能轻易地从前一个高点上升到60、68乃至70美元,并且中途没有遇到自然的回撤。如果直到这时候才发生自然的回撤,则回撤过程将更严厉。它可能轻而易举地下挫到65美元,而且即使如此也还属于正常回撤。不仅如此,假定回撤的幅度在5点上下,那么过不了多少日子,上涨进程就会卷土重来,该股票的成交价将上达全新的高位。正是在这个地方,时间要素上场了。

不要让这只股票失去新鲜的味道。你已经取得了漂亮的账面利润,必须保持耐心,但是也不要让耐心变成约束思路的框框,以至于忽视了危险的信号。

这只股票再次开始抬头,前一天上涨的幅度大约6到7点,后一天上涨的幅度也许达到8到10点——交易极度活跃——但是,就在这个交易日的最后一小时,突如其来地出现了一轮不正常的下探行情,下跌幅度达到7到8个点。第二天早晨,市场再度顺势下滑了1个点左右,然后重新开始上升,并且当天尾盘行情十分坚挺。但是,再后一天,由于某种原因,市场却没能保持上升势头。

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危险信号。在这轮市场运动的发展过程中,在此之前仅仅发生过一些自然而正常的回撤。此时此刻,却突然形成了不正常的向下回撤——这里所说的“不正常”,指的是在同一天之内,市场起先向上形成了新的极端价位,随后向下回落了6个点乃至更多——这样的事情之前从未出现过,而从股票市场本身来看,一旦发生了不正常的变故,就是市场在向你闪动危险信号,绝不可忽视这样的危险信号。

在这只股票自然上升的全部过程中, 你都该有足够的耐心持股不动。现在,一定要以敏锐的感觉向危险信号致以应有的敬意,勇敢地断然卖出,离场观望。

我并不是说这样的危险信号总是准确的,正如我在前面声明的那样,没有任何准则百分之百地准确。但是如果你始终一贯地注意这样的危险信号,从长远来看,将收获巨大。

一位伟大的天才投机家有一次告诫我:“当看到市场向我发出危险信号时,我从不和它执拗。我离开!几天之后,如果各方面看来都没问题,我总是能够再度入市。如此一来,我为自己减少了很多焦虑,也省下了很多金钱。我是这样算计的,假如我正沿着铁轨向前走,一列快车以60英里(约100公里)的时速向我冲来,我就会跳开轨道让火车过去,而不会愚蠢到站在那儿不动。等它过去了,只要我愿意,什么时候再回到轨道上都行。”这番话十分形象地揭示了一种投机智慧,我始终牢记不忘。

每一位明智的投机者都会对危险信号时刻保持警惕。奇怪的是,绝大多数投机者遇到的麻烦往往来自自己内在的原因,这种内在的弱点妨碍他们鼓起足够勇气,在应当离开市场的时候果断地平仓出市。他们犹豫不决,在犹豫之中眼看着市场朝着对己不利的方向变动了很多点。这时他们会说:“下一波行情我就平仓。”下一波上涨行情终究还会到来,然而,当行情果真来临时,他们却忘记了自己当初的计划,因为在他们看来市场又表现得很对头了。遗憾的是,这一轮上涨行情仅仅是一段短暂的向上反扑,很快如强弩之末,之后,市场开始真正地下跌了。这时,他们还待在场内——因为他们的犹豫不决。如果他们凭借某种准则行事,准则就会告诉他们应当怎么做,不仅会给他们挽回大笔的损失,还会解除他们的焦虑。

请允许我重申,对于每一位普通投资者或投机者来说,自身的人性弱点都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一只股票在一轮幅度巨大的上涨运动后开始下跌,为什么不会再度向上冲刺呢?它当然会从某个价格水平处回升。然而,你凭什么指望它正好在你希望它上冲的时候就上冲呢?更大的可能是,它不会上冲,或者即使上冲,那些优柔寡断的投机者大概也不会抓住这个机会。

我要向那些视投机买卖为一项严肃事业的普通同行竭力阐述下列原则,我也不遗余力地一再重复这些原则:一厢情愿的想法必须彻底消除;假如你不放过每一个交易日,天天投机,就不可能成功;每年仅有寥寥可数的几次机会,可能只有四五次,只有在这些时机,才可以允许自己下场开立头寸;在上述时机之外的空档里,你应当置身事外,让市场逐步酝酿下一场大幅运动。

如果你正确地把握了这轮行情的时机,那么你投入的第一笔头寸应当从头开始一直处于盈利状态。从此往后,你需要做的一切就是保持警戒,观察危险信号的出现,然后果断出场,将纸上利润转化为真金白银。

记住:在你袖手旁观时,其他那些觉得自己必须一天不落地忙于交易的投机者正在为你的下一次冒险活动铺垫基础。你将从他们的错误中获得利益。

投机事业实在太令人兴奋了。绝大多数投机者终日沉浸在经纪商交易厅里,或者忙于接听数不清的电话,每个交易日结束后,他们不分任何场合,都要和朋友们聊市场。他们的脑子里终日装着报价机、价格数字。他们对次要的市场上升或下跌全神贯注,反倒错过了主要规模的市场运动。当大幅度的趋势行情发生后,几乎无可避免地,绝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总是持有相反方向的头寸。些癖好在日内小幅频繁波动中快进快出的投机客,永远不能在下一轮重大行情发生时捕捉到机会。

以适当形式记录股票的价格运动,深入研究行情记录,弄清股票价格运动是如何发生的,谨慎地综合考虑时间要素,就可以克服这样的弱点。

多年以前,我曾听过关于一位著名的成功投机家的故事,他住在加利福尼亚山区,他收到的行情要延迟三天。每年有两三回,他打电话给旧金山的经纪人,根据他的市场头寸发出买进或卖出指令。我的一位朋友曾经在那家经纪人的交易大厅待过一段时间,对这事感到很好奇,四处打听。当他得知这位交易者竟然离开市场设施这么远,也很少前来探访,只在必要时才有大手笔交易的时候,不禁惊呆了。终于有人介绍我的朋友结识这位投机家,在交谈过程中,我的朋友向这位投机家请教,他身在偏远的山区,远离凡尘,如何才能持续做股票市场的行情记录。

“噢”,投机家回答道,“我把投机当成我的事业。市场总是千头万绪,如果我把自己陷在一团乱麻中,就会一败涂地,因此我对次要的市场变化视而不见。我喜欢躲在一旁,静心思考。你瞧,我对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有持续的记录,当事情发生后,它就会给我一幅清晰的图像,告诉我市场正在做什么。真正的行情不会在一天之内就从开始走到结束。货真价实的行情总需花上一阵子时间才能完成它的终结阶段。我住到远离闹市的山里,就能给这些行情留下它们所需的充分时间。我从报纸上摘录数据,放到行情记录里。总有一天,我会注意到刚刚记录下来的价格不能验证之前已经明显持续了一段时日的同一种运动形态。此时此刻,我作出决策。于是下山进城,忙碌起来。”

这是多年前的事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山里的投机家始终如一地从股票市场赚走大笔大笔的金钱。他在一定程度上激励了我。我加倍努力地工作,力图将时间因素和我汇编的其他所有资料融合起来。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我已能将各方面记录整合起来、融会贯通,在预测未来市场运动的过程中,它们发挥着令人惊异的良好辅助作用。


(本文节选自《股票大作手操盘术》第二章)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