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I全球战略评论:希腊肥皂剧和俄罗斯的上甘岭

MFI全球战略评论(1.19-1.25):
——希腊肥皂剧和俄罗斯的上甘岭
China Macrosystem Finance Institute  2015.01.26

欧洲:希腊的肥皂剧
希腊大选结束,激进左翼联盟有望赢得议会300个席位中的149个,得票率为36.1%,约领先总理萨马拉斯领导的新民主党8%。

5年的紧缩政策使310万希腊人(约占人口总数的33%)失去了他们的社会保险和健康保险,32%的希腊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同时也失去了作为欧洲人的尊严,民众对此感到尤为的厌倦与反感。

齐普拉斯这位通过激进的承诺来驾驭民众反抗浪潮的民粹主义社民党人,虽然扬言瓦解欧盟—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三驾马车的紧缩备忘录、立即暂停偿还所有债务、并就大幅削减剩余债务进行谈判,但同时发誓要留在欧元区,这与其所宣称的追求增长、创造就业的目标完全背道而驰。

究其根本,希腊陷入目前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欧元。在丧失本国货币政策的自主权同时,意味着希腊无法以货币贬值来重获对外市场的竞争力,只能选择“对内降低工资水平”。对于依靠旅游业和农产品出口,无任何工业基础的希腊,紧缩带来的是财政自杀,而非经济复苏。

选择强硬措施,退出欧元区,似乎是解决希腊根本问题的途径之一,但永远没有人会去尝试。外部援助的停止会使希腊金融部门突然内爆,对于政府而言,要么选择让整个银行业崩溃,要么把银行国有化,而选择后者就意味着希腊得重新引入德拉马克,大规模印钱。

一旦迈出那一步,德拉克马相对欧元的汇率将立刻大幅贬值,政府将不得不控制资本并限制提款,防止资金外逃。但这一政策很难不引发骚乱,人们会冲击银行和政府,届时当齐普拉斯的支持者对抗他的银行和政府时,他会站在哪一边?

空空如也的国库与沉甸甸的账单,会让进入总理府的齐普拉斯脑袋瞬间清醒,希腊无路可选。最终,老一套的欧洲政治模式将再次起作用,德国同意降低希腊政府基础财政盈余目标,延长希腊救助贷款期限,隐性的豁免部分希腊债务;而齐普拉斯将不得不再次按照德国制定好的路径继续前行。

最终选民会认识到,虽然他们希望选择彻底改变,但齐普拉斯能给予他们的只有面包。

希腊大选也标志着,欧洲民众正在接近他们所能接受的底线,社会凝聚力的削弱以及民粹政党的崛起,正在损害欧洲一体化进程,并对其提出警告,紧缩政策将逐步告一段落。

未来欧洲将以财政刺激,配合内部加速整合,快速将波兰纳入欧元区范畴,借助波兰的年轻劳动力和新型工业扶持政策,完成欧洲工业竞争力的重塑;而欧洲央行超预期的量化宽松政策,也在为这一整合提供缓冲时间。

我们也会发现,当欧洲目光转向东欧时,英国的所有恐吓也不会再起作用,届时卡梅伦也将面临齐普拉斯式的两难,是为了民族自尊心,但却搭上国家前途,而选择退出欧盟;还是拿到好处,就坡下驴?


北美:奥巴马国情咨文,民主党的中期执政路线

1月21日,奥巴马的国情咨文让所有普通美国人为之一振。中产阶级经济学的提出,再工业化吸引岗位回流、创造就业,提高中产家庭收入,提高高收入家庭税收、劫富济中等相关政策框架的确定,表明美国或者说民主党的治国理念已经完成了调整。

这份国情咨文与其说是奥巴马未来两年的执政策略,不如说是民主党的未来中期执政纲领,与2016年总统大选,民主党的竞选纲领。

收入差距方面,2013年美国最富家庭的财富中值是中低收入家庭的70倍,贫富差距达到为30年最高水平;人口结构方面:拉丁裔的快速崛起,使得美国国内社会面临巨大的冲击。

为奥巴马国情咨文叫好和叫差的选民一样多,也是美国选民政治严重对立的一种表象,即:年老的富裕白人对其嗤之以鼻,认为他在破坏美国过往的传统理念;而年轻一族及非美白人族群则将其认为是希望所在。

调整已经开始。当然我们不能简单的认为赞同此份国情咨文的希拉里一定会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因为杰布.布什拉丁裔的老婆和他们混血的孩子是最大的变量。

随着中国选择资本输出战略,填补美国再工业化,美元回流的空缺,使得中美之间已有了政治互信的基础。在贸易方面,奥巴马不能允许中国主导亚洲贸易规则的宣言,表明未来中美之间贸易谈判和博弈将会显著增多。届时,也许将会出现不同于TPP和上海自贸区的新型贸易平台系统,而我们提出来的路径是:BIT—BITT—中美FTA。


欧亚联盟区:俄罗斯的上甘岭
1月21日,俄罗斯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在出席冬季达沃斯论坛时指出,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之前关系恶化的乌克兰东部局势危机,或许在不久之后就将迎来峰回路转的转机。与此同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及经济部长加布里尔分别在瑞士达沃斯论坛表示,在乌克兰危机和解的前提下,欧盟应与俄罗斯建立自由贸易区。

但在乌克兰内部,乌克兰东部的武装冲突近期骤然加剧。乌克兰政府军和民间武装在东部顿涅茨克机场激烈交火,交战双方动用了火箭炮和坦克等重武器,乌东部地区局势急剧恶化。

普京的欧亚联盟其实是融入北约目标被拒,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即以能源利益让渡拉拢乌克兰、白俄罗斯、亚美尼亚等国,以乌克兰人口补充俄罗斯连续20年负增长的国内人口,借助欧洲技术和资本,提高国内产业竞争力,从而形成横跨欧亚的自循环体系。
但这个构想最致命的弱点在:同样意图整合东欧波兰、完成新型工业体系和竞争力重构的欧盟,是否会给俄罗斯的欧亚联盟足够成长的空间?答案是否定的。

当乌克兰精英意识到这一核心问题时,在欧盟即将关闭扩张大门、开走列车时,是当俄罗斯的乌克兰?还是当欧盟的波兰第二?乌克兰精英及民众坚定的选择了后者。

流水有情,落花无意,为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和梦想的俄罗斯不得不强行挽留,于是悲剧就发生了。在道义缺失、路径被否的前提下,希望维持原有局面,就需支付高昂的成本,资本外逃、卢布贬值、外汇储备骤降、通胀高企这一切都可以看做俄罗斯为其路径所需支付的账单支票;而国内民众的淡定,也是成熟的表现,即大家认同为俄罗斯梦想和普京梦买单的必要性。

既然这是一份账单,在主人支付完口袋里所有钱之前,谈判必须开启或完成,否则就演化成了打家劫舍。默克尔提出的建立欧盟-俄罗斯自贸区的提议,以换取俄罗斯的妥协;普京对军备竞赛不感冒的观点,均可看做是为谈判提供基础。

作为欧美非核心利益的乌克兰,强行挤上欧盟列车的目标短时期无法实现,于是提高自己在谈判中的地位,以换取更多转移支付,渡过经济危机,借机改造国内工业体系,视为首选目标。顿涅茨克机场争夺战也亦如之前的上甘岭。


东亚:路径的选择,秩序的回归

1月23日,《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审议通过,纲要中称:“坚决维护国家核心和重大利益……坚持正确义利观,运筹好大国关系,塑造周边安全环境,加强同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合作,积极参与地区和全球治理”。

这些观点的披露,表明在上海及北京年会中,我们对中国未来将由外而内,回归国际秩序,为国内提供国际合法性,解决精英的疑虑,并重建国内秩序和社会弥合的判断是准确的。

乌克兰事件给中国的警示在于,一旦所选路径被精英与民众否决,无论怎么做都是错。欧美全球治理体系仍然被大多数精英所认同的当下,提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单纯与之对抗,不符合系统自身发展规律。

故,中国举办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其意义在于,中国将放弃过往受害人的身份,而以五大战胜国的身份与姿态认同并介入到当前全球治理体系中,以维护自身权益。

届时,国家利益将作为外交的基石,而非意识形态或兄弟之情,而民族主义等一切情绪诉求将作为工具为之服务。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