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独立”背后的动因与启示

美国“能源独立”背后的动因与启示
作者:徐小杰


美国能源政策一直奉行着一种二元对立的思想,但是近几年逐渐转换为未来能源发展要取决于所有能源类型的综合开发利用。这给予我们重要的启示。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2012年能源展望》预计,2021年美国能源自给率达到85%。而事实上,自上世纪中叶,美国能源发展出现拐点,由完全立足国内转为能源进口量大幅提升,自给率明显下降。尽管在70年代,美国能源自给率出现过短期提升,但80年代起又趋于持续下滑,2005年降到历史最低点,约为69%。此后再次出现了新的回升,2010年达到78%。近年来所谓的“能源独立”指的就是2005年后美国能源自给率的回升趋势。

那么,未来美国的能源自给率是否会一直上升,我们还需要对形成这个趋势的动因以及美国对其能源安全的构想进行深入分析。

第一个动因是美国能源工业发展的基础离不开国内资源的天然禀赋。

在过去十多年里,由于技术进步和中小石油公司的推广应用,美国的页岩气产量从2006年的240亿立方米,迅速提升到2009年的900亿立方米,天然气总产量超过俄罗斯。2011年达到1700亿立方米。从2006年到2011年,页岩气产量年均增长接近50%,页岩气在天然气产量中的比重由4.5%提高至28%。同样,石油产量也在稳步回升。2011年的美国原油产量达到784万桶/日,比2008年增加了近111万桶/日,使美国成为当年非欧佩克产油国中石油产量增长最大的国家。因此,要说何为美国“能源独立”的驱动力,资源基础最为关键。

第二个动因是科技进步。

非常规油气产量的上升离不开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技术进步。应该说,这种技术进步的因素并不是这几年才出现的,而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便从不同程度上刺激独立石油公司尽快开展非常规资源的开发,比如石油暴利税、鼓励非常规天然气开发的政策等。随着国内非常规勘探开发技术的逐步积累、成熟和推广应用,特别是以水平钻井和分段水力压裂为核心的技术体系的形成和推广,规模性页岩气开发活动得以实现。


近年来,美国将页岩气的勘探开发技术运用于致密岩层的开发,大幅提高了非常规石油的产量。正是页岩气和致密油等非常规油气开发技术的推广应用,使2005年和2008年后美国天然气和石油产量增长分别出现了新拐点,充分证实了科技进步的巨大推动作用。

第三个动因是需求增长和价格上涨。

在美国油气需求增长、稳定和稳中趋降的过程中,常规油气供应水平的持续降低,为非常规油气开发提供了合理的需求空间。这在上世纪90年代被一批具有战略眼光的行业投资者和技术服务商所认识。而2003年以后,国际石油价格持续上升,经过2008年下半年到2009年年初的短暂大幅下降后又较快回升到了100美元/桶以上。这一油价水平为新技术推广,规模性开发非常规油气资源提供了营利空间。

第四个动因则来源于能源公司的推动。

美国页岩气开发的成功是由中小能源公司推动的。这一观点现在已基本达成共识。在过去的几十年内,由于页岩气难开采、低渗透、非经济的特点,石油巨头一直对其敬而远之。但油气需求的稳定增长为中小能源公司提供了很大的市场空间。随着技术进步的不断推广、油气需求和营利空间的扩大,这些中小能源公司逐步具有开发这些难采资源的能力,使原来难以赢利的非常资源项目变为可赢利的项目。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今后非常规资源规模性的生产和长期发展仍然依靠中小石油公司。下一阶段页岩气的发展,还是需要依靠所有石油公司的努力,尤其是世界石油巨头对非常规资源的回归。由于石油巨头有着中小石油公司难以匹敌的雄厚的资金实力和丰富的研发开采经验,今后,无论是在现有技术的应用上,还是未来新技术的突破上,都将起到中小石油公司难以起到的作用。今后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全面发展需要大型能源公司的参与和引导。

基于能源安全的考量,美国能源自给率的提升必然会对其能源进口结构产生重大影响。目前美国石油自给率接近50%,有预测认为将来会出现10%至20%的下降。即便未来非常规资源产量继续呈现井喷式增长,也不可能将剩余的50%完全消化。

从今后美国能源需求增长趋势看,美国能源需求与周边国家(加拿大、墨西哥)、南美国家以及世界其他地区能源供应之间依然存在紧密的依赖关系。美国对加拿大、巴西等稳定国家和地区的油气供应依赖仍将强化。而中东、非洲、委内瑞拉等相对不稳定的国家和地区,美国则会减少进口,以保障其能源安全。

从政策角度来说,美国希望维持一个较为合理的进口水平,因为“能源独立”并不是美国能源政策的最终目标。美国能源政策最根本的目标还在于其能源安全,而“能源独立”的趋势不过是其政策目标导向出的一个结果。

因此,美国希望加大加深与加拿大等稳定国家和地区的能源合作,维持来自这些地区的能源进口,而不是单纯地以实现能源独立为最终目的——这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概念。“能源独立”是一个短期趋势,是能源安全的基础,但并不是能源安全的全部内容,所以“能源独立”也不会变成美国政府的长期政策。减少能源风险,保障能源安全,才是美国能源战略的终极目标。

此外,美国“能源独立”还对其能源政策思维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我们看到,美国能源政策一直奉行着一种二元对立的思想,即要么是依靠化石能源,增加国内的供应能力或是加大国外化石能源的进口力度,要么是减少化石能源的使用,减轻对石油的依赖,大力发展新能源、可再生能源。这也是4年前奥巴马当选总统后选择任命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科学家朱棣文为能源部部长的原因之一,希望他能够利用科技的力量在新能源领域有所突破。

但是近几年,这种二元对立的思想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未来能源发展要取决于所有能源类型的综合开发利用。今年1月底,奥巴马总统在国会发表的国情咨文中说道:“我们拥有可供美国使用100年的天然气资源,未来政府将采取一切可行措施继续确保天然气的安全开发。”同时,他还强调,白宫将进一步解禁近海油气开发,计划开放美国75%的近海油气田。这充分证明其能源政策的转变。

美国展示给各国的是多种能源综合利用的能源政策思维。未来能源的发展不能局限在化石能源或是非化石能源,而是要立足于技术进步,充分利用科技的力量来开发各种资源。这种从传统能源到综合利用多种能源的思维转换,对我们的启示更为全面深刻。



(原载《中国石油报》)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