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爱唱歌的女孩在天堂唱起《生命的河》



上周证券市场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周末,格隆并没太多去琢磨股票,而是花了很长时间听下面这首名为《生命的河》的歌,一遍又一遍地听。


生命的河
喜悦的河
缓缓流进我的心窝

我要唱一首歌
一首天上的歌
头上的乌云
心中的忧伤
全都洒落


听它不是为了赶时髦,只是为了祭奠一个名叫姚贝娜,无比喜欢唱歌,平凡如邻家女孩,但已于前天已经逝去,用至短至暂的33年来诠释自己生命的武汉女孩:活过,爱过,笑过,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并为此绽放过。

祭奠她,是因为她身上的那种普通人的人性的美好:努力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四岁学琴,九岁登台,天生一副好嗓子,挚爱音乐,“在唱歌方面非常执着,不是一般执着,每天想的就是唱歌(姚父语)”,从生命之初,一直唱到生命终止;在2011年罹患乳腺癌,接受了乳房切除手术后,毅然裸身替公益组织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代言,鼓励所有乳腺癌患者积极面对,鼓励整个社会关爱乳腺癌患者群体;在身体刚有所恢复时立即登台献唱,哪怕因此咳血;在2014年癌症复发时于1127日写下最后一篇微博:“躺了将近一个月了,现在憋得,我真想唱歌啊”;在生命最后六七天都没法说话,而在此前说的最后几句话是对姚爸说的:爸,我呀,其实不怕死,但我死了爸妈怎么办?我最难过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有就是,我的歌迷对我那么好,我舍不得他们。然后她就哭了,哭完又很快擦干眼泪说,我要把遗体和眼角膜捐了。

医生说:她的眼睛,漂亮。

16日下午姚贝娜离世后不久,眼科医生为其做了眼角膜摘除。17日零时,受捐赠的23岁的四川凉山州的小伙子重见光明——从此,他将再也不用在黑暗中摸索。

想起一首歌,歌名叫:你是我的眼!
你是我的眼 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 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 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因为你是我的眼 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生命中总会有一些很普通很平凡的人和事让你感动,让你热泪盈眶。而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眼泪和文字中提醒自己还活着,提醒自己还有梦想和最求,还有一颗悸动跳跃的心。

在中国各种势力的造星造神运动中,姚贝娜非常普通,甚至算不算“星”都不知道。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姚贝娜都对得起自己短暂生命全力追逐的梦想:音乐。四岁学琴,奋发考入无数人向往的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之后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政治部歌舞团,2008年获得第十三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流行流行唱法金奖,更是成为青歌赛历史上唯一的百分歌手。2012年,姚贝娜被刘欢钦点献唱电视剧《后宫甄嬛传》主题曲《红颜劫》及剧中全部插曲,又被冯小刚钦点献唱大型战争剧情篇电影《1942》主题曲《生命的河》,《画皮2》宣传曲《画情》,《汉武大帝》等多部著名影视剧歌曲。20137月参加《中国好声音第二季》,一曲《也许明天》惊艳全场。并曾于2007年、2010年和2014年三次登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并在2014年春节联欢晚会零点倒计时前献唱歌曲《天耀中华》。

这一切,在她34岁不到的时候戛然而止。

如夏花一样绚烂,如惊鸿一般短暂,是否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和她的生命?

再远不过生死。生死并不可怕,亦无可惜。可惜的是在最美好的年华离世,在多年奋斗,才情正要肆意绽放的时候离世。她才33,她太年轻了!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悲剧是将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你看,也就是所谓的上帝也是会嫉妒的?!

格隆在想:如果是我自己,经过艰苦奋斗,在离梦想无限接近的时候却需要面对死亡,我能做到如此的坦然,如此的达观,如此的无憾吗?

格隆与姚贝娜几乎没有交集,之所以在今天坐在这里写这么些文字,只是因为格隆对所有美好事物的天生向往。格隆出身乡野,五音不全,但总能被偶尔听到的一首歌或者一部音乐打动。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文字在音乐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古人云:言之不尽,歌以咏之。表达的应该就是我这种心情?所以,在格隆眼里,音乐如同唐宋时期的诗词,天然代表着雅致、高贵与美丽,也让格隆对爱好音乐、从事音乐的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艳羡与景仰:因为他们在追求美好的事物!印象中多年前一个淅淅沥沥的雨天,少不经事的格隆贸然闯进了武汉音乐学院(姚贝娜就读的是武汉音乐学院附中,这可能是和她两个生命个体中仅有的交集),院内一个女生在屋檐下弹奏着钢琴,格隆听得如痴如醉,以致多年以后那首曲子还会重回梦中。

很多年以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那首美丽的曲子有一个同样美丽的名字“梦中的婚礼”。

而在姚贝娜身上,看到的不单是音乐自身具有的那种天然的美丽,更多是她身上那种如你我般最普通人身上人性的美好,就像她的单曲“心火”的独白:


因为我曾和恶魔斗过几回合
就算它极端恐吓
不握手言和

因为曾去日无多
才懂我想成为的我

宁可壮烈地闪烁
不要平淡的沉默

我的心就是火
燃烧在每一首我唱的歌
听到的人为我证明了
这世界我来过


此情可待成追忆。
天堂里应该没有病魔?那个爱唱歌的女孩会在去了天堂后继续唱那首《生命的河》?她会唱一首歌,一首天上的歌,唱到头上的乌云,心中的忧伤,全都洒落?!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