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卫东:投资需要大量的时间面对自己的内心

葛卫东:投资需要大量的时间面对自己的内心

内向投资者更适合做投资,因为内向的人才会更容易有更深刻的思考,而且做投资的人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应酬,不需要别人的褒奖,更不需要别人的批评!需要的只是大量的时间面对自己的内心!所以,有时候不是我们高傲,是职业要求我们必须这样。 ——葛卫东

葛卫东:现任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毕业于四川大学经济系。从事金融,证券和商品投资长达13 年,具备多领域投资经验。2005年发起成立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专门从事商品期货、证券及金融衍生品等领域的投资。2007年发起成立上海混沌道然资 产管理有限公司,任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专门从事证券市场投资。自2000年从事投资至今,一直保持良好的投资业绩,7年平均年化投资收益率在50%以 上;自2005年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至今,平均年化投资收益接近120%。

投资之妙 在于混沌

在中国,有着更灵活机制的阳光私募如日初升,强劲增长。这种情形犹如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无数民营企业规模虽小,但却在日后的发展中绽放出强大的生命力,最 终能与国企比肩。私募这个新兴领域群雄角逐。当很多私募还是凭藉一两个公募出生的人独掌乾坤的时候,葛卫东和他的搭档王歆已经形成有张有驰,互为进退的有 力组合。

葛卫东和王歆分任上海混沌道然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投决会主席和总经理、投资总监,公司旗下管理七只产品,管理规模17亿人民币,净值表现优异。其中中 融-混沌2号以接近40%的绝对收益率跻身2010年阳光私募前十名。虽然这对搭档都强调公司治理和团队智慧,都力图退到一个更加后台的位置,得以有更为 从容的心态思考更高角度的问题,但不俗的业绩使得他们逐渐在一个更为宽广的范围内被人所熟知。低调并不容易。

葛卫东率性,思维天马行空,喜欢多行多看,有时看起来更像一个摇滚青年而非严肃的投资家。1991年从四川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回到家乡贵阳一个国营单位 ——贵州粮油进出口公司工作,一干七年,1998年辞职、1999年来到上海,开始独立经营大宗农产品类黄豆、大麦、油菜籽等国际贸易。得益于大宗农产品 基本由国际期货市场定价的原理,葛卫东早早的就和期货结了缘。很快实物领域的顺风顺水,激起了他更大的野心,2000年他开始专门从事大宗商品期货投资。

在2000年以前,中国期货市场还处在野蛮生长期间,价值投资并非主线,纯粹套利比比皆是,市场经常不乏离谱的暴利机会。这期间,葛卫东艺高胆大,“差的 年份收益在50%-60%,好的年份会翻2-3倍”,使其身边渐渐聚拢一批期货玩家。委托其代为投资的人纷纷找上门来,但都被其拒绝。“因为当时在中国这方面法律法规并不健全,都是私下签协议来做,我自己盈亏没关系,但帮别人做会影响自己的心态,而且会影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直到2005年中国开始有真正意义上的阳光私募,资金由信托公司和银行共同监管,有条文和章程可依,葛卫东这才觉着事业机会真正来临。2005年,葛卫东成立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其发展投资事业的基础平台。

同为川大兼同乡的王歆在毕业后,也回到家乡贵阳一大型银行做国际业务,在工作中结识葛卫东。两人虽然先后转战上海,但从未相忘。

在2006年,当葛卫东敏感的意识到,中国资产管理业务正处在萌芽期,阳光私募前景光明“虽然受到很多政策限制,最大的私募也才几十个亿,但从五年、十年 的长远发展来看,要超过公募做到五百上千亿也不是没可能,所以我们先预留这样一个通道,如果以后国家政策放宽,我们再加大投资力度。”2007年葛卫东进 入王歆的道然投资管理公司,增资扩股,更名为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公司。而王歆淡薄,内敛,不喜应酬。至此,颇具投资天赋的两人组合像似太极中和谐共生的 动静两极。

“2008年经济危机时,市场到了历史少见的低位,是阳光私募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机,我们资金比较宽裕,所以一开始发的是结构化产品(融资产 品,80-90%的利润归管理者)。多数产品大都是从1800点左右做到现在。以前除了国外的经纪行外,国内很少人知道我们,现在因为有了阳光私募媒体会 来采访,但其实阳光私募只占我们业务很小的比例”。

实际上,葛卫东的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仍然放在期货市场,而王歆主要负责阳光私募投资,两人分工明晰。


葛卫东认为,期货主要是基于对经济形势和趋势的判断,挣的是波段的钱;或是一些套利品种的钱(比如国内外价差不合理或者商品结构的不合理);而股票赚的是 选股和对大势判断的钱。“我对趋势和经济形势很敏感,比如股票和期货的高低点位,经济形势走向的判断。但我有个最大的缺点是坐不住,因为选股要看财报和调 研,我的这个弱项,恰恰是王总的强项,他只爱喝茶、踢球,没事就去看股票,分析财务报表。炒股票和做期货是对应不同性格的人才做的好。”如果投资算是工作 的话,两人唯一的共同爱好是踢足球。

因有期货业务的互补,与其他私募相比,王歆管理的混沌资产也得以展现出一种更为超脱的从容姿态,既不必积极扩张规模,也不用花精力做客户关系。混沌资产现 有客户多是高净值的成熟投资者,业绩好,他们自然会加大投入,这省了王歆很多力气。他不路演,也极少亲自调研,更多的时候在办公室看财报、看书,“各种书 都看,以历史和投资的偏多”,之后下班就回家带小孩。每年20%的换手率居于行业底部,却取得行业前十的业绩,令人啧啧称奇,与2010年绝对收益行业第 一的南京世通十几倍的换手率互为行业的两个极端。

有了得力搭档的葛卫东明显加快了在期货领域的投资步伐。除却其多年经营的上海东景金属有限公司主要以大宗原料商品期货交易为主外,刚刚于2011年1月在 天津成立天津混沌道然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由王歆主导的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吸纳的是其周围风险承受能力 强、高资产特定玩家,投资证券、大宗商品期货、金融衍生品,葛卫东想打造其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对冲基金——国内首批可采用多空对冲工具进行投资的专业机 构。“初始投资规模为20亿人民币,不对外宣传,相当于是自营”。

今年是葛卫东进入期货市场的第16个春秋,自言2004-2005年是其投资事业的分水岭。“2004年公司扩张招人,收了很多简历,我们决定先用笔试筛 选。当中有一道试题我深有感触,其中谈道‘巴菲特和索罗斯二十年的投资业绩比较中,巴菲特平均年回报率21%左右,而索罗斯是29%多’,我又看了有关巴 菲特的很多书籍,这让我明白:投资的真谛是不要赔钱。挣钱是不难的,难的是二三十年可以长时间不赔钱,才知道风险和收益要怎样去平衡。”此 后,葛卫东将交易量大幅减少,不符合交易标准的交易过滤掉,成功率大大提高,风险随着交易量减少而减少,止损也做得更坚决。“在此之前,我也年年挣钱,但 活得很累,走在路上,都是两部手机,一部用来看行情,一部用来下单;但2005年之后挣钱变得轻松了,资金的净值波动也变小了。”

多年经验的积累让葛卫东的投资人格日趋成熟,就像他的微博签名“父母生我就是来做投资的”,投资已经成为其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一种习惯。现在公司里 70%-80%的资金仍是其一人交易,涉猎的范围包括大宗农产品、外汇、金融衍生品;交易市场也不仅仅局限于国内三家期交所,伦敦、纽约、东京等市场都在 做。但不同的是“以前是主动寻找交易机会,而现在是静等机会来临。以前看国外的投资报告都是为了找机会,现在看就是为了看,重大机会到来的时候自己会感悟 到。错的时候也会有,每个人都会错,只要把亏损的总额控制住,就把风险控制住了,不要激动,过了就过了。”

“现在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每周三和王总他们踢足球”葛卫东说,如果非要给葛卫东贴个标签的话,他说他更喜欢那句广告词“男人不止一面”。
(来自福布斯中文网)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