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常识做投资:是时候弃A就H了!

用常识做投资:是时候弃AH了!
作者:格隆


“人… 不但集体思考… 也会集体疯狂… 但只会各自慢慢地回复清醒。” –查尔斯•麦基

I、投资靠专业,还是靠常识?

成功投资到底依靠常识,还是专业性的判断?

我们被经常灌输的观念是,投资是一个拥有巨大专业技术门槛的高难度工作,要在该领域获得满意回报,你需要扎实的经济学、数学、财务学等基础知识,需要果断的决策能力与出色的情绪控制能力,需要广泛的人脉关系以及信息搜集与处理能力,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正是因为对这个工作高度“专业性”的认识,普罗大众对西装革履的基金经理往往报以尊重乃至艳羡的目光,因为他们是各种专业能力的综合体,他们的“专业性”创造了财富。
因为格隆每周会风雨无阻涂鸦几篇破文章,所以经常有诸多投资者朋友通过各种途径与我沟通投资和研究。格隆知道,自己肯定是很荣幸地也被视作了“专家”。这种信任令格隆诚惶诚恐。原因很简单,检视过往十多年的资本市场混迹历史,我能清晰地发现一个规律:越是在把自己视作一个拥有复合型专业知识,拥有超越普通大众判断能力的人的时候,越是在自鸣得意自信心爆棚的时候,我的投资效果往往越糟糕。相反,越把自己看作普通人,只是依靠常识而不是所谓的专业性做判断的时候,投资结果几乎总有令人满意的回报。

格隆的理解,专业性是对投资最大的误解与误导!

换句话说,自负与专业性只有一步之遥。多数时候,你并不总是很清楚你的两只脚,哪一只踩在自以为是的土地上,哪一只踩在专业的土地上。
指数基金之父,全球最大两家共同基金组织之一--先驱集团的缔造者,在共同基金领域的地位如同巴菲特在股票投资领域一样名声显赫的投资大师约翰·博格尔(John Bogle)对这个问题做了清晰而明确的回答:“我们必须牢记,自己处于一个不确定的金融环境中,我们应该依靠的是常识性的原则。”这位共同基金领域的泰斗,对消息表示怀疑、对热门避而远之,只用常识缔造他的投资神话。他的另一句经典名言是,“我们拥有很多消息,它们代表知识吗?我表示怀疑。我们拥有很多消息,它们代表智慧吗?我更无法想象。

近期最能证明这个结论的鲜活的例子是长期无人问津,但一个月时间内暴涨的银行股。从历史业绩分析,中国多数商业银行股比如民生银行、招商银行等过去多年的历史复合增长率接近30%,ROE约20%,分红率也接近30%,这些指标无论在A股市场还是港股市场都算成绩名列前茅的三好学生。但在中国经济硬着陆、地方平台贷款暴煲、银行坏账率大幅度上升这些“专业问题“的担忧下,这些银行股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被压制在5倍以下的市盈率和1倍以下市净率交易。这种估值表示即使整个银行业的盈利直接砍掉一半,其分红收益率也超过定期存款。虽然我们承认银行业最辉煌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但只要中国经济不出现硬着陆,只要银行业能继续垄断经营,只要银行不出现长期的业绩衰退乃至亏损破产,按这种估值水平买入银行股未来就一定是赚钱的。

中国的银行业垄断经营、银行不会破产只是常识

至于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算不算常识或许存在争议,但换个角度想,如果中国经济真的硬着陆,那不是不要买银行股的问题了,而是与中国沾边的资产统统不要买了——这个肯定是常识

诸多专业投资者之所以宁肯买十倍甚至二十倍市盈率、三五倍甚至更高市净率的股票,抛弃不到五倍市盈率、一倍市净率的银行股,本质上是因为他们不相信常识,他们只相信自己的专业性判断。他们认为自己对投资的行业了如指掌,可以看到行业未来五年甚至更长的发展状况。他们非常自信,认为自己不看好的股票未来一定会如预期般业绩下滑、亏损和破产,而他们看好的股票,一定会如预期一样年年保持高增长。对于这种专业的自负,市场最终往往会以“戴维斯双杀”作为回应。相反,常识的判断获得的往往是相反的“戴维斯双击”。
上周五有还算位居高位的北京格隆汇朋友发信息给格隆,说周末降准,并认为“上面已经收不住手了,A股持续牛市已成为政治需要和中国崛起的国策”,同时强烈建议继续重拳布局金融行业。我承认这信息以及背后的逻辑对我有足够吸引力。但聊完之后,我还是把该条信息删掉了:

(1)、大牛市永远是估值与盈利的双驱动,不能一直单靠金融政策的持续放松来支撑。只有持续的政策放水,没有宏微观基本面的逐步跟随,市场还能持续保持这么陡峭斜率的上涨,这不符合格隆的常识。
(2)、AH溢价差拉得离谱。同一个人,只是同时拿了两个身份证,同样的业务,同样的分红,而且公安部在做不允许多重国籍、身份统一的联网工作(沪港通、深港通),但你硬说A就是A,H就是H,这这种离谱价差会是常态,会“五十年不变”,这也不符合格隆的常识。
万有引力定律会让任何脱离地面太远的东西回落地面。这是常识。
“人… 不但集体思考… 也会集体疯狂… 但只会各自慢慢地回复清醒。”(查尔斯•麦基语)这是常识。
所以,格隆得承认,这个钱,我赚不了。
所以,上周五A股过山车后,北京朋友又发来信息:降准的事,被领导生生按住了。我也只是坦然一笑:预料之外,情理之中,偶然中的必然而已。
II、如果你现在窝在A股里,是不是很难受?
没有人看好中国未来两年的经济。中国经济未来两年的日子不会太好过。这基本算是常识
股市上涨不能一直靠政策放松的预期来支撑。政策的边际效用会不断递减。这也是常识。过去几年央行的持续干预,许多重要的市场趋势均被演绎得淋漓尽致,到达极端水平。当趋势濒临极端水平时,市场将很容易出现不同于市场共识的意外情况——也就是那些所谓的小概率“黑天鹅”。万一市场对持续宽松,对全面牛市的统一预期有所分歧或落空,则交易的逆转将来得简单而粗暴。
A股用十年指数的原地踏步换来了一个半月的任性大涨,后面会怎么样,没有人说得清。格隆与大多数人一样,对中国崛起,对新一届政府的远见卓识、魄力与执行力都有发自内心的期待与希望,但期望终究不是常识。华尔街有一句最经典的投资哲学:做好投资的唯一秘诀是管理好你的预期!
很难有有效指标去度量A股这波牛市会一鼓作气插到哪里。格隆推荐大家看看交银首席宏观研究员洪灏自研的一个很有用的指标(见下图)。过去15年来,当中国市场的市值与M2的比率达15%时,市场往往会见顶,而目前这个15%对应的指数就在3400点附近
当然,这个15%只是个过往的经验数据,未来成立与否,取决于社会条件的变化,尤其是中国家庭配置资产习惯与方向的可能变迁,以及中国被纳入MSCI全球指数而引致的全球资金对中国股票自配置的变迁(这两个因素在过去都得到了一些积极的改变)
但,这些转变并不能一蹴而就——这是常识。
至少,至少,股市(A股)和人一样,这么急速加速跑以后,需要喘口气?这,应该是常识?!
所以,你如果目前这个时点还窝在A股里,你一定会感觉难受,一种惶惶然提心吊胆,不能安睡的难受,一种火中取栗的难受。
难受就对了。
不要忽略这种本能的难受反应——最本能的反应体现的往往是最正确的直觉,是常识
III、“鬼子”在干嘛?
首先澄清一下,对外资用“鬼子”这个称呼,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完全是因为被国内那些所有电视台任何黄金时间段都在播放的各种抗日神剧潜移默化影响了:格隆一个外资大行的朋友与格隆一起去内地调研,一路走下来一路看各地方电视台,他满脸疑惑地问我:你们中国人,是不是只要没事干了,就跑到电视里打鬼子?
下面格隆开始用言简意赅的图表来阐述一些结论
先看格隆整理的第一张图:安硕A50和南方A50总份额数在过去六十天的变化情况(其中坐标左轴为过去60天香港挂牌的安硕A50与南方A50总份额数,坐标右轴为安硕A50价格)。
南方A50与安硕A50是香港挂牌的指数ETF,专门投资国内A50指数,也是海外资金分享A股牛市的进出最便捷、交易成本最低的工具。
过去六十天,随着A股指数的不断上涨(严格追踪指数的A50的价格也自然一路上涨),两只ETF总份额从14年11月10日的130亿份持续降至15年1月7日的64亿份,减少了一半
很明显:海外资金(所谓的鬼子)对A股的态度非常谨慎,在持续大幅赎回A股ETF,以很快的速度撤离A股。海外资金持续从A股流出
我们必须承认,在大是大非大方向问题上,多数时候,“鬼子”比国内资金更客观而理性
“鬼子”撤离A股,无论是对是错,一定有他的理由——这,也是常识。
再看看格隆整理的第二张图。
这是过去60天港汇的走势图。港币与美元是联系汇率制。港币的汇率在近期是持续走强的(汇率走强,意味着环球有更多对港币的买入需求,而不是卖出需求)。
上图大概说明一个事实:从A股撤出的外资,并未选择离开香港,而是选择留在了香港
资金逐利,并天然知道自己该去哪!外资留下来总得干点什么?——这都是常识!
IV、“鬼子”去哪了?
先看看格隆整理的第三张图:过去60天,AH溢价率持续扩大,超过30%(按安信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的观点:考虑A股本土溢价,10-15%情有可原,30%从历史上看绝对站不住,也站不稳)。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更何况,其实就是同一个人!换了身马甲,就龙种变跳蚤?
再看看格隆整理的第四张图:过去十年恒生指数的估值水平:
再看看格隆整理的第五张图:过去十年H股指数的估值水平:

从一个长时间看,估值会回归均值,应该是常识?!
再看看格隆整理的第六张图:最新的全球主要市场估值水平。

 
从买卖看,同等质量的商品,便宜的应该更受青睐,这,也是常识?!
扯了这么多,回到正题:“鬼子”到底去哪了?
天知道他们去哪了!格隆当然不会说他们在布局套利AH价差,但他们肯定在按常识在做投资:A股至少阶段性高高在上,港股却因为资金挪窝和踩踏而导致很多公司一年跌出了两年的价值!
V、南下,南下,南下
冬天候鸟会南迁,是因为它们凭本能和常识,知道南方才适合越冬:那里能安然入睡
而你能睡得着觉的时候,就多半是你能赚到钱的时候……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