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论2016三场盛宴: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

2016-12-26 19:28 诺依曼 阅读 10950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年时光说没也就没了。有个成语叫度日如年,是说人在非常痛苦困顿境遇下的状况。所以,如果你感觉时间过得太快,那么恭喜你,说明你过得还不错。这个道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证明过,他说人在面对美女的时候会感觉时间过得更快。

2016最大的事件当仁不让地应该是唐总当选(本人在格隆汇预测希拉里当选,好在没有看空股市,活过来了,这个容以后撰文赎罪),其他事件相较起来都不足挂齿了。格隆汇的朋友说能不能写一下当下的钱荒。被信任是一个令人感动的事情,可是自己却不想就事论事,认真地看了一下钱荒的相关报告后,突然感觉到钱荒的逻辑与本年度的另外两个场景何其相似乃尔:房地产和大宗商品的疯狂。如果用钱荒这个造词逻辑,那么这两者便是“房荒”和“大宗商品荒”。

对于投资来说,彼之砒霜,我之蜜糖,反之亦然。“荒”字虽然是一种败象,但却能存托出赢家。这三个“荒”,是各自历史性大行情的生动呈现,如果抓住了任何一个,这一年都是不枉虚度了。仔细思考这“三荒”产生的背景与由来,便是当下的“三去”:楼市去库存、过剩去产能、金融去杠杆。这简直是协奏三部曲,分别从2016的上、中、下三个窗口期开始轮番上演,你方唱罢我登场,好戏连台,令人眼花缭乱,同时瞠目结舌。 

 一、楼市“去库存”:地产“潘多拉之盒”被打开

在2016两会上号召“去库存”三个季度之后,房价在部分一二线城市的涨势像脱缰之马,如一行白鹭,直上青天。鉴于很多人已经是“京沪永远涨”,再去讲京沪深的房价已经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新意。不妨看一下那些曾被“遗忘的角落” ——一些不太被关注的二线城市房价上涨的图景。

2016年房价走势概览——合肥

Clipboard Image.png

2016年房价走势概览——长沙

Clipboard Image.png

2016年房价走势概览——武汉

Clipboard Image.png

 2016年房价走势概览——济南

Clipboard Image.png

    2016年房价走势概览——石家庄

Clipboard Image.png

很多人会说,这个上涨并不如股票走势那么刺激。但不要忘了,这个上涨斜率是房产总价上涨的斜率。如果你考虑到房价交易中的首付产生的杠杆因素,那么这个斜率至少要乘上3或者更多,这时候你再看看斜率是否足以让你血脉喷张。

楼市去库存,房价的潘多拉盒子被打开了:京沪深房产总价据说已经能够买下半个美国。想想看,难怪唐总老对中国不爽,干了一辈子地产,没见过这么涨的,有道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嘛!

这个百年不遇的盛宴上,自然少不了各式难看的吃相,至于是否优雅,似乎已被置之度外。君不见,天价地王频出,旁边就是相得益彰的城中村;千万豪宅遍地,楼间却是东倒西歪的破旧自行车。但做投资的,就是要客观,那就是你看到了一地鸡毛,但你能把鸡肉吃到。也就是说,2016年地产盛宴的请帖,是年初两会期间发出的,你也许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区别在于,有的人在宴会开始的时候到达,有的人在宴会快要散的时候出现了。 

二、过剩“去产能”:大宗商品的卷土重来

第二部曲就是去产能。这个词汇不知道是谁造出来的,大概来自于以前讲美日经济的时候,把disindustrilization的翻译成“去工业化”。估计有人看了这个翻译觉得很酷,于是就创造了去产能这个词汇。如果翻译成英语,就是cut production capability,直译就是削减生产能力。

这是很令人费解的。好不容易形成的生产能力,如今要去掉。这比教科书中讲的资本主义危机中资本家倒掉牛奶还要厉害,他们仅仅是倒掉牛奶,而我们却要直接杀牛。这样,对于市场的影响会更大,其产生的预期性质是不一样的,这不是一两家在杀牛,而是系统性地杀牛。

于是,我们看到了下面的场景,以黑色系煤、铁为代表的的大宗商品卷土重来,上演了波澜壮阔的历史行情。这让去产能更加困难,因为商品价格上涨的时候,应该上产能,而不是去产能。可想而知,去产能在推行中会产生多大的阻力。

2016年截止到12月中国煤炭价格指数(全国综合指数)走势图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无论如何,这一波商品期货盛宴也是难得一见的,有资深期货人士甚至称其为几乎20年未见之怪现状。当然,参与逻辑与房地产也是相似的,看你在哪个时机入场。

供给侧改革给了炒家们一个完美的剧本和题材。在泛滥的流动性的助攻下大宗走出凌厉的行情,一时仿佛经济又回到当年那个美妙的时候。大宗的上行叠加环保因素,带来了一众中游产品的涨价,一时间供给侧改革产能还没出清玩,这边厢就走起了要通胀的剧本,供给侧改革的脸要往哪搁? 

三、金融去杠杆:金钱更加无法入眠

最后这一部,就是钱荒。毋庸多言,下图即可一目了然。就在2016即将收官之际,资金市场如法炮制般地上演了“钱荒”行情。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走势图

Clipboard Image.png

与之相应,近期国债期货走势相较于地产和商品期货来说,自然不遑多让。

21日之前的债市几乎经历了最近三年最惨烈的暴跌。10月20日~12月20日两个月间,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2.65%涨至3.37%,上行72个基点;10年期国开债由3.02%涨至3.93%,上行91个基点;5年期AA企业债收益率由3.56%涨至5.04%,上行148个基点。加上债市的杠杆,但凡今年激进点的操作风格,全年努力在这几天间灰飞烟灭。

10年期国债期货走势

Clipboard Image.png

于是,我们最近在债市看到了两起有名的“萝卜章”事件。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萝卜章当然并不是今天才有,至于是萝卜章还是金章大家都不在意。之前大家在意的是,有钱赚就好了,萝卜章和豆腐章有区别么?反正我们有临时工和离职员工,有人不按套路出牌后,大家在意的是,是这个章子支撑的杠杆太大了,老子扛不住,你们看着办,摆烂试探爸爸的底线。

在多年流动性泛滥和刚兑的背景下,一众眼里只有收益率的参与者被培养出了只向钱看的导向,各种杠杆和所谓的金融创新招呼上,先把钱搞到手,哪管身后洪水滔天,反正都是爸爸的,能不管么?会下死手么?这就好比我们在杂技表演中看到平衡大师把很多个木杆搭接起来,去掉任何一根都会崩塌。这应该就是去杠杆可能导致后果的比较恰当的比喻。 

四、为什么“三去”让市场如此“开颜”

管理层想关上一道门,却未想到市场会打开另一扇窗。摁下了葫芦鼓起了瓢。于是,2016年,在房地产方面,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限购;在商品期货市场上,各家交易所上调手续费、限制开仓等措施层出不穷,本质上也是限购;在资金市场上,更是出现了“钱荒”,需要央行屡屡救急。反正,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

地产库存、过剩产能、金融杠杆,这都是现实问题,但不是那样简单粗地可以通过行政手段去掉。楼盘、煤炭钢铁,都是由盘根错节的经济关系在背后支撑,最后要由市场力量去出清,并不能靠行政手段简单去化。

行政手段只能解决ZF内环节的事情,而不能解决市场环节的问题。比如去库存,在地产业快不聊生的时候来这个政策,怎么不用尽用足?去产能,各地都要税收,如果把钢厂关停,税收怎么解决,GDP业绩怎么报?去杠杆,连环套一般的金融产品,拔掉一根头发,便动了全身,怎么能说去就去?行政能做的,就是保证市场在出清过程中是公平的,而不能直接介入到这个过程里面。

其实,三去的背后,是各种产能的重复建设。钢铁一哄而,高科技一哄而上,文创一哄而上。当下,很多城市都要争取成为地区金融中心,其浮躁心态可见一斑。那么,这其中的激励机制是什么?中央出政策文件,地方都想让中央看到自己的执行力,于是就有了重复建设,从而导致一阵大的市场行情,同时也就有了过剩产能。这个过剩,最后还是要“死给你看”地倒逼到中央买单。这个循环,反映到市场上便出现难得一遇的极端化行情。

流动性的泛滥提供了重复建设,猛上杠杆的空间,只要水龙头还大开,道理讲得再好,也压抑不住发家致富的欲望,当年4万亿一下去,就把很多垂死挣扎的落后产能救过来,硬生生把价格战延长了几年,产能没办法出清,流动性是燃料,那刚兑就是那动力澎湃的发动机,对于没有接受过破产洗礼的资本家,你只要敢提供流动性,在这么多年顺周期下管理层好赌的背景下,他就敢把杠杆放到月球上,当逆周期来的时候,本该出清的杠杆居然又通过债转股续命了,从逻辑上讲,债转股和供给侧改革逻辑上不就是互相矛盾的一套组合政策?

宋代大诗人陆游在教子作诗时说:“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管理市场也是如此,否则,就会出现想去掉什么、什么就涨的局面,南辕北辙,适得其反。当然,作为投资者,对于管理层行为规律的预测,是你当下要务,这也是国内市场的一大特色。

而国内现在九龙治水的管理格局依然如是,如果大家仔细去看三会的汇报,开篇都是总结下治下的规模与成就,后面才是该系统运行的情况,这种既是球员,又是裁判的裁判,在没有更上层力量干预的情况下,你觉得会对分管业务线下死手么?然而现在的现象是,有个强有力的上层力量,在混业经营互相渗透率越来越高的年代,在一个系统合规的业务,会强劲的冲击另一系统的稳定性,那假设那强有力的政策之手统一“一行三会”之后,那政策的可预测性就更飘忽了,只能往前几天中央经济会议的大大那段话来揣摩:如果实现中国经济增速预期目标6.5%会带来过多风险,那么6.5%不必成为中国经济增速预期目标的底线。

2017,要么停水,要么出清一批,这应该是一个抓“典型”的大年,供给侧改革搞得这么欢,金融行业也可以搞搞的嘛。

毕竟约谈十次不如停业一次,不行还可以吊销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