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可以改善医院报表的产业(之一):医疗外包服务

本文雏形是笔者在年度策略会上的演讲《那些年被玩儿坏的健康服务业》。当时梳理了笔者入行一年以来对整个健康服务业的一些学习、理解和思考。涉及殡葬、养老、医疗、美容、妇婴等行业。

此次单独把医疗服务尤其是医院这一块摘出来同大家分享,医院行业或许是最古老最封闭的行业之一,初次涉及此行业时,对医院报表的理解似乎总有很多的困惑,比如门庭若市却净利率很多为负数,比如资产负债率很高,比如核心价值——医护人员的工资成本很低等。随着研究的深入,部分问题得到解答,但很多似乎还是一种对现实的妥协,那么为什么不能改变呢?

既然医院似乎并不是改变的发动机方,那么那些产业能或多或少的对医院产生影响?这些产业能否长久的在影响和变革中分到一杯羹?或许这是本文的初衷。

医疗服务产业链的现在和未来
下图是目前以医院为核心的医药上下游产业链简,从付费端而言,医保基金、商业保险(参与还很少),病人构成付费群体,而众所周知,我们医保还处于保基本的状态,难以满足多样化需求,商业保险参与较少,倘若这个时候有一个有效地第三方参与管理,或许局面又会有所不同。



这一个第三方可以是帮助商业保险公司监管异常的处方或者“坏”的医生,促进或者同保险公司的互相信任,也可以是某种帮助医院和患者信息对称的服务类公司,诸如挂号、转诊,也可以是给医院提供后台(后勤)支持的公司……上述部分处于猜想阶段,部分已经有公司可循,不管如何,专业化分工总归是大趋势。



无论是那些搅局者倒逼医院改革,还是政策或明或暗的支持,我们已经能清晰的看到医院的发展趋势,在此,我们有个大胆猜想:医院可以且必将轻资产化.

从财务报表的角度看,医院的改善无非是1)改善资产负债率,比如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获取单价较高的医疗设备,这一块已经是相当成熟的产业。2)改善损益表中收入端,即医疗服务收入占比提升和药房收入占比下降,这个是目前政策鼓励的方向,比如药房的托管或者直接剥离,比如杭州医改中取消药品加成,提高医疗服务价格等。3)改善损益表成本端,比如部分医疗服务外包,降低人力成本,这一块在过去事业单位编制的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熟不知二级市场好多失败的参与医院改制的案例中,都是输给了历史包袱。

那些帮助医院节省成本、提高效率的业态

百本医护,为医护需求方提供后备军
百本医护主要业务在香港,主要给机构客户及个人客户提供服务解决方案,帮助寻找合适的服务提供人员,撮合交易。公司2009年成立,2014年7月份香港创业板上市,目前市值约3.32亿港币,营收规模在3000万港币左右,公司较小,不在大部分港股分析师的覆盖范围内。



实际情况看,百本医护同客户及医护人员的关系较为松散,服务提供者(有资质)在百本登记,百本帮助其寻找合适的服务需求方,进而撮合交易。这也决定了加成比例不会太大,过去几年在20-30%。



公司将收取客户服务费同支付给服务人员费用的差额确认为销售收入,从而使得公司总体营收规模较低但利润率非常高。



我们认为,对于每个医院而言,有些类型的医护人员并不是时时需要,没必要作为医院编制员工存在,但又经常紧缺,或者有些类型冗员多,同时由于人力成本(事业单位指标、保障成本等)原因,并不愿意多招或者招不到合适的人员,未来查漏补缺类型的需求或许是一片蓝海。



凤凰医疗,攫取医药供应链价差
凤凰医疗集团(PhoenixHealthcareGroup,PHG)自1988年创业以来已发展20年,是目前国内最大的股份制医疗集团之一,也是国内大中城市中唯一具备综合医疗服务能力的私营医院集团。2000年PHG收购北京建筑工人医院后进入北京市场,2005年对北京燕化医院的投资奠定了PHG在北京地区发展的基础。目前,PHG的床位总规模已经进入北京市综合医院前10名行列。

扒开具体业务,或许能明白公司高估值的来源。公立医院收支两条线及所有人缺位决定了盈利动机的缺失。所有的收入转化为费用:医疗器械、药品。而一旦掌控医院支出(采购)线,则意味着掌握医院的利润。

凤凰医院集团在不涉及连锁医院产权这个敏感话题的前提下,以委托经营或特许经营的方式,借用集团的品牌、管理模式、经营理念进行统一管理。集团按照连锁医院的规模收取一次性加盟费,一张床位一千元;另外,每个月收入管理费(每个月总收入的2%—3%),市场开发费用共同承担。

PHG的投资回报来自三方面:1)直接管理费收入:根据医院收入或收支结余的比例提取;2)供应链利润:统一管理将大大提高PHG的采购规模,为PHG直接同生产厂家建立合作关系奠定了基础,创造更大的规模效益;3)服务业务整合:通过合作,集团内形成了有效的转诊机制,为中高端客户服务创造了业务规模和效益。





参考杭州医改模式,假设把药房加成取消,医院其实可以获利

杭州,所有药品零加成,大幅提高医疗服务价格
2014年3月27日,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举办“浙江省省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浙江省将于4月1日零时启动在杭州的省级公立医院和杭州市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

改革主要内容包括:通过采取“一减二调一补”政策等综合举措,建立市级公立医院经济运行新机制、推进医疗资源科学配置、改革医院内部运行机制、加强医院综合管理和切实改善医疗服务等五个方面。改革的核心是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取消药品加成,优化医疗服务价格结构,加大政府投入。

“一减”:即减少药品费用,医院所有药品(中药饮片除外)按实际采购价实行“零差率”销售。
“二调”:即调整医疗服务价格,适当提高技术劳务为主的诊疗服务价格;调整医保政策,基本医疗保险按调整后的医药价格执行。
“一补”:即加大对医院的财政补助。

药品零差率可以防止大处方和过度用药
“药品零差率”是指取消医院药品加成政策,原先,允许医院对药品进行最高15%的加价销售,今后,所有药品(中药饮片除外)一律按实际进价销售,即“原价进,原价出”,医院不再通过药品差价增加业务收入。药品进价是以省为单位,通过统一集中招标采购确定的。
我们将杭州省市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前后对比列出:



总结:根据测算,改革实施后,总体上群众是得实惠的,但具体惠及到每个个体病人存在差异。一些用药比例多的病人未来支付的费用将下降,但一些急性病要手术的病人支付费用将增加。
参考杭州本次医院关于药品和医疗服务的政策,我们不妨进行一个简单推导,假设病人数目不变(消费药量和接受服务总量不变),药品收入降低15%,医疗服务收入提升30%,那么医院整体收入水平上升9.6%,医疗服务收入占比由54%上升至64%。



收入上升了,利润率会如何?
目前,补助大约占三级医院收入7%。不妨继续拆分,由于业务收入和支出在医院收支结构中占绝对大头。仅考虑业务收入支出,按照杭州医改模式,简单测算。



从三级医院业务收入支出结构看,药品是微利状态,而医疗服务是亏损状态,整体来看(收入-支出)/收入=-0.6%。假设药品加成取消,药品收支平衡,医疗服务价格提升(30%)速度高于成本提升速度(15%)的话,那么对于医院本身收益正向提升明显。此时整体来看(收入-支出)/收入=3.4%。



(源自中信建投中小市值)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