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全球经济会不会发生踩踏事件?

2015年,全球经济会不会发生踩踏事件?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2014年过去了,2015年到来了,但这是在压力大的2014年后,进一步释放风险的一年,大家都走在钢丝之上,是不过是谁走得好而已,如果世界这一年博弈出结果,则有人解脱有人深渊,而钢丝要走好,就要看你的心态、信心和操控性稳定性了。

这一年也是中国国际地位可能出现质变的一年,是否能够让中国崛起成为新常态,2015是非常关键的一年。

中国2014年的年尾是股市的高涨,但2014年最后的一个交易日是全年股指的最高点,从2014年6月开始的股指牛市就一直没有调整过,上涨幅度超过1000点达到了50%的股指幅度,这样的大幅度没有调整,下面的调整压力就如走钢丝。

虽然大家对股市的走牛很有信心,但我们不该忘记的是07年牛市当中的530半夜鸡叫和中石油发行后的断崖式下跌,在2015年的股市,虽然很牛,但总有走钢丝的感觉,既是需要贪婪,也是对风险意识要有充分的把握,涨得过快的东西,跌起来经常是更快的。

而且2015年各方面的基本面都不是很稳定,黑天鹅事件是有的,但我们坚定的看多也是不变的,但年中应当有一次起码的调整,如果出现如07次债危机类似的事件,转熊也是很容易的。

中国央行这两年开始了很多新工具,如:SLF、MLF、PSL等,2014年成功的维持了中国汇率的稳定,中国汇率相对于欧日俄等国都大幅度升值,中国的汇率稳定压力在2015年将比任何时候都要严峻。

我们的外汇占款货币发行的拐点应当已经到来了,2014年6月的广义货币是1209587.20亿元,而11月的却是1208605.95亿元,中国不断被诟病的广义货币M2的增长出现了拐点,下一步央行的货币流动性如何?如果我们不能维持汇率的稳定,各种热钱、投机如果一窝蜂的在预期改变的情况下撤离中国,央行的压力就是巨大的。

我们要注意到我们大多数城市解除限购和首套贷款的变化,房地产成交量放大但价格没有涨,房地产当中的资金流出了,房地产的资金进出拐点到了,以前的限购和限贷房地产的资金出逃是不容易的。

还有就是股市,在股市低位的时候,股市的热钱出逃也是不容易的,现在我们股市的交易额高的时候一天就超过万亿,股市的资本也是很容易变现外逃的,而且是股指上涨50%后的高位套现出逃,一旦整体出逃形成趋势,压力也是巨大的。

同样,这如果造成恐慌,过去是老百姓抢购物资,现在则会是抢购外汇了,因为我们换汇放开了空间,这是我们人民币国际化不得不承担的风险。

而这个风险存在,央行降准会越来越慎重,央行应当更多的应用定向的新货币工具来替代降准,而我们提出了银行破产,这也将导致准备金更多的回归到银行安全的保证金而不是调节货币数量的金融工具。因此在面临多种拐点下,央行可能不会如大家想象的那样宽松。

我的经济研究定义了资本倾销,也就是以印钞或者超低利率的低于正常资本回报成本要求的投资,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亏损也可以上市,市盈率在百倍以上却依然疯狂,而其他股票则市盈率在10倍以下。

资本倾销是货币霸权国家的逻辑,给中国的很多行业压力是巨大的,资本倾销挤垮传统行业不是人们说的传统行业的保守,而是传统行业的10倍市盈率和必须给股东盈利的资本,怎么能够与百倍市盈率甚至可以不断亏损烧钱的资本同样竞争?

人们会不知不觉的自然选择把各种资源供给给市盈率估值更好的企业以换取股权、期权等而让昔日的龙头不断失血,西方的不断货币印钞的宽松资本对中国的传统行业的压力是极其巨大的,而且这个压力还有创新的外衣,这就是股市的红海和蓝海的区别。

在西方也是一样,巨头都是突然死亡的,这个死亡就是多少中产阶级的投资被席卷了,现在传统行业都面临这样的资本倾销压力,就是在悬崖边的走钢丝。

中国的经济压力最大的应当是2015年,中国的GDP在2014年增长放缓,但中国在2014年的就业形势还是不错的,西方的经济是就业重于GDP增长的,我们崛起也在提新常态,这个不断与发达接轨的新常态,对就业的关注越来越强也是一定的,但这几年的良好就业在2015年也可能是一个拐点。

因为一些传统的出口加工区企业倒闭的很多,对用工需求是减少的,而中国的农村劳动力由于这两年农产品的低价也是亏损很多,他们重新打工会增加供给。中国的过剩产能以前的消费还要大,欧日俄等国还有购买力,但现在中国的压力下国内很多人开始节俭了,欧日俄等国由于汇率原因购买力也大幅度下降。

考验中国实业的就是2015年,很多实业企业应当是走钢丝的一年。在资本倾销和企业生存压力下,央行不得不降息是很可能的,央行降息的幅度可能还不小,但降准就不易多了。

中国的反腐我们看着过瘾,而实际上也是在走钢丝,因为斗争的腐败分子涉及面太大了,这些腐败分子是可能联合起来反扑的,很多政变就是这样背景下发生的,因此我们要祈祷中国的反腐能够打败腐败势力,尤其是这些势力再得到外国情报机构支持的情况下更是困难。

我们很多看似荒诞的政策,背后腐败是一方面,带路党也是一方面,中国的思想意识领域树立中国的国家意识,也是一场走钢丝式的残酷斗争了。

下面的反腐都是深水区,对周老虎的石油,我们是腐败分子连锅端了很多人,但下面的金融等领域与石油不同,中国的石油行业不够开放基本是打内鬼,而金融则是内鬼与外魔已经结合在一起的,不光有鬼还有魔根和金人的,情况会更复杂,但金融是国家的核心支柱,不打是不成的,怎样清除金融业里面的瘟猪是走钢丝式的更严峻的斗争。

2015年国际上也是不消停地走钢丝,俄罗斯介入乌克兰,收回了克里米亚,但被西方连续加码的制裁,经济压力巨大,汇率2014年底刚刚是大幅度的波动,但收回克里米亚是千秋功业,俄罗斯人现在对普京还是非常支持的。

俄国富豪也有行动,但对俄罗斯真正的考验是到2015年开春以后,现在俄罗斯把持着欧洲过冬的天然气阀门,欧洲是有所顾忌而俄罗斯还有天然气的收入,等春天不需要取暖的时候,俄罗斯的压力会加大的,而且石油的低价会维持多久?俄罗斯的卢布汇率什么时候能够反弹回来?

俄罗斯的经济普京说还可以缓慢增长,但这个增长是卢布计算的不是美元计算的,在卢布贬值下美元计算的俄罗斯GDP就要大缩水了,这个缩水对大量工业、农业产品需要进口的俄罗斯人而言的影响,与中国工业品输出的制造国和世界工厂的效果是不同的,如果油价低迷卢布萎靡的持续时间长了,俄罗斯的内部压力会越来越大的,因此俄罗斯也是压力巨大的走钢丝。

在石油低价下中东的局势也在走钢丝了,不但ISIS不断的紧逼,中东国家的财政危机也是重要的层面,虽然沙特等国通过石油期货做空对冲了石油价格下跌的损失,但这个对冲只不过是一时的,对冲掉的是这几个月的石油低价损失,但期货交割后下一期的建仓就是低价建仓了,你还能够对冲?

油价下来以后不是那么容易再快速上涨的,因为在低价的情况下由于外汇的需求大量出售,库存量很丰富。这些依靠石油生存的中东国家如果没有足够的美元,他们的粮食可都是要进口的,他们的沙漠国家是解决不了吃饭问题的。

而如果要花费他们的外汇储备让在美国的石油美元回流,则对美国也是很大的压力,因此我们会看到中东国家的走钢丝的,看到更多的中东流血。

而2015年对于看不到曙光的欧盟和日本,更是一个政客走钢丝的过程,日本的首相和欧洲猪国的首脑又要惯例似的更换了,欧债危机可能进一步发酵,如果不出危机的宽松,就是欧元进一步的贬值,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我一直反对所谓的三国演义,所谓的救欧洲就是救自己,我当时就说联吴抗曹的结果就是蜀国先灭,现在回望,我们当初救欧洲买入的欧洲国债在欧元贬值下亏损多少?我们所谓的分散风险买入的日本国债在安倍经济学下有亏损了多少?他们的宽松变成了中国买单了!

我们持有美债虽然收益率低,但比起日元欧元的贬值来,其实是最不坏的选择。有人还说这分散的是中美对抗的政治风险,但想一下中美真的对抗了,欧日会中立吗?他们其实是美国的一致行动人!连他们的银行不执行美国的要求被美国罚款巨资,他们这些国家也是不敢放一个屁的。

对美国又如何?美国的增长率在2014年底已经达到了5%,而美联储也在说要加息了,但加息能够有多快?

本人预测美国低利率政策会维持相当长的时间,因为美国的负债16万亿以上还不断增长,但这也不排除美国加息的背后是美国最近政府收入不错,政府发新债的需求会有一段空窗期。

这空窗期下的加息是挤兑宽松的日本和欧盟的好机会,也是让资本和热钱回流而间接挤兑新兴世界的好机会,这是美国金融的剪羊毛!美国有这样的顺风顺水,应当不是走钢丝吧?

但我认为美国依然在走钢丝!低油价造成美国的经济回暖高涨,但低油价也让美国的页岩气页岩油的泡沫提前破裂,这也是美国的风险,同时美国的经济一定要注意美国选举博弈可能带来的黑天鹅。

如果大家有记性的话,里根当年的顺风顺水的星球大战和低油价挤兑前苏联的时候,87年10月的股灾是一日之内道琼斯大盘下跌23%的,美股的10月是很敏感的,纽约股市曾经发生过类似的好几次10月“灾难”,不只在1929年、1987年,还包括1989年、1998年、2001年和2007年。

而我们的6000点也是类似的。从2007年是牛的顶,2008年也是跌死人。现在西方从次债危机的07年、金融危机的08年、到2015年正好是七八年了,有一个危机的周期到来了,在这个危机到来的危机周期年说是走钢丝难道不对吗?哪一次危机不是在美国顺风顺水经济高涨时突然到来?

美国能否度过这个危机年我认为是困难的,因为党争在这个时候为了执政,对经济是没有底线的搞对手的,老石油资本集团和新页岩油资本集团整好是两党不同阵营的。因此美国的稳定和高增长也是在钢丝上的,一旦断裂则87年那样的断崖也是很可能发生的。

所以2015年是充满危险的一年,危险下是各国现有资源格局再分配的巨大压力,这再分配的发生就是重大的历史转折,海权与陆权,大西洋与太平洋,全球产能流动亚洲力量的崛起、新技术带来的生活方式改变、不发达国家进入工业社会、西方的社保危机等等都是改变格局的因素。

因此我们需要强势的领导,能够集中全中国的资源和控制力,人民币汇率稳定美元升值,导致中国汇率修正下的美元GDP,在全球的地位发生巨大变化。

中国的GDP超过日本几乎还没有多久,在日元、卢布、欧元等贬值下中国美元计算的GDP已经快日本2倍了,现在中国GDP是日本、俄罗斯、韩国、印尼、新加坡之和,是5.5个印度,是德国、法国、英国、荷兰之和,这是中国在世界格局当中有一次重大地位变化期,我们是否能够稳定我们这样的地位,让这样的地位变成新常态,才是2015年最关键的。

所以2015对中国关键不是增长而是在世界格局当中保持现有地位,不能因为压力下出现汇率崩盘等变化而一落千丈,但各方都在给我们压力,想让中国如二三十年前的日本,因此我们需要坚强的领导让我们走好这根钢丝度过危险的2015年,只要中国能够稳定住现有地位,就是巨大胜利!

如果这个格局保持不变,虽然美国的主导地位不会改变,但中国与世界其他发达国家的格局就要出现历史性的变化!中国的羊年一直不是个好流年,但羊年也有奇迹,也是能人辈出的。



来源:阿尔法工场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