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之行:那些散落在丝绸路上的明珠

作者:一笑

编者按:除了股票,还有诗和远方。随着“中国神车”的回归,一带一路再次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本期港股那点事特别分享会员一笑一家人复活节期间中亚之行的游记,与他们一起领略散落在丝绸之路上这些古代明珠的风光。

一.意外的行程

每年的复活节前后是个长假期,全家一般会选择出远门。今年的复活节最初是想去非洲的马达加斯加。花了几周终于找好了合适的地面导游,设计了行程,一路的租车,酒店和机票也都安排妥当,可以说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几乎就在出机票的前夜,马达加斯加发生了政变,权衡半天只好另寻目的地。

太太说,既然最近我给女儿讲了不少成吉思汗和马可波罗的故事,何不去中亚地区旅游。我的第一念头是, 新疆和蒙古都去过了,中亚有什么新鲜东西可看呢?第二个问题是,从香港出发经汉城转机去塔什干的中转衔接很长,我们以前去不发达地区都是跟旅行团才去,所以有点担心自由行去中亚会不会是花钱买辛苦。但是,4-5月份和10月份的确是访问中亚的最佳时段。本来嘛,中亚是地球上最远离大海的一片土地,全年气温的高低变化十分夸张:冬天能到零下30度,夏天高达50摄氏度。至于机票后来也找到个解决办法,从广州经过乌鲁木齐到塔什干,南航有方便的衔接。就这样,半信半疑之中,我们定下了此行。

二.中亚

Clipboard Image.png

中亚(中亚细亚)就是亚洲中部地区,一般指的是中亚五国: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斯坦。更广义的定义,中亚还包括阿富汗,中国的新疆地区,以及蒙古,巴基斯坦,印度和伊朗诸国的部分地区。中国古代称这一带为“西域”。我们这次旅行去的是前面提到的中亚五国里的头三个国家。

从广州横穿中国大陆到乌鲁木齐需要5小时的航程,从乌鲁木齐到中亚的交通枢纽塔什干倒只要飞3个小时。著名的丝绸之路,从西安经中亚到地中海的东岸,其中约有一半的里程是在中国境内;而中国境内的丝绸之路,新疆占了其中的一半,不去新疆是难以体会中国疆域之广阔的。不过,由于假期有限,这次只是路过新疆而已。

三.塔什干(4月10日)

我们行程的第一站是乌兹别克斯坦的首都――塔什干(Tashkent)。从乌鲁木齐去塔什干的飞机满载了回乡的中亚旅客,他们每人都带上飞机很多件大大小小的中国商品:热水器,电视萦屏,布匹,工具,等等。有位乘警在指挥乘客把没法装入行李箱的对象堆放在飞机前排座位前的空间,忙个不亦乐乎。这位乘警和我们正好是邻座,当他了解到我们三人是去旅行,就有点诧异地问:你们要是想去看清真寺,干吗不去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呢,中亚没啥可看的。落地前,他还说,中亚地区很乱,机场也毫无秩序可言,行李经常需要等几小时才能出来;没有上锁的行李,难保不会被人偷盗。我心里咯噔一下,完,我们有个箱子就没上锁。

行前,我们联系了塔什干当地的旅行社,旅行社出具的邀请信经乌国政府认证之后,便可以作为落地签证的依据,所以我们在塔什干机场进关还算顺利。见到行李也很快安全到达,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五国中人口最多的国家,总人口约2600万。它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双重内陆国家之一(另外一个是欧洲小国列支顿士敦),也就是说,它所有的邻国内陆国家。

首都塔什干是中亚最大的城市,大约有300万居民,它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城。尽管塔什干名声不小,但由于在历史上多次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它保留到现代的古迹不算很多。我们在塔什干只停留了半天,走马观花式地参观了当地的大巴扎(集市)和两处16世纪的清真寺遗迹,就坐车前往中亚名城撒马尔罕。

四.撒马尔罕 (4月11日)

19世纪末的英国诗人James Elroy Flecker曾有如下诗句描述撒马尔罕(Samarkand)这座中亚最负盛名的古城:

We travel notfor trafficking alone 
By hotter windsour fiery hearts are fanned, 
For lust ofknowing what should not be known
We make theGolden Journey to Samarkand. 

千里迢迢何止仅仅是为了交易
热风煽起一波早已燃烧的心澜,
冲动全为了知道不该知道的事
金色之旅将我们带到撒马尔罕。

由于它在丝绸之路上的中枢位置,撒马尔罕早在公元前三世纪就是个颇为繁盛的城市,我国在隋唐时期称它为康国。撒马尔罕曾经是中亚古国花剌子模(Khorezm)的首都,在13世纪初被成吉思汗攻破后惨遭屠城。 撒马尔罕的声名主要来自于帖木尔(Timur)在14世纪下半页以它为首都建立的一个庞大的帝国。

帖木尔(1336-1405)自称是成吉思汗第7代后裔,但是,很多史家认为他更可能是以突厥血统为主而非蒙古人。他有个妻子倒的确是“一代天骄”的后代,所以,称为成吉思汗的外子一系更为准确。在他长达40多年的征战生涯中,帖木尔不仅收编了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帝国的后继国的领土,如西察合台,东察合台,伊尔汗国,金帐汗国等,帖木尔大军的铁蹄(帖木尔在本地语言中是“铁”)还攻陷了伊朗,阿富汗,印度,叙利亚,东欧等地。

我们在撒马尔罕参观的第一个景点是帖木尔的皇陵(Gur-e Amir Mausoleum),那里葬有帖木尔,他的两个儿子,两个孙子,以及他的一位导师。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这处建筑本来是为他的长孙(这位指定的继位人先于帖木尔而死)所建的,帖木尔本人在家乡另建有为自己准备的陵墓。但是,当帖木尔本人死于1405年2月时通往家乡的道路被大雪封住,所以撒马尔罕成了他最后的安身地。帖木尔的墓是以一具深绿色的玉棺为标志的。据说,一生杀人如麻(有的估计高达1900万之多)的帖木尔曾告诫后人,谁要是胆敢开启他的棺木将会遇到比他还凶猛的敌人。1941年6月21日,帖木尔的棺木被苏联的一个考古队开启,遗骨被运往莫斯科做分析; 次日, 纳粹希特勒开始大举进攻苏联, 这场战争持续了4年,期间苏联军民死亡人数不下2500万。看来,“玉棺之咒”不是玩笑之事。

随后,我们前往撒马尔罕的中心广场(Registan)。这个广场的周围有三座富有纪念碑意义的建筑,它们同时宏伟的宗教学院(madrasah):坐北往南看,左手的那座是帖木尔的孙子兀鲁伯(Ulugh Beg)在15世纪初建造的, 右手和中间的两座是由乌兹别克族的昔巴尼王朝(Shaybanids)的国王在17世纪上半叶建造的。乌兹别克族的祖先是游牧民族,他们在16世纪初结束了帖木尔所建王朝对本地区的统治,现代乌兹别克斯坦的民族构架基本是那时奠定的。每座宗教学堂面对广场的正门都是高约35米的方形结构,其正面和侧面都装饰带有各种彩色的几何图案的瓷砖,正门的两侧有穆斯林建筑典型的暸望塔(minaret)。虽说到访撒马尔汗之前就知道它的盛名,实地见到这组精美宏大的建筑群我们都不由得张口瞠目,仰视良久。穿过拱型门洞,里面是个由约二十米高的双层结构围住的庭院。当初这里是最高的宗教学府的所在地,楼下用作教室,楼上则是师生们的宿舍。

在撒马尔罕众多的清真寺(mosque)中,有一座是以帖木尔的“中国皇后”(可能是维吾尔族)Bibi-Khanym命名的。 Bibi-Khanym Mosque是在1399年帖木尔攻克了印度的德里之后建造的,据当时驻撒马尔罕的西班牙使者记载,战利品中光是宝石就用了90头俘获的大象才能运回。关于这个建筑,还有个动人的传说。据说帖木尔视Bibi为红颜知己,除了爱慕其美貌之外也敬重其智能。这么雄伟的清真寺一般需要十年以上才能建成,但是,Bibi想在帖木尔外出征战的三年时间内建好它以彰显她的能力。有一位年轻的建筑师欣然答应Bibi,他能完成这个使命。

Clipboard Image.png

当清真寺只差封顶即将按时完工之际,天才的建筑师突然对Bibi提出给他一个亲吻的请求。虽然犹豫再三,Bibi还是同意了这位比她年轻许多的爱慕者的请求。深情的一吻在Bibi白玉般的脸颊上留下了印记,被返国之后的帖木尔发现。不顾Bibi的解释(不过是隔着面纱的小小一吻)和恳求,帖木尔下令捉拿建筑师,但是年轻人早已登上自己建好的瞭望高塔一跃而下。

帖木尔的孙子兀鲁伯统治撒马尔罕长达40多年,在15世纪的上半叶他建立的多所高等学府吸引了很多数学家,天文学家,诗人等来到撒马尔罕这个伊斯兰世界当之无愧的科学和文化中心。他本人还是个中世纪著名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 例如,他测量到太阳年的长度和现代测量结果相比误差不到一分钟。可惜,他建造的天文观察台只有地下的一部分还保留至今。其后,我们在撒马尔罕还参观了一组从11世纪到19世纪之间建成的陵园和纪念堂(Shah-i-Zinda Ensemble)。

五.旁及干(4月12日)

中亚有两条著名的河流,阿姆河(Amu Darya,古名Oxus)和锡尔河(SyrDarya)。 两者都是来源于帕米尔高原,大致平行地自东南朝着西北方向的咸海流去。这两河之间的肥沃土地上,有过一个中亚古国――粟特(Sogdiana)。从公元前二世纪到公元后十世纪期间,这个以撒马尔罕为中心的粟特民族一直是丝绸之路上十分活跃的商业和文化的传导人。唐朝时安史之乱的主角,安禄山和史思明,应都是沿着丝绸一路东进长安的粟特族人。

粟特人从文化传统和血缘上讲是波斯人的一族,但是自伊斯兰在中亚兴起之后,他们逐渐式微了。波斯语除了是伊朗的国语,还在当今的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官方语言之一,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和布哈拉地区也有很多人讲波斯语。这次我们没有去伊朗和阿富汗的计划,但是导游替我们申请到去塔吉克斯坦的签证,所以我们决定当天来回去一下离撒马尔汗只有50公里的塔吉克斯坦一侧的旁及干(Panjikent)古城。

乌兹别克与塔吉克的边境十分清静,除了我们之外,还遇见一个法国的游客,别的好像连当地人都没见到什么过境的。在塔吉克一侧,已经有地导的车等着我们。法国人婉拒了我们请他同车的邀请,选择步行进城;他是个慕名前来塔吉克登山的,风和日丽的几十公里平地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旁及干地处塔吉克斯坦的最东边,那里有个公元5世纪的粟特王国的遗址。粟特人是拜火教(Zoroastrianism)的信徒,所以他们的遗城的中心不难找到供奉火种的设施。从那里远远地眺望帕米尔高原最西部的山麓,它们都整齐地带着白帽子。四月中旬的天,我们浑身裹着冬衣还是觉得寒风凌厉。在古城的博物馆里, 我们看到的壁画上画的当地人物依稀带有中国人特征,难道1500年前有中国画师来过此地?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午饭时我们应邀到一个当地人家里做客。女主人做的羊杂汤十分暖心,就着奶酪吃的红皮萝卜也觉得爽口,还有羊肉,新鲜面包,热茶等等;虽然语言不通影响了交流,我们对塔吉克人的好客留下深刻的印象。

六.布哈拉 (4月13-15日)

由撒马尔罕去布哈拉的路上,我们经过了帖木尔的故乡――沙利萨布孜(Shahrisabz)。帖木尔在十五世纪初建造的皇宫没能保留下来,但是它高达40来米的庞大的门厅建筑,虽然经过了六个世纪的风吹雨打以及战争和地震依然矗立。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关于帖木尔这个历史人物的评价,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你问的是谁。现代的乌兹别克人视帖木尔为他们的民族英雄,他的巨型雕塑充斥塔什干,撒马尔罕,和沙利萨布孜。以攻城略地而言,帖木尔这位军事天才可以和亚历山大大帝,查理曼大帝,成吉思汗,拿破仑等相提幷论;在建筑艺术等方面,帖木尔和他建立的王朝颇有成就的。但是,帖木儿这位跛腿的征服者也曾无端地毁灭了一批如巴格达,德里,大马士革这样的名城。所以,在周边国家和地区的人民眼里,他毫无疑问是一个枉杀无辜的残暴君主。有意思的是,帖木儿除了对中亚地区的历史发展有巨大的直接影响,他还间接地影响了欧洲的历史进程。帖木尔在1402年的安卡拉战役中击败了当时如日中天正向欧洲迅速扩张的奥托曼帝国,俘虏了后者的苏丹王。奥托曼的挫折让中世纪末期的欧洲国家得到了几十年的喘息机会。有理由相信,这个事件间接地保存了基督教文明,所以帖木尔在欧洲人心目中有较为正面的形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明太祖朱元璋于1368年灭元而建立大明之后要求西域各国继续进贡,帖木尔也曾多次遣使向明朝进贡。但是,晚年的帖木尔大概觉得他的千秋功业必须加上征服中国方能圆满,所以,68岁高龄的他在1404年冬天率20万大军挥师东进;次年二月,当帖木尔的大军行至今哈萨克斯坦斯坦境内时他病死了。既然帖木尔和明成祖朱棣的大决战没有发生,帖木尔在中国历史上也就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记。

布哈拉是丝绸之路上一个著名的宗教圣城。在伊斯兰世界里,和它齐名的圣城还有沙特阿拉伯的麦加(Mecca)和麦地那(Medina),伊拉克的巴格达(Baghdad),阿富汗的马扎里沙里夫(Mazar-e Sharif)。公元9和10世纪时,中亚的大部分地区是被来自伊朗的萨玛尼(Samanids)王朝所统治,我们在布哈拉首先参观的是一个保存完好的萨玛尼帝王的陵墓。这个时期的建筑在装饰上还没有掌握后来盛行伊斯兰世界的彩色瓷砖技术,这个陵墓用的是土砖结构。它的外墙装饰所用的几何图案土砖拼成,简洁而优美,朴素而庄严。

由于布哈拉在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位置,成吉思汗曾遣使敦请布哈拉的君主为通商行使方便。岂料,那君王的儿子将数百个人的蒙古商团杀了大半,剩下的几个使者被割去胡子才予释放。成吉思汗再度致信布哈拉,要求君王惩罚其子;但是据说那儿子是由君王最宠爱的妃子所出,一阵枕头风之后,该君王精神抖擞地给成吉思汗如下回复:“我是亚历山大大帝之转世,尔乃区区一个异教徒小统领,怎敢给我发号施令?”大汗闻讯,仰天大喝一声,此仇我必报。在两年之后的一个严冬,大汗的四儿子拖雷大元帅攻陷了布哈拉并实施屠城。在1220年的这场蒙古飓风之后,布哈拉仅有两三座建筑保存了下来,其中一座就是前面提到的萨玛尼帝陵;这座1100年前的建筑得以完好保存,是因为它很久以来处于半掩埋的状态,幷且周围是一片坟地。还有,就是作为布哈拉城市标志的高塔(Kalyan Minaret)。该塔距今有约900年历史,高达46米,塔身由土砖砌成,装饰的几何图案以及阿拉伯文字形形色色,几无重复。为何复仇心切的蒙古大军,对这个地标性建筑网开一面,则不得而知。

布哈拉作为中亚的宗教和文化中心,涌现过许多的伊斯兰文明史上的巨人,其中最耀眼的一颗明星要数阿维森那(Avicenna,公元980-1037)。阿维森纳说过一句名言,“我情愿有个广阔然而短暂的人生,而不是狭隘但是漫长的人生 ”(I prefer a short life with width to a narrow onewith length)。如果以在多个领域有卓越建树而论,从亚里士多德(Aristotle)至达芬奇(Leonardoda Vinci)之间的近两千年人类历史上,无人能出阿维森纳之右。阿维森纳在诗歌,哲学,逻辑学,数学,天文,化学(蒸馏提炼法),物理(提出“动量”的概念),地质(关于地层年代的原理),考古,神学等多方面卓有贡献。他最为著名的成就是在医学医药领域。作为古代波斯医学,印度医学,希腊医学等的集大成者,阿维森纳结合自己实践而写的医学著作直到17世纪还是欧洲许多医学院的标准教材。阿维森纳是正确描述眼球解剖结构的第一人;他对传染病,心理学科和神经学科都有划时代意义的多样贡献,今天我们提及的众多神经心理和其他医学现象都是阿维森纳所归纳描述,如幻觉,忧郁,亢奋,失眠,中风,癫痫,瘫痪,等等。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旧时布哈拉统治者的称号是埃米尔(Emir或Amir),他们平时住在一个城堡式的内城(The Ark)王宫里。从正门进入内城的街道有一侧是一排带有栅栏的窗户,据说主要用于关押欠税者;进出城门的人都可以透过窗户看见关在里面的不幸的人们,埃米尔大概就是按这个思路设计了监狱?

七. 梅尔夫 (4月16日)

我们在布哈拉多呆了一个晚上,原因是要等待旅行社替我们申请土库曼斯坦的签证。到中亚的旅游者都可能知道,土库曼的签证不仅比较难申请到,而且有不少附加规定:一是滞留的时间一般不能超过三天;二是,游客必须按事先定下的口岸进出该国;三是必须有导游全程陪同。 我们一大早就离开布哈拉前往几十公里之外的乌兹别克和土库曼边境。过完了乌方一侧的边检就是土库曼的士兵,他们随便看了一下我们的护照就挥手让我们过去了。意外的是,停车场里只见到几辆运输大卡车,并没有接我们的地导。因为语言不通,我们也没能从卡车司机那里问到什么有关消息。等了很久,我们才发现,土库曼一方的边境设施还在两公里之外!

我们从布哈拉去目的地――梅尔夫(Merv)的路上先要经过阿姆河(Amu Darya),然后还需要穿过卡拉库姆大沙漠(Karakum是黑沙的意思)。土库曼地处里海的东面,咸海的南边,以及阿姆河的西南侧;土库曼的80%面积是卡拉库姆大沙漠。阿姆河长达2400公里,它源自帕米尔高原的雪山,本来是一直流入咸海为止。但是,二十世纪的计划经济体制下,苏联在阿姆河上游的土库曼境内建造了许多人工运河,把河水引入棉花地。处于阿姆河下游的乌兹别克,则叫苦不迭;在布哈拉周围的半沙漠地带,很容易见到白花花的盐碱地。咸海没有了来自阿姆河的水流,它最终是很难逃过干枯的命运。

梅尔夫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亚历山大大帝在前往征服印度的途中建立的一个城市。从里海的东岸到阿姆河之间的这片土地,基本是环境恶劣的沙漠和半沙漠。梅尔夫是少数几个能支持少量游牧民族生息的绿洲之一。但是,13世纪初梅尔夫遭受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毁灭性打击之后,它再也没能恢复过来。所以,今日能见到的是方圆十几公里的古城遗迹了。

在梅尔夫东北大约70公里处,有一个叫做Gonur (也称Murghab)的地方埋藏了一个古文明的首都。据说那里有可能是拜火教的起源地,至少有4000年的历史。很多考古专家认为,那里的社会很可能具有独立于两河,埃及,中国,印度的第五大古文明。可惜,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能去Gonur参观。

八.阿什喀巴 (4月17日)

次日清早,我们坐内陆机从梅尔夫前往土库曼首都阿什喀巴(Ashgabat)。 阿什喀巴座落在离土库曼和伊朗边境只有几十公里的地方,这是我们去过的中亚城市之中最整洁的一个。城里的每座建筑物的外墙都明亮洁凈,而且大多数是以白色的大理石作为外墙。阿什喀巴的基础设施也挺现代化,市民们开的车不少是日本和德国制造。

和乌兹别克斯坦以及塔吉克斯坦类似,土库曼斯坦本来原苏维埃联邦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其共产党第一书记尼亚佐夫(Niyazov)是戈尔巴乔夫的亲信人物。在1991年土库曼脱离原苏联而独立后,尼亚佐夫 摇身一变成为总统,他建立的铁腕统治延续至今(尼氏死于2006年底)。在外交事务上,土库曼效仿瑞士而宣布执行永久中立不结盟的政策。 由于土库曼认为自己是突厥(Turkic)民族的发源地,它和当今的土耳其有着紧密的经济和文化的联系,因为后者是突厥民族人口最大的一支。因为土库曼是内陆国家,所以它的能源输出也必须依赖邻国的合作。除了经由俄国和伊朗的输油输气管道和铁路运输,通往中国的管道也已建造完成。

由于土库曼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十分丰富而人口仅有600万左右,所以它的人均GDP高出周边国家许多。虽然土库曼斯坦国民的收入不算特别高(公务员月收入大约500美圆),但是他们的许多日常消费都是由国家免费提供(比如水,电,汽油等), 市民只需要买食物和衣服, 所以土库曼人民的生活比较富足。当然,这种“石油社会主义”也有它的代价,那就是当权者的对内控制也十分严密。在我们下榻的四星酒店找不到因特网的踪影,记载领导人言论的小册子倒是前台摆放。土库曼民风纯朴,路不拾遗;在土国期间,我们有两次遗落了东西,都有当地人归还给我们。

丝绸之路上最富盛名的早期旅行家探险家非西汉的张骞莫属。当时,汉武帝为了对抗宿敌匈奴,依照“敌人的敌人即是我们的朋友”的原则,决意连手遭匈奴打击的月氏(读作“越之”或“肉之”)国。公元前138年,应汉武帝的招募,张骞带着100多人出使月氏;但是刚出陇西,就被匈奴的单于擒获。所幸的是,单于大概不想激怒汉朝,就没有杀张而是令其在当地娶妻生子,一扣留就是十年。后来张骞乘匈奴看管不严而逃脱,当他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找到月氏人时,后者早已弃兵务农,不思与匈奴抗争了。当张骞历尽艰辛回到长安给武帝汇报西域见闻时,提到了他在途中所见的“汗血宝马”(也作“天马”)如何了得。武帝立刻明白了获取优良战马的重大意义,随即派人携带黄金二十万两以及一匹黄金铸成的马前往阿什喀巴(古时称贰师城)求换宝马。据说,这类马匹在中原繁殖不很成功,现代学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饲料缺钾;另外,棕红色的汗血最可能是吸血的寄生虫引起的现象来着。由于繁殖的困难,汉唐以下这种宝马得靠西域进贡(唐太宗“昭陵六骏”中就有来自西域的“特勤骠”)。而今的土库曼人仍然保留着马背传统,赛马是当地人十分钟情的一项运动。土库曼的国徽里有一种叫做Akhal-Teke的名马的形象,它的前身就是汗血宝马也未知。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西汉时,土库曼的名驹引起了中原皇帝的遐思万千;二十多个世纪的星移斗换之后,中国和西域之间的贸易交流的主题仍然是驱动力的东输--源自卡拉库姆大沙漠的天然气管道已在2010年将要通到东海之滨的上海。

九.希瓦 (4月18日)

在阿姆河下游地区有一片绿洲叫做Khwaresm(中国古代称之为花剌子模),我们这次中亚之行的最后一站――希瓦(Khiva)就是就是花剌子模古国的首都。希瓦的南面就是卡拉库姆沙漠,它的东面沙漠,但是阿姆河使得这片绿洲成为农业高度发达的地区。和丝绸之路上的许多重镇一样,希瓦在历史上曾几次遭受过灭顶之灾(13世纪初的成吉思汗,15世纪末的帖木尔)。在苏联统治期间,这个城市被作为博物馆而修复。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16世纪末以后的300年间,希瓦经营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奴隶市场。希瓦周边的沙漠居民,包括土库曼和哈萨克斯坦的游牧民族,经常袭击过往这一带的商人;他们有时还深入里海一带绑架当地居民,然后带到希瓦的奴隶市场来贩卖。身强力壮的俄国男子可以换四头骆驼,波斯籍的奴隶则能换得两头骆驼。1717年俄国曾派一支四千人的军队来到此地,当时的可汗打开城门迎接俄军。可汗对俄军统领说,城里地方狭窄,请俄军分住周边的数十村庄。当夜,俄军上下被“好客”的主人弄得酕醄大醉之后被杀得所剩无几。到了1873年,由一个叫考夫曼(Konstantin Kaufman)的俄国将军率领13万大军攻下希瓦, 才报了这状深仇大恨。

在希瓦古城南门的右侧,有一座青铜雕塑甚为引人注目。走近一看,方知此乃大名鼎鼎的数学家花拉子米(Al-Khwarizmi)的雕像。他在公元820年写的《代数》一书首次系统地论述了代数方程的解法。英文的代数一词,Algebra,就来自那本书里的一个解方程的步骤。最早把源自印度的“阿拉伯数字”的十进制,零的使用等等介绍到西方的就是花拉子米。计算器科学里面的程序一词,Algorithm,其实就是由他的名字拉丁化而成。花拉子米出生时的希瓦属于波斯帝国的一部分,而且他的主要研究是在当时的伊斯兰文化中心巴格达完成,所以他是以波斯数学家而闻名于世的。

十.结言

十天的中亚行程中我们见到了多个丝路名城――塔什干,萨马尔汗,布哈拉,梅尔夫,希瓦,还造访了旁及干和沙利萨布孜。除了这些历史气息浓厚的古城之外,阿什喀巴这颗沙漠明珠也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如果它在不久的将来会和杜拜一样齐名,我们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

这个地区数百年以至上千年前的建筑物上一般都有无数的精致图案。由于正统的伊斯兰教义反对偶像崇拜,所以装饰图案中花草和动物形象不多见到,最常见的是优美的几何拼图。清真寺的圆拱形顶部大部分是用金色,绿色,和各种各样的蓝色来装饰。当地人民在建筑,科学,哲学,艺术等领域的成就,令人叹为观止。

来中亚之前我的一些疑问已然化解,但是,离开时心中又多了许多别的问题。Flecker的诗句for lust of knowing what should not be known we make the GoldenJourney to Samarkand值得回味。“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指的是什么呢?玉棺之咒为何就这么灵验?Bibi和建筑师是否仅是一吻之缘?丝绸之路上的驼队是被何种冲动所驱使?古人云,“行千里路,读万卷书”,中亚之旅是这句话的绝佳诠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