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能源贸易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2018-06-14 14:54 林采宜 阅读 14113

作者:林采宜

随着中美贸易磋商的反复博弈,可以推断,只要特朗普不对中国商品强征惩罚性关税,中国将从美国大量增加农产品和能源进口。鉴于近年来美国的能源供需结构变化,能源出口是美国在贸易措施中的重要诉求之一。  

一、扩大能源出口是美国的重点诉求

经过多轮磋商,中国承诺扩大自美进口以减少中美逆差作为和解方式。当前中国自美进口总额基本稳定在约年均1500亿美元左右,从进口商品结构看,以生产设备为代表的机电产品以及波音飞机为代表的交通工具占比最高,占总额约41%比例,此外,在高端橡胶、精细化工、医疗领域,历年进口金额及占比均有小幅提升趋势。

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6月率团访华,与中国代表团重点讨论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的事项,涉及商品包括原油、天然气等能源类商品和大豆、牛肉等农产品。由于中美去年11月签署的2500亿美元大单中已经涉及农产品进口,这次贸易磋商达成的合作重点在于能源类商品进口。因而,在即将到来的中美协商中,能源领域扩大出口将是美国的重点诉求。image.png

二、中美扩大能源贸易有多大空间?

1、美国原油、天然气产能自2016年以来快速增长

受益于“页岩革命”的技术突破,美国页岩层中相伴而生的油气资源产量自2016年以来快速增长,并带动出口的大幅增长。目前美国原油总产量为1026.4万桶/日,其中16%用于出口。天然气方面,美国天然气去年实现总产量约7600亿立方米,同比增幅10%,目前也是净出口。

在能源产能不断增长的情况下,通过增加能源天然气出口是美国平衡贸易逆差的一个重要途径。image.png

2、中国能源进口增长迅速 进口结构有待进一步多元化

从2008年到2017年,我国原油进口依存度从49%上升至69%,进口量年均增长率达10%以上,预计2018年进口量约为883万桶/日,进口依存度达71%。与原油相比,我国天然气消费的增长更为惊人,2008年还略有盈余,到2017年已出现1160亿立方米(48.6%)的需求缺口,自2009年以来,我国天然气进口量年均增长率为66%。image.png

从原油进口结构上看,俄罗斯和OPEC主要成员国是我国原油进口的主要来源,2017年其占比分别为15%和28%。近年来中国的原油进口来源逐渐多元化,从中东地区非OPEC主要成员国、非洲、南美等第三类国家进口原油合计占比已接近50%(表1)。

目前,中国从伊朗、阿曼、安哥拉和巴西进口的原油约占我国原油总进口的32%,由于这些国家经济容易受地缘政治影响,其原油生产及出口波动性较大,对我国的进口供给具有一定影响,例如,作为我国原油第三大进口国的安哥拉,受国内恶性膨胀影响,6月原油出口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与此同时,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原油仅占约2%,只占其出口总量的比例仅为10%。考虑到美油的供给潜力及稳定性,扩大自美原油进口,将进一步强化我国原油进口多元化结构并提升原油进口的议价能力。image.png

从天然气进口结构上看,进口方式主要为来自中亚的管道输送,以及来自澳大利亚、东南亚等国的海上运输,两边各占一半的比例。此外,由于管道建设尚未完成,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目前是“远水难解近渴”,随着我国天然气需求量的持续扩大,天然气进口也急需“开源”。image.png

3、自美进口原油、天然气“质优价不贵”

从全球各国原油品质上看,美国WTI、英国Brent、俄罗斯ESPO三种原油的品质最佳,均为低硫、轻质原油的代表,在功能上具有显著替代性。在考虑运输成本的到岸价方面,美油的单价历年均低于Brent,由于俄油进口属长期合同,价格调整具有滞后性,2015、2016年原油价格下跌时,其单价高于美油,而2017年原油价格回暖时又低于美油。因此,相比英国Brent原油,美油“质优价廉”。2017年中国自美原油进口占比为1.8%,2018第一季度该比例提升至3.5%;同期自英原油进口占比分别为2%和1%。从运输成本来看,美油与俄油通过管道运输的成本优势相似,具有替代性。image.png

事实上,英国Brent原油产量较少,替代布油并非美油的潜力所在。Brent原油作用为全球原油定价基准,地域性的俄罗斯ESPO、中东Dubai/Oman油价仍与其高度相关。从历史数据来看,全球各基准油种减WTI差价和美国原油边际产量变化呈显著正相关,未来随着美国原油产量的不断提升,以WTI基准的美油“性价比”优势将进一步得到显现。image.png

在我国天然气进口方面,从中亚管道输送的土库曼天然气单价最低,自澳大利亚、马来西亚通过海运进口的到岸单价相比管道运输分别高出31.8%和28.9%,从中东卡塔尔进口则到岸价格要高出68.4%。近年来,美国天然气产量增长造成其单价长期处于低位,日韩进口数据显示,从美国进口天然气和自澳大利亚进口天然气的到岸价格基本一致,以此可以推算,中国进口美气的到岸价格比中亚管道输送的天然气高出30%,但低于卡塔尔(目前在进口总量中占比11%)美国天然气替代卡塔尔的市场份额将是时间问题。image.png

三、扩大自美能源进口的后续影响

1、扩大原油、天然气进口有利于中美贸易平衡

如果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原油占比上升10个百分点,那么每年将增加193-200亿美元的进口,与此同时,如果中国的天然气进口也有10%转向美国,那么,每年将增加35亿左右的进口额,两者相加,能源进口金额大约增长230亿美元。对于平衡中美贸易利差具有重要作用。

2、炼化产能扩张将抑制国内石化类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2018年,民营炼化产业扩张迅速,非国营原油的进口允许量达到1.4亿吨,创历史新高,2018年截止5月, 36家地方炼油企业累计获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总额达到9541万吨,占去年原油总进口量的22.7%。而当前已获批的原油进口允许量总额接近1亿吨,占去年原油总进口量的22.7%(2017年全年进口量为41,957万吨)。伴随着美油进口增长,我国炼化产业将会进一步扩张。由于我国石化产品的出口竞争力较弱,扩张后的产能将对国内的塑料、合成橡胶、合成纤维等主石化产品市场形成竞争压力,化工类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可能受到压制。image.png

3、以煤炭为代表的能源类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减小

在短期内,增加煤炭进口可以弥补由于供给侧改革造成的国内煤炭消费缺口,从而减弱煤炭为代表的能源类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综合来说,原油、天然气及煤炭等能源扩大自美进口,可以为国内生产提供更为稳定的供给环境,降低能源类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

来源:林采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