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还要两次加息,新兴市场谁更受伤?——18年6月美联储议息会议点评

2018-06-14 09:23 姜超 阅读 11913

作者:海通宏观姜超、梁中华、李金柳

第一、美联储6月再度加息,表态整体偏鹰。

美联储6FOMC会议决议以8:0的投票结果通过,决定上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至1.75%-2.0%美联储认为5月议息会议以来,美国经济稳健增长,近几月的就业增长更为强劲,失业率进一步下降;家庭开支开始加速,商业固定投资继续增长强势;整体通胀和核心通胀均已接近2%。FOMC委员会认为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大致平衡,预计随着货币政策的渐进调整,未来经济会继续扩张,就业情况仍会保持强势,通胀中期回升至2%,因此美联储决定加息25BP。

此外,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记者会上表示,从2019年1月开始,将在每次议息会议结束时举行新闻发布会,但数据预测仍按季度来发布。鲍威尔解释此举仅仅是为了加强与市场的沟通,并不传递任何关于加息节奏和加息时点的信号。

整体来看,美联储此次声明略偏鹰派,且预计2018年共加息4次,超过之前3次的预期。会后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小幅走高,美元指数上涨,美股收跌。image.png

第二、联储仍偏乐观,年内还有2次加息。

美联储进一步上调经济增速和通胀预测,下调失业率预测,对经济前景仍偏乐观。本次会议中美联储官员将对美国2018年GDP增速的预测从2.7%上调至2.8%,2019年和2020年的GDP预测保持不变;同时将2018年的失业率预测从3.8%下调至3.6%,将2019年和2020年的失业率预测均从3.6%下调至3.5%;通胀方面,将2018年总体通胀预测从1.9%上调至2.1%,将2018年的核心通胀预测从1.9%上调至2.0%,2019年和2020年的通胀预测保持不变。

美联储预计2018年年内还会有2次加息。美联储预测2018年底的目标利率将达到2.4%,而3月预测只有2.1%,这意味着2018年还会有两次加息。点阵图数据显示,美联储预测2019年加息3次,2020年加息1次,并最终达到3.4%的目标水平。鲍威尔在会后表示不会对通胀超过2%过度反应,且强调美联储会确保不会收紧得太快,这意味着加息仍将是渐进的。

期货市场数据显示,当前市场对2018年加息总次数的预测也由之前的3次调整为4次,年内再次加息时点或在9月,概率高达81%image.png

第三、美国经济短期稳定,未来会逐步减速。

从基本面来看,美国1季度GDP环比折年增速回落至2.2%,但高频数据显示经济在2季度有所回暖;就业方面,5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22.3万,失业率进一步降至3.8%;通胀方面,5月美国核心CPI回升至2.2%,美联储高度关注的核心PCE物价同比在4月也已经达到1.8%,预计未来会逐步接近2.0%。整体来看,受到减税、贸易保护措施的刺激,美国经济依然相对稳定。

但随着通胀回升、加息继续,美国经济增速或将在明年逐步趋于回落,美联储自身也预测2019年GDP增速将从2.8%降至2.4%,2020年进一步降至2.0%。这类似于04-06年的加息周期,通胀上升促使美联储收紧货币,但利率抬升则打压经济增速。再加上全球贸易摩擦的持续发酵,未来美国经济有随时陷入衰退的风险。image.png

第四、美元仍将偏强,冲击新兴市场。

今年以来,欧洲、日本经济均出现回落迹象,且欧洲风险事件不断,而美国经济、通胀相对稳定,美元指数大幅走强。再加上美债收益率走高,提升美元资产吸引力,助于美元回流美国。我们认为这一格局年内或仍将持续,美元也将保持偏强的状态。

新兴经济体的汇率往往缺乏弹性,或受到美元升值的冲击更大,需要保持警惕。截至17年末,乌克兰的外债规模已是外储规模的7倍多,而土耳其、智利、阿根廷、南非的外债也已是外储规模的4倍以上;从债务的期限结构来看,土耳其、乌克兰、阿根廷、马来西亚的短期外债/外储已超过或接近100%。中国香港港币汇率也面临持续的贬值压力,如果香港金管局选择持续回笼港币、投放美元,港币汇率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市场利率的抬升或对其高企的房地产泡沫构成挤压。image.png

第五、不排除中国公开市场跟随加息,但长期中美利率趋于脱钩。

考虑到当前央行操作利率和市场利率之间仍有较大缺口,存在一定的扭曲,例如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依然比DR007低20BP左右;另一方面美元升值也会对人民币汇率有一定压力。所以不排除中国央行仍会借此机会,象征性的在公开市场加息。但是由于主导市场利率走势的决定因素是央行提供基础货币的数量,而不是基础货币的供给价格,所以央行在公开市场加息对国内流动性的冲击非常有限。

而今年以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降准等操作工具,呵护流动性,支持金融严监管下表外转表内、非标转标的进程,货币政策已回归中性。再加上去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大幅升值到2015年的水平,人民币汇率不会成为影响货币政策的主要因素。长期来看,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随着人民币汇率更加市场化,中美利率将会趋于脱钩。image.png

来源: 姜超宏观债券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