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鹤最近三次公开讲话看金融监管新思路

2018-05-17 08:08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阅读 13128

作者:CF40

来源:中国金融四十人协会

为解决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问题,美国当地时间5月15日下午,习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已率领中方经贸团抵达华盛顿。

在赴美之前,刘鹤出席参加了5月15日的全国政协专题协商会,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他在会上就金融问题发表了讲话。他特别提出,“要建立良好的行为制约、心理引导和全覆盖的监管机制,使全社会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image.png

刘鹤(资料图)

1、三次公开讲话重点指向金融风险

出任副总理至今,刘鹤一共发表了三次公开讲话。前两次的讲话分别是3月27日在“一行两会”金融管理部门调研和4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挂牌仪式时发表的。

3月27日的那次讲话正值“一行两会”人事初定,从新华社公布的讲话稿可以看出,刘鹤主要强调的是金融风险。他指出,在“一委一行两会”的金融监管框架下,要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攻坚战,并要抓紧按照市场化方向深化金融改革开放,落实开放举措。

这次讲话中,他对“一行两会”的工作都提出了要求。刘鹤指出,要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要平稳有序推进机构改革工作,加快银行保险监管职责调整,增强综合监管能力。要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从这次讲话中可以看出,当前“一行两会”的工作重心已经得到明确。

在4月8日的讲话中,他侧重谈了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重要性。刘鹤指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是整个机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解决金融监管交叉和监管空白,逐步建立现代金融监管框架,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同时,他强调,要“把监管工作全面纳入法治轨道”,“结合我国实际制定专业、精细、可预期的审慎监管政策。”这也指明了中国构建现代金融监管体系的方向。

在5月15日的政协专题协商会上,刘鹤的讲话更加聚焦,直指当前出现的各种金融风险,并给出了治理方法,概括起来就是货币政策要稳健中性,同时配合以严格的监管政策,再加上防治腐败。

对于金融乱象,刘鹤再次强调“要坚决治理”,补齐制度短板,完善金融基础设施,改革和优化金融体系。同时还要“建立风险防范化解责任制,坚决惩治腐败”。

值得注意的是,刘鹤此次还着重提出,“要建立良好的行为制约、心理引导和全覆盖的监管机制,使全社会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些话以前没有讲过,应该是针对当前金融乱象而言。”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说,“这是在提醒社会不能做无本的生意,要讲诚信,投资要买者自负,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也有媒体对此进行了较为细致的解释,我们引述如下:

“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

从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的案例中可以看到,有些金融从业者做生意居然可以“不用本钱”。比如吴小晖就通过挪用保费来给公司循环注资。今年以来先后出台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都对金融企业的投资者资质和信息披露等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时都明确规定所用资金必须是自有资金。此外,对一般工商企业而言,做生意要本钱,也意味着,杠杆率不要太高,可以从银行贷款,但不能过度贷款。

“借钱是要还的”

这句话或许是讲给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听的。借钱如果可以不还,那显然鼓励拼命借钱。预算软约束可以说是国企和地方政府的痼疾,有些钱借了就没想着还,也没有能力还,因此就出现了“僵尸企业”等现象。这也成为中国宏观杠杆率偏高的一个重要因素。上面也已经谈到,结构性去杠杆实际上已经对准了国企和地方政府的违规违法举债。

“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

也就是说,投资者要对自己的投资负责,盈亏自负。这也意味着,打破刚性兑付不是说说的,资管新规的落地正是其中的重要节点。

“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不用解释,金融监管和惩治腐败就是瞄准那些坏事和做坏事的人的。

2、货币政策微调 转向“调结构”

刘鹤在讲话中对中国要实行的货币政策表述为“稳健中性”。短期来看,货币政策不会出现方向性的改变。从近期中央表态和央行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不难发现,随着中国宏观杠杆率上升速度放缓趋稳,货币政策也出现了一些微调,主要思路是从“稳增长、去杠杆、防风险”调整为“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

5月11日,央行发布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首次设立了专栏讨论宏观杠杆。报告指出,当前宏观杠杆率增速放缓,金融体系控制内部杠杆取得阶段性成效。

“中国企业部门杠杆率的上升趋势应该已经结束,正在稳定下来或者开始下降。”CF40学术委员、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近日在浦山基金会第二届年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说。

他指出,金融危机之后,国有企业经历了明显的加杠杆过程,其高峰出现在2014年,2015年以后,国有部门的资产负债率总体上开始下降。2011年以后非国有部门的资产负债率并未系统性上升,在多数口径下还出现了下降。

在“去杠杆”取得阶段性成果后,下一步的重点就是“结构性去杠杆”。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提出了“结构性去杠杆的思路”,将“去杠杆”比较精准地指向了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同时银保监会在防控金融风险方面也提出了 “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治乱”的要求,结构性的意味很浓。

(本文亦有参考澎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