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的终结——2018年4月经济数据观察

2018-05-15 17:03 联讯证券李奇霖 阅读 3351

作者:联讯证券李奇霖、张德礼

4月份经济数据都已经公布,除了工业增加值增速超预期外,需求端的各项数据整体上看是比较弱的。数据公布后,国债期货上涨,黑色系大宗集体走弱,高频数据反映的乐观预期出现了一定修正。

4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0%,比3月份增速提高了1个百分点。从技术角度看,有一定的基数原因。2017年四个季度的季末,工业增加值同比都出现了跳升。这导致今年各个季末的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都可能因基数扰动而阶段性走弱,随后开始恢复正常。典型的如今年3月份,工业增加值增速从前值7.2%,下降到6.0%,又在4月份出现反弹。

除了基数原因外,工业生产也在加快。4月高炉开工率稳步上升,发电量同比增速也从2.1%提高到了6.9%,企业生产积极性比较强。

我们认为,可能的原因,一是价格效应带动产量上升,比如4月钢材价格比较高,带动产量增速从4.2%到8.5%。二是前期被压制的需求,得到一定释放,对需求变化比较敏感的水泥产量,也开始恢复正常。三是,可能也是最为重要的,与贸易战预期下的赶出口有关。

未来工业增加值存在较大的回落压力。一方面,4月份的需求数据显示,经济其实并没有高频数据显示的那么好。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正朝着谈判解决的方向发展,企业赶出口的动力趋于减弱。这两个因素,都会压制生产。

需求方面,整体偏弱。下面从支出法,分析下固定资产投资、消费和出口三个终端需求。

1-4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长了7.0%,继续放缓,也要比预期的7.4%低不少。三大主要固定资产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增速低位反弹,在持续超预期之后,地产投资增速小幅走弱,而基建投资增速继续低迷。

1-4月制造业投资累计增长4.8%,比一季度提高了1个百分点。有一定的基数原因,也和专用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和汽车制造业等的投资改善有关。

我们认为,制造业投资的企稳难以持续,预计未来会在低位震荡。一方面,终端需求并不强,比4月份市场预期的要弱不少。另一方面,融资环境继续收紧,信用事件有加快爆发的趋势,这会影响企业的资本开支意愿。

地产投资增速终于走弱了,从前值10.4%小幅下降到10.3%。我们预计土地购置费用对地产投资的支撑,已经出现拐点。

由于4月份的土地购置费用、建安投资数据还没有公布,但是从4月主要建材涨价、施工面积增速比3月提高了0.1个百分点看,4月建安投资增速可能要比3月份的-0.62%有所提高。以土地购置费用为主的其它费用增速,可能从3月份的高点48.6%开始回落。

大家比较关注的新开工增速,也从9.7%放缓到7.3%。根据我们的调研,一些龙头房企也在下沉市场,加快开工抢占市场,但大家对房地产市场的持续性存在担忧。我们认为,销售放缓会继续传导到开工上,开工增速大概率会继续走弱。

1-4月房企的到位资金同比只增长了2.1%,一季度是3.1%,而2017年全年是8.2%,房企融资环境继续恶化。

在金融监管和地产调控双重压力下,房企的传统融资渠道基本上都或多或少受到限制,ABS是为数不多的创新渠道,但难以对冲传统融资渠道的放缓。可以预见,资金来源对地产投资的约束将强化,这将率先反映在土地购置费用上。

image.pngimage.png

所以,我们认为4月份地产投资回落,只是开始。地产调控、金融环境收紧,对地产投资的影响将逐步体现。

传统口径下的基建投资分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供应业投资增速从-8.9%上升到-8.4%,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投资增速从9.7%提高到10.9%,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的增速从13.8%下降到11.2%。

虽然有所改善,但并不明显。由于用累计值计算的基建投资同比数据,和所公布的基建投资增速差异不大,我们可以用2017年的基建投资三大分项累计投资额,以及2018年的各项增速,来估算2018年各月的基建投资增速。

通过拟合发现,1-4月份的基建投资增速只有7.6%,与2017年全年15.0%相比下滑了近一半。

image.png

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9.4%,而前值是10.1%。剔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消费增速也是如此,3月增长了8.6%,4月只有7.9%。如此大幅度的下滑,令人倍感意外。

分地区看,4月份城镇消费同比增长9.2%,前值是9.9%。4月乡村消费增速同比10.6%,前值是10.9%。相比较而言,城镇消费增速滑落得更明显。

可能的原因,一是消费信贷政策的收紧,二是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降低、房价涨幅放缓后的财富效应减弱。

展望未来,消费增速可能小幅回升,但中枢相比于去年,大概率是要走低的。也就是说,消费对经济的托底作用,要弱化了。

根据海关总署数据,4月美元计价的出口增速为12.9%,前值-2.7%。进口增速为21.5%,前值14.4%。4月进出口都出现了明显改善,基数效应是部分原因。

分国别和地区看,对美国出口增长了9.7%,对欧盟出口增长了10.9%,贸易战的影响并未体现出来。从商品类型看,服装及衣着、纺织对出口的提振幅度最大。

未来出口的下行风险不容小觑。一是贸易战的冲击,即使是最终谈判解决,中国大概率会在压缩出口、扩大进口方面做出让步。二是主要发达经济体的PMI走弱,全球经济复苏的高点大概率已过,会抑制对中国商品的需求。三是人民币升值对出口的负面效应,也将逐步体现。

综合上面分析,我们认为4月份增长动能在继续减弱。偏弱的终端需求数据,修正高频数据所反映的经济乐观预期,也会传导至生产端,工业增加值一枝独秀是难以持续的。

来源:联讯麒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