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政治的王小川

2017-11-10 11:02 屹杰 阅读 19028

作者:薛芳

1

很少有人像王小川那样有耐心。 

2003年,张朝阳给王小川布置了一个任务,为搜狐开发搜索引擎。当时的互联网圈有个笑话:目前能生产出核武器的国家有5个,但能开发搜索引擎的国家只有4个。圈内人用这个笑话来形容搜索技术的难度。 

用了5年,王小川终于想明白了:通过输入法导入浏览器,再通过浏览器带动搜索的流量,这就是搜狗的“三级火箭”。这是产品逻辑,也是商业模式。 

王小川兴匆匆地去找老板张朝阳,建议开发搜狗自己的浏览器,为搜索提供入口。意外的是,张朝阳极力反对。那时候,张朝阳把很多时间都花在了解自己上,正靠看克里希那穆提获得生命的解脱。 

王小川坚持,结果就是2008年的一天,一位搜狐副总裁突然走进他办公室,告诉他说,老板决定他不再负责搜索业务了。 

王小川被缴了枪。 

那一年,王小川30岁。他1978年出生,27岁晋升为搜狐副总裁,是5位副总裁里最年轻的一位。现在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了。 

老张直接找他问:“你到底想做点什么?” 

王小川知道,那句话的意思是,“你想走就走,想留下干点什么。”

他就向老板表态:“我一定把输入法做得更好。” 

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有时候,他擦下桌子,都有同事怀疑他要离职,橄榄枝一根接一根抛过来,但他还是选择留下。 

媒体说他有钝感力。他自己就说,“换个员工也不能忍这种事。”然后又说,“换个老板也不允许这么干。”

image.png

2004年搜狐推出搜狗时信心十足的张朝阳

他还是忍了。 

“这是一种选择,这是性格里的东西。”他说。 

那几年,搜狐离职创业的很多,有人建议他也去创业。但他知道,没有输入法,没有搜索,单靠浏览器,在中国的互联网格局里没戏。 

他是懂格局的人。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搜狗输入法上线时,丁磊就留意到王小川,并约定北京见面。那时网易游戏增长势头很猛,《梦幻西游》系列成为摇钱树。 

丁磊开门见山跟王小川说,“你们家搜狐没钱吧,网易有钱,拿利息就可以做这件事情。”但王小川没接。 

王小川说,他对老张其实没有情绪,他特别理解他。这种限制不是老张的限制,是搜狐的限制。“家里穷,我就不认他了,我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他说,老张特别正直,极其坚持,有大的战略视野。同时,老张很懂政治,不是机会主义者,还有包容性。 

王小川看起来也是讲政治的。他知道想做成一件事,关键时刻要以大局为重。

2 

王小川说,他做了很多反思。哪些他做的不对,哪些和老板沟通不到位,什么地方的期望值跟老板没有讲通。“对商业格局的理解,对战略的思考、对产品深度理解都得到了加强。” 

他和老张不同,老张面临过人生的刀锋,读心理学、佛学,还读印度哲学,但不看小说,不看臆造的东西,他看的东西是出世的。王小川对我说,他读小说,读《三体》,还读历史,读《万历十五年》。 

这些都关系人事。

他说,他悟性高。他读费孝通的《乡土中国》,就了解了社会学的基本概念,日常生活也能为他加深了解,添砖加瓦。 

王小川一直是很擅于学习的。他的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中学物理老师。他们希望他各方面都优秀。即使偶尔跑偏,他也能迅速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清华读书时,王小川曾沉迷游戏,大学第一个学期只考到28名,全班倒数第四。榜单贴在教学楼外,他深受打击。很快,王小川回归好学生的定位:游戏账号送人,把主要精力投入在学业上,让自己的生活步入正轨。 

那两年,王小川是落寞的。尽管老张很怒,但他还是偷偷做起了浏览器,靠打游击等待时机。他知道,浏览器是打通搜狗拼音和搜狗搜索之间的中心枢纽。 

2010年,机会出现了。谷歌退出中国。王小川发出一条微博:“冬来岭上一枝梅,叶落枯枝总不摧。”这首诗的下部分是“但得阳春悄急至,依然还我作花魁”。 

王小川看起来心情不错,他知道事情正在起变化,时机成熟,就得推一把。他动员张朝阳找周鸿祎投资搜狗,然后又把搜狗需要投资的消息传递给了周鸿祎。王小川知道,老张在互联网圈唯一认的人就是老周。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连篇累牍的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周鸿祎直接找到张朝阳,提出入股搜狗,并给出三个意见:“第一搜狗必须拆分成独立公司;第二如果要做搜索就需要360的帮忙,浏览器重要,可以为搜索提供流量;第三必须由王小川负责。” 

周鸿祎找张朝阳一谈,张朝阳被说服了。

image.png

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张朝阳和周鸿祎谈笑风生

王小川对我讲过这样一个场景:张朝阳、王小川和周鸿祎三个人坐在了一起,开了一瓶红酒,碰了杯。就是这样一个deal。“从老张的角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酒都喝了,这个事情就算敲定了。” 

但事情没那么简单。 

周鸿祎当时提了一个方案,奇虎360将注资30%,占30%的股份,不过,有一个前提,将搜狗旗下的浏览器业务转给360。这个方案不符合王小川的预期。 

那段时间,王小川和周鸿祎的关系“很混沌”,一边打,一边和,搞不清楚哪段是合作,哪段是打架。浏览器岌岌可危,他为了狙击360收购,知道得想点办法了。 

因此,马云出现了。 

2010年的6月,王小川与马云谈了40分钟,马云问了王小川三个问题。“这家公司是否可信?搜狗怎么能把事做成?做成了对阿里巴巴有什么好处?” 

王小川答:“张朝阳和搜狐均持股;搜狗输入法已做成,他们将用同样的团队去做浏览器和搜索引擎;可免百度一家独大。”结果是马云飞往北京,最终说服了张朝阳。 

“绝境之外,便是天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签约了,搜狗拆分,阿里注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们自当继续努力,争取做互联网创新的旗手!” 2010年8月8日晚,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在微博上饱含感情写下一段话,他终于意气风发了。 

3 

中国的互联网是讲山头的,不能吃饭砸锅,王小川很少得罪人。他说周鸿祎亦敌亦师,这个时代出来这样一个人,“在土壤里面找出意味来了。”他说马云,做事更加有豪情。 

但对王小川来讲,阿里介入的最大意义是,它让搜狗获得了真正的独立。这是一段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分手的婚姻,与阿里巴巴合资的两年,双方实质性合作很少。 

两年后,王小川通过内部邮件表示,搜狗回购阿里巴巴所持的10%的股份。王小川解释,随着战略升级,搜狗预期阿里集团难以继续在战略层面加强相关支持。 

现如今,搜狗发展上的桎梏已经解除,搜索市场上显然已经是三分天下:百度,360和搜狗。 

这时候,他又想到了腾讯。 

当时,360、百度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竞相竞购搜狗。胜出者是腾讯,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将旗下的腾讯搜搜业务和其他相关资产并入搜狗。交易完成后,腾讯获得36.5%的股份,搜狐依旧是最大的股东,但公司的主导权已经稳稳掌握在王小川的手里。

微信图片_20171110105728.jpg

腾讯拽着它的“狐朋狗友”在搜索市场和360、百度一起打三国杀

对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敲钟的王小川来说,这个神话只是他多年坚持的结果。在这个目标下,他坐冷板凳、忍辱负重,拒绝了各种各样的诱惑。 

腾讯入股这五年,搜狗把自己变成了中国互联网格局中的新变量:使用了全新Logo,推出了搜狗手机搜索安卓版和iOS版;2016年,又联合微软、知乎和腾讯,推出明医搜索、学术搜索、海外搜索、知乎搜索和微信搜索等特色搜索功能。 

搜狗的账面数据也相当好看。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搜狗首次实现全年盈利,年度净利润3300万美元;2015年和2016年,搜狗年度净利润分别是1亿美元和9600万美元。 

而到了今年,搜狗留了悬念,没有再公布这两个季度的净利。当他终于跑到纳斯达克敲钟后,他的罕见的耐心获得了回报。 

但王小川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 

2012年,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搜狗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最主流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搜索赛道的选手们,正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 

王小川研究生读的是计算机系,但选的是生物基因工程方向,“在生命最细微的世界里,混沌里面蕴含着规律,蕴含着注定的事情”。

相关股票:
搜狗 usSOGO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