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彼迎会成为下一个优步吗?

2017-11-09 17:25 秦朔 阅读 17267

作者:Taro

葛宏,曾经的河北省高考状元,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耶鲁大学的计算机硕士,2009年加入Facebook之前,在谷歌工作,2009年加入Facebook之后,于2011年底开始开发Newsfeed广告。

三年内,葛宏将Newsfeed广告从零变成了日收入三千万美元的项目,成为Facebook收入的主要支柱,同时也把Newsfeed广告团队从一人变成50人。葛宏是Facebook名副其实的“NewsFeed广告”业务的开拓者。

原本以为葛宏是既懂中国用户需求,又深谙IT技术之道,同时契合Airbnb文化的中国区负责人的绝佳人选,被寄予打破海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本土化困局的厚望,没想到他却成了Airbnb史上最短命的中国区负责人。image.png

葛宏(左)、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Nathan Blecharczyk(右)

从2015年开始,Airbnb就在四处寻觅一个中国区负责人,可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期间,Airbnb中国区经历了3次换帅,后来从空降兵改为内部提拔,葛宏被选中。

当时,切斯基说,在面试了很多求职者之后,他发现最合适的人原来就在自己的公司里。

葛宏不仅得到了切斯基的青睐,就连共享住宿领域的大佬,包括竞争对手的高管也对葛宏赞不绝口,他们认为葛宏既有西方专业人士的特质又熟悉本土环境。途家前高级副总裁、Vashare CEO庄海在朋友圈发表评论称,“Airbnb的中国区老大需要三个最基本的能力,一是总部的信任和支持,二是对业务和行业的透彻认识,三是对国内市场的充分了解。这三者全部具备最好,最起码要做到两点。不然将是一个艰难的岗位。”

而葛宏此次离开也从侧面反应出Airbnb在中国市场开疆拓土困难重重。中国保护本地企业的相关政策法规以及本土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已经使多个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铩羽而归。

十九大期间,政府还强制Airbnb等共享住宿服务商暂停了北京市中心范围内的短租业务。

其实很早之前,Airbnb就十分看重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品牌地位。它花了几年时间融资并做了很多基础性的准备工作,想以此和竞争对手“小猪”和“途家”PK。

2013年,Airbnb开始在中国提供短租房源,但今年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给Airbnb起了个中文名,叫“爱彼迎”,还宣称在中国的投资将会翻番。目前,Airbnb也按照大陆的法律向当地政府提供用户信息。image.png

葛宏在发给公司同仁的邮件中,没有细说离职的原因,但却详细阐述了Airbnb在过去几个月里取得的突破性进展。Airbnb在中国北京芳草地办公室的团队成员从30人增加到了120多人,房源较之去年,也由7万个扩充到了14万个,增长了1倍。2017年Airbnb的目标是让入住天数也翻1倍,达到800万天,葛宏还提到,他带领的中国区团队将诈骗率从8%降低到了2%以下。随后,Airbnb又与多家地方旅游局签约,并谋求在目的地转型升级、旅游扶贫等方面深入地方。

此外,葛宏上任以后主要围绕技术和产品进行改良。其中一个体现便是6月19日,Airbnb在中国市场上线了全新的“故事”功能,并称计划在今年底将中国区团队扩展到200人,且其中半数为工程师。

然而,随着短租行业的发展,Airbnb有意从平台模式介入房源的线下运营,加大房源管理的力度。

比如撤下上千个不达质量标准的房源,举办和房东的交流会,更关键的是,他们计划成立一支专门团队来帮助房东,比如帮助他们打理房间、并把房子挂上网。

Airbnb方面还表示,这个团队人数明年还将翻番。image.png

可是这家目前在全球6万多个城市拥有超过400万房源的公司却没能突破本土用户的使用偏好。

相比之下,最近刚完成3亿美金E轮融资的途家十分注重用户体验的优化,包括非标住宿的标准化提升,例如布草、清洁、智能物联等。同时,途家也与国内的大型在线旅游服务商合作,接待各种各样的旅行团来确保入住率。目前途家在中国的345个城市拥有超过65万房源,而Airbnb在中国仅有14万房源。

小猪为了拓展房源、鼓励业主将自己的房屋出租,还推出了替业主清洁和装修房屋的服务。目前,小猪拥有40万房源。image.png

虽然在过去一年里,有超过225万人次入住Airbnb在中国的房源,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87%,但目前Airbnb在中国的房源数量并不占优。

除了途家和小猪,蚂蚁短租开始在民宿安全方面做文章。9月上线的新版App里,蚂蚁短租增加了智能入住功能,可以通过“刷脸”对房客身份信息进行验证。

总体而言,Airbnb的预订流程设计,如通过邮件来进行和房东的联系等,基本不符合国人沟通使用习惯。

包括其初入中国时,用户只能通过国际VISA卡来进行服务,这造成一部分用户流失,即便后来开通了支付宝服务,又因其客服沟通不顺畅,退款等业务繁琐等导致用户体验较差。

种种产品缺陷造成的使用障碍或许也是Airbnb始料未及的。

况且Airbnb还没有途家的本地管家式服务、对民宿的标准化要求,也没有像小猪短租引入第三方保洁和芝麻信用,也没有及时的客户服务。加上Airbnb未来战略还未明朗,显然Airbnb将承受更大的压力。

之所以说Airbnb战略不明是因为在Airbnb初入中国时,并未花大力气推进本地业务,而是期望借助Airbnb的海外优势,吸引更多中国出境人群选择Airbnb的海外房源。image.png

这从Airbnb的宣传策略就可以看得出来,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在讲述房客如何在旅途中感受不一样的生活,例如在当地人的带领下,在日本京都体验插花艺术与清酒文化;或者在泰国的周末市场购买水果,并且直接在水果上雕花;甚至还有一个故事是房客被带领到法国的山上去采摘松露……?

但是作为全球旅游业务的重要地区,中国有着高达310亿美元的私人旅游市场。2015年,中国的在线酒店预订市场规模为850亿元,而短租市场规模仅为酒店市场规模的1/10。

可中国每千人只有4间酒店客房;与之相比,美国每千人的客房数量达到了20间。这意味着中国国内现有的酒店资源并不能满足市场的庞大需求。

根据艾瑞咨询的《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行业研究报告》,2016年整个短租市场的规模是87.8亿元人民币,预估2017年将达到125.2亿元,在2018年该数据还将达到170亿元。

这表明中国短租市场的上升空间十分巨大,而准备上市的Airbnb也需要扩张市场和业务。这么大块肥肉放在眼前,Airbnb实在是难以拒绝,出现战略上的摇摆也情有可原。image.png

只是在共享住宿远未迎来爆发的中国,面对市场教育不成熟,监管政策不明确,事故隐患多发,Airbnb的发展速度受到了很大制约。

当初,Uber进入中国后,还没选出CEO就被滴滴收购了,不知Airbnb是否能逃脱Uber的宿命。

(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